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家族大会
    “家主都没有说话,哪里轮得到你一个小辈废话,难道你觉得你可以在这议事堂中家族大会上撒野了?”

    楚寒冷冷的一句话还击回去,楚家的年轻一辈中,唯有楚碧秋对他好一些,其余的都是一些心高气傲的人。

    “你……”楚超脸色扭曲,他没想到,在他眼里废物一般的楚寒,竟然敢反驳自己。

    “楚超,退下,不得无礼!”

    楚超刚要说些什么,家主楚天凌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顿时令他将话咽了回去,冷冷的瞪了楚寒一眼,默默的退了回去。

    哗!

    楚家的年轻一辈,均是惊讶的看着楚寒,他们不知道这个家族废物,怎么会得到家主这样的优待,就连楚超都被喝止了回去。

    楚超无礼了吗?

    在这些年轻一辈的楚家子弟中,他们并不认为楚超的话有什么错,明明是楚寒没有下跪行礼,明明是楚寒无礼!

    不过,这些话他们可不敢说出去,他们没有楚寒的胆气,说出什么上不跪天下不跪地的话,他们可不敢得罪家主!

    议事堂的大厅中,响起细微的议论声,谈论的主角都是楚寒。

    “咳咳……”

    这个时候,楚天凌清了清嗓子,将所有人的注意力拉回到高殿之上,大厅瞬间安静了下来,只见楚天凌缓缓站了起来,充满威严的目光扫过大厅上的每一个人,最后落在了楚寒的身上。

    “今天,我们楚家临时召开家族大会,主要是处理几件和楚寒相关的事情。”

    哗!

    楚天凌的话一出,再次掀起一阵骚动,每个人的眼中都泛着惊讶之色,楚寒这个废物究竟何德何能,让家族召开这样正式的大会,去处理他事情!

    高殿之上,楚天霸眼中闪过一抹得意之色,这都是他一手促成的,当他看向楚寒的时候,眼眸之中闪过一抹狠辣……

    小子,你敢对我的儿子下那样的狠手,今天你死定了!

    大厅之上,站在一侧旁听的白奇嘴角扬起一个满意的弧度,大戏终于开始了,你得罪了这么多人,我倒是看看你该怎么办!

    楚天凌将这些人的目光尽收眼底,知道在场的人各怀鬼胎,同时他也想看看楚寒如何应对,索性没有讲出楚寒一星炼丹师的身份,对着楚天霸示意了一下,淡淡说道:“楚天霸长老,今天的家族大会是你主张发起的,想必你有很多的话要说,接下来,交给你了。”

    楚天霸点点头,站起身来,他等这一刻很久了,自从知道楚薛被楚寒废掉之后,日不能食夜不能寐,像是一根刺卡在喉咙上,不杀楚寒不足以泄愤!

    “楚寒,你可知罪!”

    突然,楚天霸大喝一声,带着家族长老的威严,直冲大殿上的少年,滚滚声浪,震得很多人耳膜生疼。

    “不知。”

    楚寒淡淡的吐出两个字,看向楚天霸的眼神之中闪过一抹鄙夷,难道你以为嗓门大就是道理吗?

    大厅之上,楚家的年轻一辈都好奇的盯着这个家族出了名的废物少年,他们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不够用了,这小子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让楚天霸长老这么愤怒。

    “好!好!好!你不知道,那我告诉你!”楚天霸怒极反笑,脸色狰狞的等着楚寒。

    “三天前,你打伤了送丹药的下人,抢夺了楚家年轻一辈的聚气丹,致使楚家子弟没有聚气丹可用,此为罪一!”

    “你与我儿楚薛比武切磋,我儿数次对你手下留情,你却以卑鄙的手段施以暗算,断了儿一臂,使我儿终生残疾,同为楚家子弟,你出手竟然如此歹毒,真是令人发指,此为罪二!”

    “你杀死送丹药的下人灭口,此为罪三!”

    “还有,你见了家主竟然不跪,还与家族长老定罪,此为罪四!”

    “今天我提议召开家族大会,就是为了惩处这个大逆不道之徒,若是让这样的人逍遥法外,岂不是寒了我楚家子弟的心,我楚家以后还有什么规矩可言!”

    楚天霸的话义愤填膺,顿时掀起了一阵议论之声,大部分楚家子弟看向楚寒的眼神中充满了愤怒……

    “这个废物竟然做了这么多嚣张的事!”

    “是啊!楚寒竟然敢抢夺家族的丹药,这也太不把家规当回事了!”

    “家族同辈切磋竟然下这么重的手,这个楚寒也太过分了!”

    “就是啊!楚薛可是楚家年轻一辈前五的强者,若不是手下留情让着楚寒这个废物,怎么可能被这个废物伤到!”

    “楚寒最后竟然还杀人灭口!这样阴险卑鄙的小人必须严惩!”

    这些楚家子弟惊讶于楚寒的“种种罪行”,他们没想到楚家竟然会有这样一个“卑鄙的败类”,一时之间讨伐声浪四起……

    唯有一部分目睹了两人打斗全过程的楚家子弟们心中感叹,事实已经被楚天霸长老扭曲的不成样子了,可是面对此情此情,没人敢站出来道破事实真相。

    白奇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与自己齐名的废物,心里不由得有点佩服了,楚家年轻一辈就那么五个化气境,你直接废了两个,真是没谁了。

    高殿上的长老们纷纷摇头,一时间看向楚寒的眼神变得气愤起来,这个废物做的事情简直太过分了。

    “原来是这样,我还纳闷天霸怎么会这么气愤!若是我的儿子被这样的废物算计了,我连族会都不会开,直接去拍死那废物了!”

    “是啊!我楚家养了这个废物十多年,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白眼狼!”

    “哎!原本我还挺可怜这个孩子的……”

    霎时间,议事厅中激愤之声四起,即使有所收敛没有骂的太过难以入耳,却也将楚寒形容的人神共愤,不可饶恕。

    楚天霸看着眼前的情形,嘴角微微扬起一个笑容,跟我斗,你这个废物还不够资格!

    “各位,容我补充几句。”

    这个时候,楚庄站了起来,目光凶厉的瞪着楚寒,那眼神仿佛要把楚寒杀死一般,大厅上顿时安静了下来,一个个看向楚庄,等待着他后面的话。

    “家主,长老,各位楚家的族人,你们或许还不知道,就在不久之前,楚寒在楚府门口,当着街巷路人的面,废了我儿楚飞的丹田气海,并且挖掉了他的双眼……”

    楚庄说到这里,身子猛然一颤,两行老泪缓缓流下,声音嘶哑的快要说不出话来。

    嘶……

    楚庄的话一出,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楚寒还真是毫无顾忌啊,连楚飞都废掉了,还挖掉了双目,这简直太狠了吧!

    “此乃罪五!”

    楚天霸立即发话,他眼中闪过一抹怨恨的光芒,狠狠的瞪了楚寒一眼,心中暗暗舒了口气,薛儿,父亲就要替你报仇了!

    “这还没有完……”

    楚薛摆摆手,示意大家小声,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楚寒还偷袭了大管家江德盛,废掉了江德盛的修为,让我们楚家的实力大损!”

    “此乃罪六!”

    楚薛刚说完,楚天霸便怒声喝道,那感觉就像是要把楚寒按到断头台一般!

    所有人看向楚寒的眼神都变了,这个小子太肆无忌惮了,太嚣张了,太猖狂了,短短几天的时间,就搅得楚家这般不安宁,简直就是扫把星转世!

    “咳咳,本来楚家的家族大会,我作为一个外人,不方便说话,但是楚小姐跟我说,会在家族大会给我一个说法,那我就必须站出来说一说。”

    众人的惊讶还没有消退,便见白奇响起迈了一步。

    白家二少爷,白奇!

    顿时不少人认出了白奇的身份,白家与楚家同属四大家族,白家的二少爷的名气又大么大,很容易被人认出来。

    “我以前从来没见过你们楚家的楚寒,我们白家与你们楚家也一直交好,没有什么仇怨,可是这个楚寒,无缘无故的杀死了我的两个保镖,并且打碎了我的丹田气海,让我成为一个废人,这件事情,你们楚家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白奇愤恨的盯着楚寒,他很清楚,现在是落井下石的最好时机了,给楚家讨伐楚寒的烈焰,浇上一桶油!

    “你……你……你竟然敢废掉白家的二少爷,此乃……罪七!”

    楚天霸脸色铁青,他原本以为楚寒只是打残了自己的儿子,却没想到楚寒惹怒了这么多的人,正所谓墙倒众人推,楚天霸感觉楚寒已经无力回天了。

    楚家家主楚天凌睁大眼睛盯着楚寒,饶是他事先做好了心理准备,也没想到的楚寒竟然惹怒了这么多的人。

    就算他要保住楚寒,怕是也没那么容易了!

    “你们说完了?”

    楚寒依旧负手而立,淡然的站在大殿上,像是说的这一切都跟他没有关系似的,这份定力,引得一些长老暗暗赞叹。

    这种表现,要么是有恃无恐,要么就是破罐子破摔啊!

    “报……”

    这个时候,一个下人从外面跑进议事厅,匆忙的说道:“报告家主,徐家徐宁来了!”

    “有请。”

    楚天凌点点头,这次楚家的家族大会并不是什么秘密,早已经通知了其他三大家族的人,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参与。

    “徐宁徐丹师来了!”

    “徐家和白家的关系可不一般啊!这次怕是给白奇撑场面来了吧!”

    “不管怎么说,徐宁都是一星丹师,不能得罪啊!”

    众人纷纷议论起来,徐宁徐丹师是白家大少爷白帆的导师,这件事情已经众人皆知了,徐家和白家关系很好,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白奇听到徐宁名字的时候,嘴角扬起一个得意的弧度,他在出发之前找过徐宁丹师,主要是为了打听楚寒的身份,毕竟他是在炼丹师公会外面不远处被废的。

    “咳咳……”

    楚天凌清了清嗓子,凌厉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楚家众人,既然徐丹师来了,那么有些话他觉得是时候说了。

    “诸位,有一件事,我也是刚刚得知的,楚寒已经通过了炼丹师公会的考核,正式成为了一星炼丹师。”

    哗!

    现在再次掀起议论之声,众人的眼中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这反转的也太快了吧,刚刚都成为楚家的罪人了,现在变成了令人尊崇的一星炼丹师?

    炼丹师的地位尊贵,各大势力争相拉拢,如果楚寒真是一星炼丹师的话,这个事情就变得有意思了!

    众人不禁饶有深意的看着楚寒,似乎还不是必死之局啊!

    “哼!一星炼丹师?我怎么没听说过啊!该不会是你们楚家自封的吧!”

    冷冷的不屑之声响起,随即一个气宇轩昂的男子走进了议事厅,男子三十岁左右的年纪,脸上携着倨傲之色,正是徐家的一星炼丹师,徐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