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传说中的坑爹
    嘎……

    楚寒最后的一句话,差点令满屋的人跌倒在地上。

    你不是高风亮节不在乎金币么!

    怎么现在又要金币了!

    一百万金币确实买不了守护长老,你把人家的守护长老直接弄走了啊!

    然而,这些话,他们是不敢说出来的,就连徐家家主徐志东,心里有怨言,但也只是敢怒不敢言,只能默默哀叹,内里琢磨着怎么筹备这五十万金币。

    “苏家。”

    楚寒的目光向着苏家的区域看去,第一眼就看到了苏家家主苏正阳以及站在身旁的苏沐溪。

    楚寒对着苏沐溪淡淡一笑,简单的点了点头,随即目光落在了苏老的身上。

    “苏老,昨晚的事情,多谢了。”楚寒淡淡的说道。

    “这是哪里的话,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啊!”苏老苦笑一声,他已经后悔了,早知道楚寒的潜力这么大,昨晚就该帮他一把。

    “你什么都没做,就配得上我这句谢谢。”楚寒没有将话说得太清楚。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楚寒感谢的是苏老没有加入到徐老和白老之中。

    如果加入的话,楚寒或许将要面对三个地玄境强者。

    那个时候,一切可能都不一样了。

    “苏家主。”

    楚寒转头向着苏正阳看去,灼灼的目光似乎要将苏正阳看穿一般。

    片刻之后。

    “苏家若是有什么危难,同样可以找楚老和徐老帮忙,江雪城的三大家族,要相互扶持。”楚寒淡淡的说道。

    楚寒的这句话,向着所有人传递一个消息。

    江雪城的四大家族,变成了三大家族!

    其实,在场众人都知道,这样的变化是必然的,白老死了,白家少了一个守护长老,必定会跌落神坛,但是敢直接这么说出来的,只有楚寒。

    “如此多谢了。”

    苏正阳深深的看了楚寒一眼,他很想问一句,你和溪溪之间有没有可能。

    不过这句话,让他硬生生憋了回去!

    算了!

    顺其自然吧!

    总不能让其他家族的人觉得,我们苏家为了巴结楚寒嫁女儿!

    苏正阳收敛心思,堂堂苏家家主,这点傲气,还是有的。

    徐家苏家之后,楚寒将目光落到了白家的区域。

    此时此刻,白家众人脸色惨淡,他们都从楚寒刚才的话中听出了化外之音,四大家族的日子,怕是不保了。

    虽然白家长老们心中颇为抱怨,但是他们也知道,这一切都是自找的!

    自己家族的守护长老跑过去围攻楚寒,最后反而被楚寒杀死了!

    这样的事情,现在江雪城传的沸沸扬扬,白家的脸面全都丢尽了。

    “白家主。”

    楚寒看了一眼站在最前面的白家家主白起升,又看了看白家的众长老。

    “我与白家,没有什么过节,白家的少爷白帆,曾经替我出过考核费用,我不想为难白家!而且,白老已经死了,那么我不想追究什么了!”

    楚寒的话音刚落,会客堂的门口走进一批人,足有二十多个,全部穿着淡蓝色的衣袍。

    楚寒的瞳孔猛然一缩,这些人的穿着,与在楚风门口发现的那个人一致。

    “哈哈哈!楚寒,你真是好大的威风啊!难道你真的以为,我白家的生死存亡,全在你的一念之间吗?”

    这个时候,一道爽朗的笑声响起,随即走进来的人群之中,一个少年迈步露面。

    这个少年,楚寒见过,正是白家的二少爷,白奇。

    楚家家族大会之后,白奇就记恨起楚寒来,一直想要报复楚寒,但是始终没有机会。

    直到不久以前,凯旋城的马家找到了他,向他了解当日事情的经过,白奇趁着这个机会,与凯旋城的马家勾结在一起,默默筹划着如何对付楚寒。

    “白奇,你这是干什么!”

    白家家主白起升怒喝一声,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个二儿子在干什么,楚寒都已经不追究白家了,这小子偏偏这个时候跳出来。

    难道是天意要亡我白家吗?

    白家家主脸上闪过一抹苦涩,连守护长老都死了,你一个小辈跑出来挑衅楚寒干嘛……

    “父亲,我白家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不能任由楚寒做决定,我已经争取到了凯旋城马家的支持,马家派来很多高手,我这次是来击杀楚寒的!”

    白奇一本正经的说道,他身后那二十多个中年男子,均有灵动境的实力,若是放在不久以前,还真是一股难以忽视的实力。

    然而对于现在的楚寒来说,却是完全无法构成威胁!

    不仅楚寒不屑,就连苏老和徐老,都是一脸的轻蔑。

    白奇这小子,竟然搞来二十几个灵动境来击杀楚寒!

    没有地玄境,谈什么杀楚寒!

    而且,这小子也太不把地玄境的守护长老放在眼里了!

    “白奇,你太坑爹了!”白家家主无奈的喝道,他突然感觉全身气血翻腾,双眼一黑,跌坐在地上,竟是昏了过去。

    “父亲,你就是缺乏一双明辨是非的眼睛,我打听过了,楚寒只有化气境的修为,今日任他插上翅膀都别想飞起来!”白奇一脸阴狠的说道。

    实际上,这并不能怪白奇,白奇并没有进入城主府晚宴的资格,再加上对于楚寒的仇恨,让他失去了理智,做出来错误的判断。

    “白奇,原来是你,真是有趣,难道你以为凭借这些乌合之众,便可以与我抗衡了吗?”

    楚寒嘴角扬起一个轻松的弧度,这个派人刺杀父亲的人,竟然白奇这个小子!

    “乌合之众?楚寒,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爱逞口舌之利!今天就是你的葬身之日!不过,在你死之前,我倒是有一份大礼要送给你!”白奇脸上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大声的拍了拍手。

    ……

    空气中充斥着尴尬的气息。

    ……

    半晌过后,什么也没有发生,留下白奇一个人保持着拍手的姿势独自尴尬。

    嗯?

    怎么回事?

    白奇再次拍了拍手。

    ……

    还是没有人来。

    ……

    连续拍手。

    ……

    仍旧没有人来。

    最后,白奇拍得手都红了,却像是在唱独角戏一般。

    现在所有人都像看傻逼一般看着白奇,不知道这个小子在搞什么……

    “白奇,你找的可是这个人吗?”

    楚寒语气冷冰冰的,手腕一抖,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咕噜出去,停在白奇的脚下,顿时吓得白奇面无血色,大叫出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