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绝不能惹
    楚寒这一巴掌得手,立即闪身退回到了原地,只见他昂首挺胸,负手而立,一脸孤傲的样子。

    “半步灵动,没什么了不起的。”

    楚寒的声音淡淡的,带着一股若有似无的不屑,前世死在他手上的灵动境武者,就算没有几千也有几百了,更别说什么半步灵动了!

    经过方才的试探,他已经把江德盛的本事摸得差不多了,这个江德盛比起前世遇到那些精英灵动境要弱上太多太多了!

    江德盛的武道修为达到了半步灵动的境界,但是这仅仅只是武道修为,江德盛没有与之相配的武技,更是被大管家这个位置消磨掉了一个武者的锐气。

    当一名武者,开始权衡利弊考虑盈亏的时候,就没有了一往无前的冲劲,更是何谈逆天而行!

    楚寒前世遇到的灵动境武者,比江德盛更年轻,更好胜,拥有更恐怖的武技。

    江德盛的一招沧澜神拳,虽然威力强大,但是仅仅发挥出了化气境的实力,远远没有具备半步灵动的威势,再加上他用一部分的灵力来维持身上的灵动之铠,拳头上的力量更加大打折扣!

    “口出狂言!我不过是大意失误而已!希望你一会还能这么嚣张!”江德盛眼神一冷,身上的气势猛然暴涨,将全部实力都拿了出来。

    面对这个扇了他嘴巴的少年,江德盛不再保留任何的实力。

    “如果你只会沧澜神拳的话,是奈何不了我的。”

    楚寒淡淡一笑,将全身的气势都收敛的了起来,完全没有一丝灵力流露出来,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完全没有武道修为的普通人。

    就是这个样子!

    所有人的眼睛均是一滞,这个样子就是楚寒平日里表现出来的样子,配合上楚寒那废物的传闻,想让人不相信都难。

    他到底要干什么?

    所有人的心中都升起了一个问号,正在战斗之中,却将自身的气息全部收敛,这么做无异于主动认输,气势弱了,怎么可能赢?

    然而,众人想象中楚寒被气势压倒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只见楚寒简单的活动了一下脚踝,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

    噼里啪啦……

    霎时间,楚寒的双脚足下绽放出耀眼的电光,整个人以一种恐怖的速度窜射出去,甚至在原地带出一道道残影。

    好快!

    众人均是心中一惊,他们只能面前看到楚寒的身影,根本无法看清楚寒的动作。

    作为这场战斗的主角之一,江德盛瞪大了双眼,惊讶的寻找着楚寒的位置,同时沉下了谨慎的心,警戒的感受着周围的任何一个动作。

    嗖!

    瞬间,破空之声响起,楚寒的身影出现在江德盛的右侧,带着一道劲风,势大力沉的一拳轰击了出去。

    楚寒这一拳,没有使用灵力,而是纯粹的身体力量。

    “天真!”

    江德盛嗤笑一声,他的身上盖着灵动之铠,就算是使用武技都很难破开他的防御,更何况是普通的一拳。

    砰!

    楚寒的拳头重重的轰击在江德盛的灵动之铠上,发出一道剧烈的碰撞声,只是江德盛像是一点事情都没有一般,连晃都没有晃一下。

    嗖!

    楚寒借着拳头轰击出去的后坐力,整个人腾空而起,旋即一个后空翻之后落在地面上,再次闪身冲击过去,抬手又是一拳。

    这一拳,依旧没有灵力。

    砰!

    楚寒的拳头再次轰击在江德盛的灵动之铠上,又是一道剧烈的碰撞声,与刚才一样,楚寒的拳头根本没有给江德盛造成任何的威胁。

    “没有用的,我身着灵动之铠,已然立于不败之地!”

    江德盛的声音中有着满满的骄傲,尤其是看到楚寒奈何不得自己的样子,更是心头大爽,看向楚寒的眼神中都是鄙夷……

    你不是看不起灵动之铠么!

    你不是觉得灵动境没什么了不起的么!

    然而就在江德盛心情最畅快最舒爽的时候,楚寒嘴角扬起一个邪魅的弧度,与前面几次一样,抬起一拳直接再次轰向江德盛。

    “别白费力气了,你的攻击对我没有用的!”

    江德盛冷冷一笑,在他眼里,现在的楚寒就像是一个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傻缺,不过是依靠身上的一点蛮力罢了,已经没有任何的威胁了。

    但是,能够以这样的方式打击楚寒,令他的内心极为舒坦,毕竟楚寒让他丢了很多的面子,不好好找补一下,实在是难解心头只恨啊!

    “真的是这样么?江德盛,身为一个武者,你竟然如此的轻敌。”

    楚寒淡淡的声音传进每个人的耳中,只见他一个闪身,如先前一样出现在江德盛的身侧,抬起拳头向着灵动之铠轰击过去。

    依然是没有灵力的拳头。

    “呵呵,就算我看轻了你,你又能奈我何!”

    江德盛一脸的狂放霸道,给人一种当世无敌的感觉,方才楚寒那一拳拳轰在他的身上,恍若挠痒痒一般,给他带来了很大的自信。

    嘶嘶嘶……

    可是,好景不长,江德盛的笑容还没有延续多久,脸色就已经开始变了!

    “你……”

    江德盛瞪大双眼,眼中尽是难以置信的光芒,一股深入骨髓的剧痛攀上他的身体,随即阵阵酥麻之感传入四肢百骸……

    现在的他,连动一动手指的格外费力。

    灵动之铠,也跟着消散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德盛极为不解,楚寒的拳头根本破解不了自己的防御,怎么突然间自己不能动了。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身为一个武者,你太轻敌了。”

    楚寒淡淡摇摇头,收回了轰出去的拳头,只见拳头上闪电交错鲜血淋漓,散发着极其微弱的灵力波动。

    这股波动很弱很弱,让人难以察觉,尤其是江德盛身上盖有灵动之铠的时候,所有的光芒都会被掩盖。

    “如果你不那么的托大,不那么想让我见识你灵动之铠的强悍,根本不会落得现在的下场!如果你一开始就全力以赴,我未必能战胜你!可惜……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楚寒说话的时候眼中暴起一道冷芒,猛然扬起右手,电光闪闪,径直向着大管家江德盛的丹田气海轰去。

    呼呼……

    众人看到这一幕,均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楚寒这是奔着废掉江德盛去的啊!

    无论怎么说,江德盛也是个半步灵动的强者,假以时日,必将成为灵动境的强者,即使是在楚家,这也是不容忽视的实力啊!

    这都敢废?

    楚寒还有什么不敢的啊!

    在场的众人们不断重新评估楚寒的危险程度,而楚寒也不断的刷新他们的认知,这些人最后不约而同得出一个结论……

    楚寒这个人,肆无忌惮,无所顾忌,绝不能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