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重塑经脉
    楚寒的血液,滴落在楚风手心的伤口上,瞬间释放出一股热能,橙金色的光芒猛地一闪,顺着伤口融了进去。

    霎时间,楚风手心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复原祁连。

    果然可以!

    这样的景象,顿时令楚寒一喜。

    楚风眼睛瞪得大大的,满脸的不可思议,他震惊得看着手心上逐渐愈合的伤口,随即深深的盯着楚寒。

    “寒儿,你这是……”

    楚风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自己儿子的一滴血液,竟然有这样的功效。

    “父亲,如你所见,我的血液,可以帮助你疗伤!”楚寒嘴角扬起一个满意的弧度。

    现在的他实力不足,没有办法主动将橙金之力之力释放出来,但是他却可以将橙金之力凝聚在血液中,将血液滴出来。

    “不行!绝对不行!这样太冒险了!”楚风连续摇头,怎么可以用儿子的血液治疗自己的伤势呢。

    “父亲,当务之急是给你重塑经脉,你尽管放宽心,所有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重塑经脉的过程可能有些痛苦,你稍微忍耐一下。”

    楚寒握着楚风的手稍稍用力,眼中尽是坚决之色,楚风见楚寒神色坚决,自知执拗不过,便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楚寒手腕一翻,一鼎丹炉赫然出现,正是楚寒在云月轩炼器店购买的印有半枚离火法印的青铁丹炉。

    下一刻,楚寒将一种种药材丢进去,指尖电芒一闪,丹炉下方燃气炙热的火焰。

    “这是我专门配置的药液,可以帮助你重塑经脉。”

    楚寒简单解释一句,随即手指一弹,连续几滴泛着橙金色光芒的血液融入到丹炉中。

    霎时间,丹炉中绽放出橙金色的光芒,温热的药液渐渐成型。

    呼呼呼……

    楚寒控制着火焰渐小,渐渐熄灭,丹炉中粘稠的药液不断散发着热量,仅仅是散发出来的热气,就令茅草屋中充满了药香。

    从楚寒将丹炉拿出来,到炼制药液,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动作行云流水,令楚风都刮目相看了。

    “父亲,我要先打散你的第二丹田,得罪了。”

    楚寒说话之时,眼神变得凝重起来,掌心之上,一股狂暴的雷霆灵力升腾而起,顺着楚风的手掌狂涌进入。

    呲呲呲……

    楚寒的灵力雷光闪耀,在进入到楚风经脉之后,势不可挡,摧枯拉朽一般涌入楚风的第二丹田,将其中的灵力尽数摧毁。

    “哇啊!”

    楚风钢牙紧咬,发出一声闷哼,脸色迅速涨红起来,瞬间的疼痛差点让他昏过去。

    “父亲,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好了!”

    楚寒眼中闪过一抹心疼,手上却没有丝毫留手,强猛的雷霆灵力涌入楚风的全身经脉,一瞬间将所有经脉尽数摧毁。

    “噗嗤!”

    楚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个时候,他的全身经脉都碎了,丹田之上还有一个极寒冰障,可以说是个不折不扣的废人了。

    这一刻,楚风心中苦笑一声。

    十多年的积累,灵动境的修为,在这一刻烟消云散,若是说不心疼,那是骗人的。

    可若是真的能够重塑经脉,恢复昔日的修为,楚风觉得,付出什么样的痛苦,都是值得的。

    楚寒将楚风的经脉打碎之后,立即将楚风抬起来,丢进了丹炉之中。

    霎时间,滚烫的药液攀附而上,直接附着在了楚风的身上,瞬间的热量令楚风的皮肤泛起阵阵血红之色。

    “父亲,最后一步了,忍住了!”

    楚寒眼中闪过一抹血色,全部意志融入到楚风的身体中,雷霆灵力像是细若游丝的线,将碎裂的经脉一块一块衔接在一起。

    这种灵力的牵动,仿佛直接用针刺在神经上,那股痛楚,令楚风全身青筋暴起,肌肉扭曲,极为痛苦。

    这个时候,楚寒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考虑楚风的疼痛,他的全部心神都沉浸在重塑经脉中,他用自己的灵力,将楚风破碎不堪的经脉串联在一起。

    这样的方式,对于灵力的控制有着极高的要求,若非楚寒的前世是神玄境强者,还精通医术,怕是根本难以完成。

    豆大的汗珠不断顺着楚寒的额头滑落,不知不觉间,他的衣衫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给我成!”

    楚寒面容狰狞,全身灵力暴起,几乎是一瞬间,楚风全身的经脉按照灵力运行的路线重组在一起。

    连接在一起的瞬间,丹炉中的药液沿着毛孔涌入楚风的体内,修复着楚风的经脉。

    “父亲,三个月之内,千万不用动用任何的灵力。”

    伴随着楚寒这句话,楚风眼前一黑,彻底昏迷了过去,重塑经脉的剧痛,不是谁都能承受的。

    “啊啊啊啊!”

    楚寒紧咬嘴唇,鲜血不断溢出,他提着全身的灵力,维持着楚风的经脉,直到所有经络都串联在一起,方才撤去灵力。

    呼呼呼……

    楚寒深深的吸了口气,轻轻的咬破手指,将鲜血喂给楚风,随即整个人瘫软在旁边,被汗水淋湿的衣衫甚至可以拧出水来,脸色惨白,神色疲惫。

    “终于完成了。”

    楚寒嘴角扬起,露出一个笑容,父亲的经脉,始终是他的一块心病,经脉重塑之后,再破开极寒冰障的封印,父亲便可以恢复昔日风采了。

    楚寒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重塑经脉的过程消耗了他太多的心力,让他有些憔悴。

    沙沙沙……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楚寒的耳朵一动,他敏锐的捕捉到一道极其细微的声响。

    有人来了。

    楚寒进入到橙金境界之后,身体感官的灵敏度再次攀升一个台阶,一点点风吹草动都躲不过他的耳朵。

    “这里应该就是楚风的住所了,听说楚风是个废物,现在我就取下楚风的首级!真是期待,一会楚寒看到楚风的人头,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一道极其轻微的自语声响起,清晰的传入到楚寒耳中,顿时令楚寒额头青筋暴起,双目怒火狂涌。

    “想杀我的父亲!”

    楚寒缓缓站起身来,向着茅草屋外走去,他格外在乎亲情,亲人是他最大的逆鳞,刺杀他的父亲,比刺杀他还要令他愤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