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炼丹是一件严肃的事情
    寒阳化气丹,一纹丹药,具有提炼灵气的作用,武者服食之后可以使体内的灵气更加精纯,若是练气境九重的武者服用,有一定几率突破进入化气境。

    丹药的品级由丹纹决定,丹纹越多,品级越高!

    楚寒先前服用的聚气丹没有丹纹,属于无纹丹药,是最低品级的丹药,炼制难度相对较低,甚至一些炼丹师学徒都可以炼制。

    炼丹师的星级与能够炼制丹药的品级是挂钩的,楚寒前世是五星炼丹师,代表着他能够炼制五纹丹药。

    因而,炼丹师的品级评定大多是以炼制丹药的丹纹级别决定的。

    楚寒拿着那张记载着寒阳化气丹的羊皮纸,微微有点出神,世间的一切竟是这般的奇妙,直到现在他还清晰的记得,前世他考核一星炼丹师时,炼制的就是这枚丹药!

    唰!唰!唰!

    楚寒走神的时候,苏沐溪和白帆快速的翻找分辨着桌子上的药材,将炼制丹药所需的药材寻找出来,毕竟考核时间宝贵,容不得浪费。

    负责考核的二星炼丹师邓老一边扇着小风一边打量着三个人,不时点头或摇头。

    呼呼……

    楚寒轻轻的吐了口气,缓缓的摇摇头,将脑中的杂念抛了出去,嘴角扬起一个笑容,这次考核没有任何的难度了。

    寒阳化气丹的丹方,他早已烂熟于心,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咦?

    楚寒刚要把手中的丹方丢到一边,眼睛随意一瞥,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东西……

    苏沐溪第一个将丹方上的药材挑选出来,不由得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一抹轻松,对于他们这种新晋炼丹师来说,最难的并不是炼制丹药,而是挑选药材。

    这张丹方上需要的药材有七种,桌面上足足摆放了四十多种,这些药材长相相似,辨识起来很有难度。

    苏沐溪偷偷的瞄了一眼身旁不远处的白帆,只见白帆在众多药材中焦头烂额,不时拿着几株模样相似的药材犹豫不决……

    传说果然是真的!

    苏沐溪眼中闪过一抹得意的光芒,她在考核之前,就听说过白帆的事迹了,江雪城年轻一辈中炼丹天赋最好的一个,但同时也是辨识药材最差的一个,每次考核都是输在辨识药材上面,甚至还有一次考核的时候炸炉了!

    不再看白帆,苏沐溪将目光转移到了楚寒的身上……

    嗯?

    苏沐溪柳眉微蹙,眼神变得轻视许多,那个少年竟然还在看丹方,一个药材都没有选出来,看来这次考核只有自己能通过了。

    白帆察觉到了苏沐溪的目光,感觉到一丝异样,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眼泪差点没掉出来!

    楚寒兄弟……

    你该不会连药材都不认识吧!

    你这样考炼丹师干嘛啊……

    我的一千金币啊!

    邓老将扇子收了起来,不断的捋着他的花白胡子,他早就注意到了楚寒,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异样,同时他将苏沐溪和白帆二人的表情尽收眼底,脸上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

    “呵呵,这个考核,有点意思。”楚寒笑着自言自语了一句,直接将丹方丢到了一旁,再也不看了。

    楚寒的这个举动,全都被苏沐溪和白帆看到了,苏沐溪淡淡的摇头,白帆则是内心崩溃欲哭无泪。

    然而就在两人要将注意力收回来的时候,楚寒挺直的身躯微微颔首,脸上的笑容骤然收敛,眼中极为专注,身上散发着高深莫测的气势,像是变了个人一般。

    下一刻,楚寒突然动了……

    只见他探手而出,在面前的药材堆中连续抓了几下,瞬间挑出七株颜色样貌不同的药材,旋即便不再看那些药材,开始研究丹炉。

    这……

    白帆有点看呆了,嘴角忍不住抽搐……

    要不要这么草率!

    你就算不认识,至少装装样子对比一下啊!

    这算什么啊!

    苏沐溪眼中的轻视更重了,心中对楚寒的评分又降低了许多,刚才楚寒拿药材的时候,她刻意留心看了一眼,谁知只看了一种,就发现他拿错了!

    这小子……竟然以这样的方式吸引自己的注意力,一点点都不帅!

    楚寒并不知道苏沐溪和白帆对自己的看法,此时此刻,他完全切换到了炼丹师模式,整个人极其专注。

    他发现一个很尴尬的问题……

    他只有练气境九重的修为,还没有到达化气境!

    炼丹师对武者的修为是有要求的,至少要达到化气境的修为,因为只有到达化气境才可以灵力外放控制丹火!

    怎么办呢?

    楚寒脸色沉静,心思电转,快速思忖起来,虽然自己有前世的炼丹经验,但是想要在练气境完美控制丹火有点困难,不如……

    用最笨最原始的方法吧!

    楚寒苦笑着看向监考邓老,开口问道:“邓老,能不能把你的扇子借给我?”

    扇子?

    借扇子是什么路数?

    邓老差点把胡子揪下来,他做炼丹师这么多年,考核过无数的少年,见过天才,见过庸才,也见过不少鬼才偏才,可是要扇子的,还是头一份!

    苏沐溪和白帆也是一脸不解的看着楚寒,不知道这个少年接下来的套路。

    “咳咳,拿去用吧。”

    邓老轻咳一声,缓解一下尴尬,随手将手中的扇子丢给楚寒,这把扇子本来是留着三人炼丹时候扇的,三鼎丹火燃烧的时候,屋子会变得格外燥热。

    “多谢邓老。”

    楚寒接过扇子,眼眸中迸发出自信的光芒,现在一切都解决了,可以炼丹了!

    苏沐溪和白帆的目光都落在楚寒的身上,他们很好奇,也很不解,更多的是疑惑……

    他到底要干什么?

    楚寒不顾三人的目光,蹲在丹炉前,右手紧握成拳,一股精纯的灵力流转到拳头上,瞬间伸出一根手指,点在丹炉低的木柴上。

    指尖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电花……

    嘭!

    一道微弱的气爆声响起,木柴上燃起一朵小火苗,旋即在三人的注视下,拿着借来的扇子一顿猛扇……

    呼呼呼……

    火苗越烧越旺,逐渐形成火势……

    “这……”

    两人均是一脸错愕,看楚寒的眼神像看怪物一般。

    “楚寒兄弟,我有一个不太成熟的困惑,你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生火啊?”白帆眼皮狂跳,老脸通红,他实在搞不清楚自己给什么样的怪物交了考核费。

    “没办法啊,我还没有到化气境。”

    楚寒一脸认真的扇着风,注意力全放在火焰上,根本没注意到三人的表情,不经意间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以炼丹导师般的口吻说道:“白帆,炼丹是一件严肃的事情,炼丹的火焰必须小心调控,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