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你且安心,一切有我!
    楚寒的手掌上没有任何的灵力,仅仅是纯粹的身体力量,携着一道劲风,拍在那个少年的拳头上。

    就在拳掌即将相撞的时候,少年的脸色渐渐变了,心中突然升起一抹危险的念头。

    这一掌,好强!

    啪!

    几乎是一瞬间,楚寒的手掌拍在少年的拳头上,发出一道清脆的声音,少年的胳膊便被楚寒扇飞了出去。

    “怎么可能!”

    少年眼中闪过一抹惊讶,没有人比他清楚的这一拳有多大的力量,可是却被楚寒的手掌拍蚊子一般拍飞了。

    他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力气?

    不过,想到苏沐溪和这个家伙走得很近,少年的嘴角扬起一个阴狠的弧度,又是一拳轰击出去,这一拳更是用上了武技,无论力量还是速度都格外强悍。

    “哼!就算你的力气大一些,你终究还是个没有武道修为的废物!”少年鄙夷的说道。

    “你说我是废物?呵呵呵,你还真是个蠢货啊!我真是好奇,是谁给你自信,让你蠢的这么逍遥!你主动找我的麻烦,难道不会先打听一下我的实力么!”楚寒摇摇头,看向少年的眼神中多了一抹怜悯和同情。

    真是个可怜家伙。

    没关系,这只是老天对你发了点脾气。

    旋即,楚寒嘴角扬起一个邪魅的笑容,右手手爪闪电般探出,直接抓住了少年的左臂,强猛的雷霆灵力透体而出,瞬间从五个手指刺进少年的胳膊。

    充斥着毁灭气息的雷电撕裂皮肤,直达骨骼深处。

    轰咔咔!

    平地一声雷!

    这一刻,少年有一种胳膊被雷劈中的感觉,剧烈的疼痛侵袭全身,左臂的骨头更是直接被雷电轰个粉碎,耸拉着垂了下来,

    “呜嗷嗷嗷!”

    少年疼得发出一声哀嚎,脑壳一颤,全身都没了力气,重重的摔倒在地上,那如面条般瘫软的胳膊显然是废了!

    “今天我饶你一条命,以后别让我看见你,记住,我是你惹不起的。”

    楚寒丢下一句话,看都不看少年一眼,直接迈着步子离开了,从两人打斗到结束,仅仅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他甚至连那个少年的名字没有问。

    是谁能怎样呢!

    既然敢威胁我,就要承受威胁我的后果!

    楚寒这么做也是给苏沐溪其他的追求者看的,苏沐溪是江雪城数一数二的大美女,追求者不计其数,如果以后人人都找自己的麻烦,那还不被他们烦死了!

    不立威,不足以服众!

    这一次,就拿那个倒霉的小子警告!

    下一次,可就要开刀了!

    “噗呲!”

    这个时候,一道刀剑刺进身体的声音响起,声音很微弱,却被楚寒听得一清二楚……

    这就有人开刀了?

    楚寒眉毛一挑,随即摇摇头,继续走着自己的路,这些事情跟他又没什么关系。

    然而事情总是这样,有时候你明明不想管,却偏偏找到你的头上。

    楚寒刚刚走出几步,就听到了一连串细密的脚步声。

    脚步声很细碎,应该是几个人在追逐。

    “小丫头,你那个护卫已经死了,我看你能往哪跑!”一道声音响起,声音中透着猥琐的气息,显然欲图不轨。

    沙沙沙……

    脚步声越来越近,楚寒能听出来,跑在最前面的人脚步虚浮,就快要没力气了,后面追着她的几个人却是脚步稳健,似乎是在故意让前者逃跑,来玩一场狩猎的游戏。

    唰!

    突然,楚寒不远处林间的草丛一动,一个满脸惊恐的少女跑了出来,少女慌乱之中一眼就看到了楚寒,便直接向着楚寒跑过来。

    “少爷,救救我……”

    少女像是用出了最后一丝力气,直接跌坐在楚寒的身前,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眼神惶恐的看向后方,生怕那几个坏人追上来。

    楚寒淡淡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少女,十四五岁的年纪,一张清秀的瓜子脸,五官精致得几乎没有瑕疵,微微抖动的眼角上挂着晶莹的泪珠,容貌完全不比苏沐溪差!

    果然是个美人坯子!

    绝色的容颜加上惊慌的表情,难怪那几个人打她的主意!

    “嘎嘎嘎……”

    一道怪笑从少女跑过来的路径上响起,三个男子随后走了出来,为首一人身材微胖,锦衣华服,应该是哪个家族的少爷。

    这个少爷身后的两个男子穿着家仆的衣服,他们两人气息沉稳,仅仅一个照面,楚寒就判断出这两个人是是化气境的武者。

    这两个男子应该是跟随在那个少年的保镖。

    楚寒瞬间判断出了这三个人的关系。

    “少爷,求求你救救我,如果我被他们带走,恐怕……”少女目露惊恐,眼泪簌簌的掉落下来。

    “哈哈哈!少爷?现在随便拉个人就是少爷了么!小丫头,你也太天真了,在这江雪城中,谁敢跟我们白少爷对着干?”其中一个家仆得意的说道。

    “白少爷?你们是白家的人?白帆可知道这件事吗?”楚寒皱着眉问道。

    “你踏马是谁啊!我大哥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既然你知道我们是白家的人,那么别多管闲事赶紧滚蛋!若是坏了老子的兴致,老子踏马的阉了你!”微胖的华服少爷趾高气扬的喝道。

    少女听到华服少爷的话,顿时脸色惨白如雪,看来连最后的这根稻草也不能救命了,绝望的眼神中升起一抹坚决,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把闪亮的东西。

    唰!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少女将手中的簪子刺向自己的喉咙!

    宁死不屈!

    这是她能做到的最后一件事情了!

    “你……快阻止她!”

    华服少爷急的直跺脚,这么漂亮的小丫头,要是死了就可惜了,只是他们终归离得太远,少女的动作又那么的坚决,根本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簪子扎进脖子里。

    父亲……

    母亲……

    女儿不孝……

    只能来生再见了……

    少女闭上双眼,眼角划过一滴悔恨的泪珠,若不是自己任性跑出来玩,何至于落得如此下场,哎,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晚了。

    就在簪子即将刺进喉咙的时候,簪子突然停住了,少女预想中疼痛的感觉并没有出现,无论她如何用力,簪子都纹丝不动。

    怎么回事?

    少女疑惑的睁开眼睛,只见簪子上有两只手指,稳稳的夹住了簪子。

    手指的主人,正是那个路过这里的少爷。

    “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以后不要这样做了。”楚寒淡淡的说道,看向少女的眼神中多了一抹怜惜,至少刚才那坚决的簪子,令他为之动容。

    “要我落入他们的手里,还不如死了痛快!”少女银牙紧紧咬着嘴唇,她甚至不敢想象,那几个人会对她做什么。

    “你不需要死,刚才你求我救你,我又没有说不救你,区区白家,还吓不到我。”楚寒向前跨出一步,将少女挡在自己的身后。

    “你且安心,一切有我!”

    平淡的声音中透着一股强大的自信,楚寒的身躯在这一刻显得极为高大伟岸。

    少女怔怔的看着楚寒那算不上宽阔的肩膀,却给她一种莫名的安全感,仿佛站在他的身后,任何风浪都不是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