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炸炉了
    啊……

    白帆楞了一下,眼中满是错愕,一时间无言以对……

    大哥,你还真把自己当成资深炼丹师了!

    得,你继续,我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你装逼!

    白帆又看楚寒扇了一会风,便回去继续挑选药材,他在两株长相极为相似的药材上犯了难,心中已经没了自信,这次考核怕是又过不去了。

    苏沐溪也不再理楚寒这个哗众取宠的家伙,重新将注意力放在炼制丹药上,她还从来没听说过那个炼丹师用扇子控火呢,以后多了不少的谈资。

    嘭!

    苏沐溪纤纤玉手轻点而出,丹炉下方的木柴便升起了熊熊烈焰,她轻轻的吸了口气,有条不紊的将挑选出来的药材按照丹方所述的顺序,先后投入到丹炉中,开始了炼丹。

    白帆眼角瞥了苏沐溪一眼,轻轻咬着嘴唇,眼中闪过一抹坚定,赌运气似的将留下一株药材,将另一株放了回去,同时开始了炼丹。

    呼呼呼……

    三鼎丹炉全部燃起了火焰,考核的炼丹室中温度渐渐升高了起来。

    白帆的控火技巧明显比苏沐溪要强上一些,度过了挑选药材的难关之后,练起丹药来毫不含糊,手法熟练控火稳健,没过多久便赶上了苏沐溪的进度。

    苏沐溪柳眉微,她已然察觉到了白帆追了上来,这本没有什么,炼丹师的考核都是独立了,考核的标准是能否成功炼制丹药,不是炼丹的速度,可是她被白帆的炼丹速度刺激了一下,激起好胜心,炼制的速度不禁快了许多。

    不知不觉间,两人较起劲来,两人均是江雪城年轻一辈炼丹界的翘楚,谁也不想落后。

    这个时候,楚寒微微舒了口气,一团炙热的火焰已经达到了他需要的标准,站起身来,擦了一下脸上的汗,嘴角扬起一个弧度,多久没有为了炼丹这么卖力了!

    “这两个人怎么回事……炼丹又不是做饭,这么着急干嘛?控制火焰的手法还这么粗糙,这种火候根本不能将药材的精华淬炼出来,不知道他们的老师是谁,到底是怎么教的,江雪城的炼丹师都落后成这个样子了么!”楚寒自言自语的摇摇头。

    楚寒的声音很小,专注炼丹较劲的两人并没有听见,可是不远处的邓老却是听的一清二楚。

    邓老若有所思的盯着楚寒,表面上脸色平静,心中却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如果是别人听到楚寒的话,肯定会嗤之以鼻,觉得楚寒是在吹牛,可是邓老知道,楚寒说的一点都没错!

    苏沐溪和白帆正在犯这样的错误!

    邓老很是疑惑,这两个人的问题他能够看出来,是因为多年的炼丹经验,正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可楚寒是怎么知道的呢?

    “哎,要炸炉了。”楚寒随意瞥了一眼白帆,叹了口气摇摇头。

    炸炉?

    邓老眉头一皱,顺着楚寒的目光看去,只见白帆手法娴熟,丹炉的火焰熊熊燃烧,药材的提纯到了最后的关头,已经可以闻到了淡淡的丹香。

    这都快要炼丹成功了?

    哪里会炸炉?

    邓老摇摇头,莫非是自己高估了这小子……

    咔嚓!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炼丹室中惊起一道炸响,一股狂躁的力量从白帆的丹炉中升腾而起,瞬时炸开!

    轰轰轰!

    黑烟夹杂着药渣翻滚而出,直接将白帆向后推出两米,全身散发着烧焦的糊味,英俊的帅气的脸蛋更是被熏成了黑炭,唯有那迷茫的眼睛中闪烁着懵逼的光芒。

    “这……这……怎么回事?”

    白帆坐在地上,傻傻的看着碎裂成几块的丹炉,内心受到了极大的挫伤,丹药没练成把丹炉给练炸了?

    “还真炸炉了!”

    邓老一脸的难以置信,自己都没看出来,这个小子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又挑错药材了?我的运气怎么这么差!”白帆死的心都有了,不用想肯定是药材选错了,又是二选一的药材弄错了,这是上天不让自己成为炼丹师啊!

    苏沐溪一双美眸一眨一眨的,惊呆了似的看着白帆,刚才炸炉的时候吓了她一跳,这个白帆真是个另类的天才,她不禁有点期待白帆未来通过考核成为炼丹师的日子了。

    “白帆,你的炼丹手法和控火技术很熟练,就是挑选药材上差了一些,你迟早会成为炼丹师的。”

    苏沐溪的声音轻轻柔柔的,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顿时令白帆的精神一振,脸上的阴霾消散不少。

    “我知道了,我一定要多在分辨药材上下功夫。”白帆显得有些垂头丧气,这已经是他第四次考核炼丹师失败了。

    “你错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楚寒突然说话了,顿时吸引了包括邓老在内所有人的注意。尤其是白帆,隔着焦糊的黑炭都能看到他猪肝色的红脸。

    “楚寒,我把你当兄弟,你这个时候出来嘲笑我,是不是有点不够意思啊!”白帆眼神含怒,他从来没有看不起过楚寒,楚寒的话让他有点伤心。

    “白帆,你误会了,我没有嘲笑你。”楚寒摇摇头,旋即指着苏沐溪说道:“我是说……你说错了。”

    “哦?你说我错了?那你倒是说说看,我哪里错了?”苏沐溪脸色不悦的说道,她感觉楚寒是在故意跟自己搭讪,不过她没有出言戳穿。

    “白帆没有选错药材,他炼丹的药材都是正确的。”楚寒说道。

    “你说他的药材都是对的?呵呵!看来我们没有必要继续说下去了,我不想和你争辩这些,我要继续炼丹了!”苏沐溪冷笑一声,她早就发现白帆选错了一株药材,跟楚寒错的那株是一样的,现在楚寒竟然说说白帆没有错,真是天真!

    这小子,确实有点能耐,认识几株药材,但是仅凭这些就想吸引我的注意力?

    做梦!

    苏沐溪不再理会楚寒,继续炼制丹药,刚才她因为白帆的炸炉被迫暂停了一下,在她眼里那两个人都过不去了,这次考核唯一能过的就是她自己了,她才不会跟他们浪费时间。

    “楚寒,你为什么说我挑对了?如果我挑对的话,为什么还会炸炉?”白帆沉默了一会,还是开口问道。

    “我在生火的时候,看到你在青灵草与蓝鸢草之间犹豫不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最后纠结的就是这两种药材。”楚寒淡淡的说道。

    “嗯。”白帆点点头。

    “这两种药材外形相似,颜色相近,很难区分,但是药性却完全不同!”楚寒顿了一下,继续说道:“青灵草药性极寒,耐高温,有通脉顺气的功效,是炼制寒阳化气丹的重要材料,而蓝鸢草药性温和,容易萃取,有精心安神的作用,大多用来炼制润心丹。”

    “可是……这也不能证明我没选错啊!”白帆一脸惊讶的看着楚寒,他已经收起了轻视之心,能把这两株药材的药性都说出来,至少不会是外面传说的废物了吧!

    “炼制寒阳化气丹,一共有两种不可替代的药材,一种是青灵草,一种是云阳子,这两种药材的属性相反,青灵草性寒,云阳子性燥,正是‘寒阳’两字的由来,而蓝鸢草与云阳子融合则只会炼丹失败,不会炸炉。”楚寒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白帆恍然大悟,似乎明白了一些。

    “哼,就算你说的是对的,就算白帆的药材都是对的,那你倒是说说白帆为什么会炸炉啊?”苏沐溪转过头来,嘴角噙着一抹嗤笑。

    白帆确实选对了青灵草和云阳子,但是他选错了另外一种药材。

    这一点自己看的清清楚楚!

    绝对是因为那株药材选错了!

    苏沐溪对自己的分析很自信,不过这个时候她想看看楚寒怎么继续编下去,索性玩味的看着楚寒的表演。

    “他会炸炉,是炼丹手法的问题!”楚寒说道。

    “怎么可能,我对我的炼丹手法很自信,不可能炸炉的!”白帆辩解道,他最拿手的就是炼丹手法,这简直是在打他的脸。

    “就是!你不要找不到原因随便说啊!白帆的炼丹手法有目共睹,不可能出错的!”苏沐溪柳眉紧蹙,她最先排除的就是炼丹手法的问题。

    楚寒淡淡的看了两人一眼,昂首挺胸,负手站立,一副高人的做派。

    “青灵草和云阳子药性犯冲,药理却相辅相成,想要融合这两种药材,需要先用大火持续淬炼青灵草,然后辅以三种温和的药材,也就是丹方上记载的叶罗根、明莲叶和夏枯草,再用小火萃取云阳子,直到云阳子的燥气被寒气消磨掉,才可以进行融合。”

    楚寒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目光深邃的看向白帆,脸上的表情变得极为严肃。

    “而你,还没等青灵草萃取完成,便将叶罗根、明莲叶和夏枯草投入丹炉,这导致你投入云阳子的时候,青灵草内的寒气没有充分的萃取,这个瑕疵倒是可以接受,不过是影响了丹药的药效,可是你竟然以大火萃取云阳子,这就直接使云阳子产生大量的燥气,燥气在丹炉中迅速膨胀积压,当你将药材全部提炼完成的时候,燥起早已满溢丹炉,你再将两种丹药融合,丹炉骤冷骤热,承受不住,便会炸裂。”

    “你……我……”

    白帆一阵无语凝噎,他本能的想说“你胡说!”,却又感觉楚寒不是胡说,又想说“我没错!”,可是丹炉明明已经炸裂了。

    “这都是你的臆想,你又没办法证明。”苏沐溪紧咬嘴唇,她没想到楚寒真的说出个所以然来,骄傲的自尊让她有点放不下面子,只好犟嘴。

    “咳咳……”

    这个时候,邓老站了出来,清了清嗓子,说道:“楚寒说的是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