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 我,何罪之有?
    哗!

    楚寒的话,顿时引起轩然大波!

    楚家的长老们,一个个看着楚寒,眼神如欲喷火。

    “楚寒,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你的未来没有我们?”

    “说的没错,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算你可能是楚家的未来,但是楚家的现在还不是你的!”

    “楚寒,你别太过分了,我们长老各司其职,如果你想把我们撤掉,那留家主大人一个人做事吗?”

    楚家的长老们,一句句抱怨的声音响起,霎时间再次团聚在一起,一致针对楚寒。

    他们都不是傻子,很明白刚才他们那样对待楚寒,现在楚寒这是在报复呢,那么刚才参与驱逐楚寒的人必须团结起来,否则谁也没有好下场!

    “就是这个意思!”

    楚寒目露精芒,扫过这几位长老,慢条斯理的说道:“你们作为楚家的长老,没有自己的判断能力,只知道人云亦云,楚天霸仅凭一口之词,便可以给我定罪,你们还觉得,自己称职么?”

    “哼!楚天霸长老的话,证据确凿,无可辩驳,你现在证明了自己的价值,自然随你怎么说!”楚庄冷声说道。

    楚庄不是长老,但是他刚刚有参与进其中,而且他的儿子楚鹏又与楚寒定下了三个月后的决斗,算是正式与楚寒撕破脸,什么都不在乎了!

    反正决斗之前,楚寒奈何不得他!

    决斗之后,他有绝对的信心,楚鹏会将楚寒虐成渣渣!

    “哈哈哈!证据确凿?无可辩驳?你们给我定罪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想看看你们都能用什么招数来对付我!既然你们都觉得我有罪,那我就简单说一说!”

    楚寒身上的气势猛然一冷,瞬间寒气逼人,议事堂中的温度仿佛都降低了很多。

    “楚天霸给我定的罪名,第一条,我抢夺楚家聚气丹,我确实打伤了送丹药的陈文泽,拿了他身上的丹药,但是这些丹药本来就应该是属于我的!”

    楚寒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陈文泽是楚庄的外亲,负责给我所在区域送丹药,可是在我七岁之后,就从来没有给过我,丹药全部让楚庄私吞了下来,然后给了他的儿子楚鹏和楚飞!”

    哗!

    楚寒的话一出,议事堂中瞬间炸锅。

    “不会吧!楚庄可是楚寒的二叔啊!”

    “天啊!难怪楚庄好几次在家族会议中力排众议要给楚寒聚气丹,原来是在给自己的儿子争取福利!”

    “原来如此,难怪楚鹏和楚飞的实力猛涨,原来是抢夺了楚寒的资源!”

    “这根本不能算是楚寒抢夺,这明明是楚庄抢夺!”

    楚庄冷眼看着众人的议论,脸色铁青,说不出话来。

    众人见楚庄沉默不语,更加坚信了楚寒的话,对于楚庄这样的行为感到不齿。

    “我只是拿回了属于我的聚气丹,何来抢夺之说!楚庄,你还敢说,证据确凿吗?”楚寒震声喝道。

    楚庄眉头紧蹙,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众人看到这一幕,心中一冷,楚寒说的,怕是真的了。

    “第二条,楚天霸说我打断了楚薛的手臂,这个当时有很多人在场,大小姐也在场,都可以为我作证!我与楚薛约定一招定胜负,楚薛败了,却出尔反尔暗算于我,我那一拳,只是自我保护而已,如果我想要杀楚薛,易如反掌,根本没有必要像楚天霸长老说的,以卑鄙的手段暗算!”

    现场知道这件事情的楚家小辈并不少,当时在场的人也不少,楚寒的话音刚落,这些人便跟周围的人讲解了当时的情况。

    而且,有楚家大小姐楚碧秋作证,众人立即就明白了,原来这是楚天霸在颠倒黑白,想要将他的儿子变成受害者!

    楚老和萧老不禁对视一眼,他们原本以为楚寒真的犯了一些事情,他们碍于爱才之心,这才偏私帮助他,没想到,事情竟然不是这样的,楚寒是被诬蔑的!

    一时之间,众人都傻眼了。

    就连大厅之中的诸位长老,都感觉老脸一红,楚寒说的没错啊!他们都没有判断的能力,被楚天霸牵着鼻子走了!

    “第三条,陈文泽一个送丹药的下人,克扣了我这么多年的丹药,我还没找他的麻烦,他先找了我的麻烦,我堂堂楚家少爷,还杀不了一个冲撞我的下人吗?何罪之有!”

    楚寒的话,顿时引得楚家众人连连点头,这里面的少爷不少,都是楚家的直系子弟,杀一个下人在他们看来,真的不算什么事情,更何况是这样一个欺压少爷的下人。

    “第四条,我从来不跪任何人,凭我炼丹师的身份,今日之天赋,可以不跪家主大人了吧!”

    这条一出,众人冷汗连连。

    他们还记得当时觉得楚寒很狂妄,现在看来,还真是自己有眼无珠了。

    仅仅凭借一星炼丹师的身份,就足以与江雪城的家主平起平坐了。

    “第五条,楚飞欺压我那么多年,私吞我的丹药,今天又在楚家门前大放厥词,还意图对冰儿不轨,挖掉他的狗眼,已经是我的仁慈了,否则你们凭什么以为他还能活着!”

    呼呼……

    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楚寒的肆无忌惮,他们已经见识过了,敢在两个灵动境七重的强者面前击杀马腾,就是最好的证明。

    联想到沈冰儿与楚寒的关系,众人一脸怜悯的看着楚庄,那眼神似乎是在说,庆幸吧,楚飞没死已经不错了!

    “第六条,大管家江德盛,身为楚家的管家,扬言要杀死我这个楚家的少爷,废了他的修为,已经是便宜他了!”

    楚寒说到这里,众人已经一身冷汗了。

    江德盛作为楚家的大管家,仗着自己救过楚天凌的命,在楚家的地位很高,很多楚家的年轻小辈,他都不放在眼里。

    只是楚家这些年轻一辈不敢去跟江德盛计较而已!

    众人想到那样作威作福的江德盛都被楚寒给废掉了,不禁目露怜悯的看向那些主张要把楚寒交给马家的长老了。

    “第七条,我废掉了白家二少爷白奇,连他们白家都不跟我计较了,这算什么罪责!”楚寒不屑的说道。

    众人苦笑一声,连被废了的白起都给楚寒跪下赔罪了,自然不能算是罪责了!

    “第八条,我伪装炼丹师的身份了吗?”

    楚寒声音冷冷的,众人长老的心更冷,心中早已经将徐宁骂了无数遍了!

    你没有弄清楚,就不要说嘛!

    现在来看,楚寒不仅是一星炼丹师,还在比丹上赢了徐宁,更是炼制出了二纹丹药,成为了炼丹师公会的首席炼丹师!

    那可是首席炼丹师啊!

    众人满脸苦笑,首席炼丹师可是比普通的炼丹师地位高得多了,按照出换这样的发展趋势,早晚有一天会成为江雪城炼丹师公会真正的第一炼丹师。

    那个时候,三大家族的家主看到楚寒都得毕恭毕敬的!

    “这就是今天家族大会给我定下的八条罪名,我现在倒是真的想问问,哪里来的证据确凿,哪里来的不可辩驳,你们就是这么做楚家的长老的么!”楚寒的声音如浪涛一般,汹涌而过,拍击在众人心上,惊起众人一身冷汗。

    “这……”

    楚家众长老纷纷退后一步,脸色潮红,胸口气血翻滚,一时无语凝噎,竟然无言以对。

    “你们倒是说说,我,何罪之有?”

    楚寒声音洪亮步步紧逼,令所有长老的额头都布满了冷汗。

    “你……你想怎样?”一个长老颤颤巍巍的问道

    “我想怎样?”楚寒猛然踏前一步,嘴角露出戏谑的笑容,说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无论是我废掉的人还是我杀掉的人,都是先来惹我的人!”

    “既然来惹我,就要承受我的怒火!!”

    “既然你们召开这家族大会想要给我定罪惩罚我,我又怎么能让这大会如此结束!”

    “什么代价都不付出就想走,你们觉得我楚寒好欺负?”

    楚寒的话,句句如刀,刺进楚家众长老的心中,让他们无力辩驳!

    楚寒,真的不能随便招惹啊!

    长老们感慨万千,看着楚寒肆无忌惮的对付别人时,感觉还没有那么真切。

    当楚寒对付他们的时候,他们才明白,这个少年的恐怖!

    “哈哈哈!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老楚啊老楚!你们楚家竟然召开了一个诬蔑大会,诬蔑的是你们楚家最有潜力的天才!现在看来,楚寒被传说成废物,还真不算什么了!”

    萧老一脸惊诧,环视楚家众人,不断的摇头,眼中的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