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上不跪天,下不跪地!
    “楚寒,你什么时候跟我这么客气了?如果说谢谢,我还要谢谢你给我的淬体灵液呢!效果特别好!”

    楚碧秋诧异的看了一眼楚寒,印象中这个弟弟一直沉默寡言,自尊心极强,从来不轻易说谢字的。

    旋即,她又看了看楚寒身旁的沈冰儿,美眸之中闪过一抹思虑,难道是因为这个漂亮的少女,让楚寒的性子变得柔和了?

    “我们走吧。”

    楚寒淡淡一笑,没有过多解释,只是他刚迈出一步,身子便微微晃动了一下,刚才与粱叔对招的时候,受到了一些内伤,震荡之下经脉有些错乱。

    沈冰儿眼中闪过一抹疼惜,立即搀扶助楚寒的胳膊。

    楚寒微微顿了一下,但是并没有拒绝,毕竟沈冰儿是他名义上的助理,搀扶自己也算是分内的事情。

    可是这一幕,看在别人眼里,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包括楚碧秋在内的所有人,都深深的看了一眼沈冰儿,心中开始重新评估沈冰儿与楚寒之间的关系。

    唯有白奇一双冷眸闪烁着嫉妒的光芒,在他的眼中,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猎物被别人夺走了。

    楚碧秋的目光重新落在楚寒的身上,她发现,她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弟弟了,从前被人称为是废物,现在即使身上有伤,又明知道家族大会可能会对他不利,却没有任何的退缩,微微摇晃的身体依旧挺拔。

    这份从容淡然,楚家子弟之中,又有几人能做到呢?

    楚碧秋摇摇头,没有人能做到,楚鹏楚飞都不可以,就连她自己,都不认为自己能能做到这般古井无波有恃无恐!

    楚寒,你真的仅仅是一名一星炼丹师吗?

    楚碧秋仿佛重新认识了楚寒一遍,将曾经的印象完全切割开来,完全像是一个新认识的人,越是接触,越是感觉楚寒的身上充满了谜团。

    刚才她说,楚寒的倚仗是她,这句话并没有错,不过更多的说的是从前,而不是现在。

    现在,她也不知道楚寒的倚仗是什么,她在来的路上已经听说了楚寒挖掉了楚飞的眼睛,又废掉了大管家江德盛的修为,她不认为一个一星炼丹师就可以这般肆无忌惮!

    楚寒,我期待你给我更多的惊喜!

    不知不觉间,楚碧秋对楚寒越来越感兴趣了,对于这个充满了未知数的家族大会更加期待和好奇了!

    楚寒并不知道楚碧秋想了这么多,此时他的眉头紧蹙,心思完全不在这边。

    越是向楚家的中心位置走,楚寒越是能感觉到一股压力,这股压力无形无质,甚至连身后不远处的粱叔都没有察觉。

    若不是楚寒是转世之身,继承了前世震天雷尊的记忆和经验,灵魂格外强大,恐怕也会像以前一样,什么都察觉不到。

    “等一等。”

    楚寒轻轻一句,停住了脚步,抬头看着面前宏伟的建筑,这是一座巍峨的阁楼,大概有二到三层的高度,门口摆放着两座雕刻的栩栩如生的石狮子,巨大的匾额上面龙飞凤舞般写着三个大字——议事堂!

    楚家的议事堂!

    这个地方,楚寒还是第一次来,曾经他是楚家的废物,根本没有资格来到这里。

    楚寒微微眯起眼睛,目光深邃的抬头看着议事堂的匾额,整个人像是定格住一般,身上散发着凝重的气息。

    沈冰儿最先察觉到楚寒的异样,她歪着小脑袋,也看了看那副匾额,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只得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近近的看着楚寒的侧脸,没有去打扰他。

    “楚寒,怎么了?”楚碧秋好奇的看着楚寒,不知道他为什么停在了门口。

    “呵呵,还能怎么,肯定是怕了呗!他做过什么,他自己最清楚了,进了这议事堂想活着出来就难喽!”白奇一脸的幸灾乐祸,看你还怎么嚣张。

    只是,楚寒像没有听到两人的话一般,深邃的目光直直的望着议事堂,眼睛聚焦的焦点却在远方,像是可以看穿墙壁一般。

    片刻之后,楚寒收回目光。

    “我们进去吧。”

    说罢,楚寒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下,迈着沉稳步子走进议事堂,依旧的从容淡然,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在众人看来,这不过是一个小插曲,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议事堂,三楼,内阁。

    一个须发皆白的白袍老者挺拔的站着,整个人显得仙风道骨,全身上下没有任何的气息,像是不存在一般。

    如果沈冰儿在这里,一定会惊讶的发现,老者的眼神跟楚寒一样,聚焦在远方,仿佛能看穿墙壁一般。

    “咦?这是谁的孩子?有意思!有意思!”

    若是将议事堂的墙壁去掉,楚寒和老者的眼神就会撞在一起,相互对视。

    “老萧,你对他感兴趣?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应该是楚寒。”老者的身旁,站着另外一位老者,这位老者身着灰色衣袍,似乎与白袍老者关系不错。

    “就是那个传遍江雪城的废物么!”白袍老者嘴角扬起,露出一抹嗤笑,抬眼瞥了一眼灰袍老者,说道:“你们江雪城的人都是瞎子吗?把这样的少年英才传成废物!”

    “少年英才?”灰袍老者眉头一皱,有点不解。

    “老楚啊!没想到啊!你上了年纪之后老眼昏花了啊!你的这个后辈,刚才已经发现了我的存在,我来江雪城三天了,他是第一个发现我的人,就连你都没有!”白袍老者捋了捋自己的胡须,脸上闪过一抹傲然。

    “什么?他发现你了?会不会是巧合?”灰袍老者顿时瞪大眼睛,这位老友的实力,他再清楚不过了,若不是老友主动现身,他都不能察觉分毫。

    这个被称为废物的楚寒能够察觉到?

    灰袍老者陷入了沉思当中!

    “老楚,我的话你都不信了么!我能清楚的感觉到,他发现了我,而且他也知道我在注意他!这样的年轻人不多了,你们楚家乃至于江雪城的年轻一辈,未来将无人能出其右!”白袍老者给予楚寒极高的评价,随即又捋了捋胡子,沉沉的说道:“这个少年,让我想到了一个人。”

    “谁?”灰袍老者完全震撼了,他多久没有听到老友这么评价一个人了。

    “楚风!”白袍老者轻轻吐出两个字。

    “楚风……”灰袍老者苦笑一声,身为楚家的太上长老,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名字的意义,突然,他眼眸睁得大大的,不确定的道:“等等,楚风,好像就是楚寒的父亲!”

    ……

    楚寒刚刚步入议事堂的内门,就见议事堂中聚满了人,几个中年男子高坐于高殿上,均是楚家的长老。

    高殿正中央,坐着一个剑眉星目的中年男子,正是楚家的当代家主,楚天凌。

    在高殿下方的大厅两侧分别坐着一排人,从年龄上看属于楚寒叔伯一辈,其中就有楚寒的二叔楚庄。

    楚庄穿着一件剪裁合身的劲装,看向楚寒的目光之中充斥着勃勃杀机!

    楚寒并没有理会楚庄的杀机,他敢废掉楚飞,就没怕过楚庄的报复,或者说,就算楚庄不找他的麻烦,他还要去找楚庄算账呢!

    叔伯一辈身后站着两排年轻人,显然就是楚家的年轻一辈了,楚寒目光随便扫了一下,就看到几个熟悉的面孔。

    人来得挺齐啊!

    楚寒迎着所有人的目光,脸色淡然心如止水,一步一步稳稳的走到了大厅的中央,站定脚步,对着楚天凌微微躬身,抱拳行礼。

    “楚寒,见过家主。”

    楚寒的声音不亢不卑,淡然如水,语气之中没有其他楚家子弟那般恭敬,更像是在平辈之间打招呼一般。

    楚天凌点点头,他已经从楚碧秋那里得知,楚寒是一位一星炼丹师,身份尊贵,足以跟他平辈了。

    可是,楚天凌不在意,却不代表其他人都是这么想的,只见高殿上的长老一个个脸色阴冷,眼神不悦。

    “楚寒,你好大的胆子!见了家主竟然敢不下跪!”高殿之上,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男子猛然喝道。

    这个中年男子,正是楚家的三长老,楚薛的父亲,楚天霸。

    “下跪?”

    楚寒淡淡的摇摇头,凌厉的目光如一把利剑,直刺楚天霸,傲然的大声笑道:“哈哈哈,我纵横一生,上不跪天,下不跪地,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对我指手画脚!”

    楚寒的话顿时令得所有人大吃一惊,谁也没有想到这个顶着废物名头的少年竟然敢公然反抗家主和长老!

    而且还是在这严肃的议事堂中!

    楚碧秋就站在楚寒的身后,清楚的听到了楚寒的话,脑袋顿时嗡了一下,你怎么刚进门就开始较劲了啊!

    白奇则是嘴角扬起,心中冷笑不已!

    小子,你接着装逼,我看你还能蹦跶多久!

    有本事你把所有人都得罪了啊!

    你没办法收场才好呢!

    “楚寒,我原以为你只是一个废物,却没想到你这么的猖狂,我们楚家的议事堂,也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这个时候,一个与楚寒年纪差不多大的少年站了出来,冷冷的看着楚寒。

    这个少年,名叫楚超,是楚家年轻一辈中排名第三的强者,武道修为达到了化气境四重的境界,仅次于楚碧秋和楚鹏,比楚飞还要厉害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