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三年之内,踏入地玄境!
    “寒儿,你说的是真的?你能打破封印?”

    刹那间,楚风震惊的睁大了眼睛,表情激动的盯着楚寒的眼睛。

    “哎……寒儿,如果你是医师的话,那你应该很清楚,我体内极寒冰障封印的强度,怕是要天玄境以上的武者才能打破,这偏远的江雪城,别说是天玄境强者了,就是地玄境的强者都屈指可数!”

    楚风仅仅激动片刻,便冷静了下来,摇摇头说道:“就算是找到了天玄境的强者,他们也不愿意得罪雪岭寒家,来破解我身上的极寒冰障的。”

    楚寒看着父亲落寞的样子,心中有些难受。

    楚寒很清楚,父亲说的,都是实话。

    极寒冰障本来就是雪岭寒家一种折磨人的秘法,封印对方的修为,令对方变成一个废人,生不如死。

    “父亲,破解你的封印,不需要天玄境的修为,地玄境就可以了,根本不用去求别人,我就可以给给你破解。”楚寒淡淡的说道。

    “你的修为达到地玄境了?”楚风眉头一皱,有点不解。

    “没有,我只有化气境四重,但是我有信心,在这三年之内,我必踏入地玄境!破解你身上的极寒冰障。”楚寒淡淡的语气之中夹着强烈的自信,令楚风很是惊讶。

    楚风深深的看一眼楚寒,这个被他一手封印了的儿子,如今已经让他看不透了!

    三年之内,踏入地玄境!

    这是何等的气魄啊!

    多少武者终其一生都困在灵动境,没能迈入地玄境,更别说是三年时间了!

    楚风苦笑着摇摇头,什么也没有说,儿子若是真的能够破解那最好了,若是不能破解,他也不会怪儿子的。

    楚寒见自己的父亲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不是很相信,也没有多说什么。

    一切的一切,时间自然会给出答案。

    “虽然我现在没有办法破解封印,但是我可以给你重塑经脉!父亲,你体内的经脉损伤太严重了,而且你那个所谓的第二丹田根本不可以!”

    楚寒的态度很坚决,他检查过楚风的身体了,经脉简直乱成了一团乱麻。

    最令楚寒担忧的就是楚风的经脉问题,那个以楚风天纵之资开辟的所谓的第二丹田,就是一堆纤弱的经脉汇聚在心包附近。

    若是不动用灵力,没有任何问题。

    可是一旦动用灵力,纤薄的经脉必然承受不住,届时混乱的灵力会直接摧毁楚风的心脏,夺走楚风的性命!

    这是楚寒不能接受的!

    这一世,他好不容易有了亲情!

    “重塑经脉的话……我灵动境的修为是不是就没有了。”楚风脸色阴沉的说道。

    “是的。”楚寒点点头,没有任何的隐瞒。

    “不可以。”楚风直接摇头说道。

    “父亲,你那灵动境的修为,有和没有并无区别,我不会给你动手的机会的。”楚寒沉声说道,他知道楚风需要这个修为,来保护他。

    “寒儿,我答应过你母亲,一定要照顾好你!现在废掉修为,还不是时候,若是你达到了灵动境修为,有了自保的能力,我便再无异议。”楚风思忖了片刻,说道。

    “我明白了。”

    楚寒见父亲一脸的坚决,便知道再说多少都没有用处,与其在这里浪费口舌,不如多花一些时间去修炼。

    “父亲,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说吧。”

    楚风眼神温暖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十多年没有见面,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和义务,他很愧疚!

    更让楚风感到欣慰和复杂的是,他的儿子并没有怪他,反而对他的事情极为上心!

    “不到万不得已生死存亡的时刻,千万不要动用你体内的灵力,我很快就会突破到灵动境,给你重塑经脉!”

    楚寒一脸严肃,眼神郑重的盯着楚风。

    父亲,你用生命守护了我十五年!

    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我会守护你和母亲,让你们不再受到任何的颠沛流离!

    “我答应你。”

    楚风深深的吸了口气,点点头。

    “好!”

    楚寒脸上露出一个笑容,转身推开木门。

    咯吱。

    木门摇动的时候,再次滑落不少的尘土和木屑。

    “父亲,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楚寒迈开木门,留给楚风一句淡淡的话和在阳光的映照下那充满安全感的背影。

    楚寒没有回自己的住所,而是返回了炼丹师公会。

    见到父亲,他很开心。

    楚寒迎着刺眼的阳光,心中思绪万千,似乎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了,整个人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没过多久,楚寒便回到了炼丹师公会的大门。

    再次看着那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楚寒的心情已然不一样了。

    “这一世,我要守护一切值得珍惜的东西!”

    楚寒迈步走进炼丹师公会的大门。

    霎时间,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楚寒的身上,在这偌大的炼丹师公会大厅中,几乎没有人不认识楚寒。

    年仅十五岁的首席炼丹师!

    “楚……楚首席。”

    一个穿着素雅的年轻女子迎了上来,女子微微低着头,眼神闪躲不敢与楚寒对视,身子忍不住有点颤抖,像是一只受到了惊吓的小白兔。

    “兜兜,是你啊!”

    楚寒打了个招呼,面前这个漂亮的接待员不是别人,正是楚寒第一次来的时候那个瞧不起他的接待员兜兜。

    “嗯。”

    兜兜怯生生的点点头,楚寒与袁震比试的那天,她就在大厅之中,见证了楚寒击败袁震成为首席炼丹师的一幕。

    别提多懊恼了!

    兜兜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嘴巴,可是过去的事情没法更改,只能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不要轻易得罪任何一个考核炼丹师的人。

    “兜兜,我这里有一张药方,你帮我取一下药材吧。”

    楚寒倒是不知道兜兜想了什么,直接拿起纸笔写了一张药材清单,随即递给了兜兜,怎么说兜兜也算是熟人了,办事能方便一些。

    “好!”

    兜兜接过药材清单之后,小跑着前去药材仓库。

    大概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兜兜回来了,原本就显得委屈的小脸变得更委屈了,似乎手上那沉甸甸的药材箱有千斤的重量一般,连迈步都变得困难了许多。

    “怎么了?”

    楚寒敏锐的捕捉到了兜兜的情绪,开口问道。

    “楚……楚首席,你列的药材清单……有一种药材……没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