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白家家主白起升
    哗!

    楚寒的话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

    白家除名!

    这岂不是说,楚寒要杀尽白家之人!

    想到这里,徐苏两家的人相互对视一眼,均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颤!

    “楚寒,这件事情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白奇的事情,我们都不知情,完全是他一个人的决定,我们可以做出赔偿!”白帆眉头紧锁,开口说道。

    “哈哈哈!我要让江雪城的所有人,乃至于整个世界都知道!亲人,是我楚寒的逆鳞,触之则怒,怒则杀之!谁敢打我楚寒亲人的主意,我便要他的家族,鸡犬不留!”

    楚寒的声浪滚滚,犹如敲响的洪钟。

    这番话不仅是警告着徐苏两大家族,还有所有人即将知道这件事情的人!

    “惹了我楚寒,还可以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不会胡乱追究无辜的人!但若是涉及到我的亲人,实在不好意!要怪,就怪你们家族有那样一个人!”

    楚寒的话,清晰的传入每个人的耳中,向所有人传递一个消息。

    宁惹楚寒本人,莫惹楚寒亲人!

    “楚寒,你好大的口气啊!我们三大家族的人聚集在这里,那是给你面子,你还真以为你一个人能对抗我们白家吗?”

    这个时候,白家之中走出一位长老,他满脸愤怒,眉宇间有着一抹讥讽之色。

    “年轻人,不要太嚣张!白奇一个人做的事情,若是让我们白家做出一些补偿,我们尚可接受,但你要是说让白家除名,你怕是没这个本事吧!”

    白家之中,另外一位长老站了出来,他的眼中透着阵阵冷意,身上的灵力疯狂攀升起来,看那架势,似乎要与楚寒大战一番。

    “哈哈哈!楚寒,你莫不是以为这一夜之间,这江雪城成了你的一言堂,你说什么便是什么,真是可笑!”白家之中,长老接连站出来开口。

    “我白家毕竟是江雪城的四大家族,不要以为我们白家好欺负!”又是一位长老站来出来。

    一时之间,四位长老气势汹汹的站到楚寒的面前,那架势像是要将楚寒除名一般。

    楚寒脸色沉静,没有任何的波澜,目光扫过面前四位白家长老,眼中的杀意溢于言表。

    “好欺负?”

    楚寒淡淡的摇摇头,声音沉沉的说道:“我从来没有认为你们白家好欺负,反而一直是你们白家的人,以为我好欺负!先有白老围攻于我,后有白奇刺杀我的父亲!”

    “哼!楚寒,请你明辨是非,这些只是白老和白奇的个人行为,与我们白家有什么关系!”又是一位长老站了出来。

    “说的没错!况且,就算白老要杀你,你是不是还活着!就算白奇派人刺杀你的父亲,你的父亲是不是还活着!既然没有酿成不可挽回的事实,你要对我白家大开杀戒,就不怕惹得天怒人怨么!”第六位长老站了出来,言辞犀利,气势汹汹。

    呼呼呼……

    白家长老的话引得众人深吸一口气,心中不免有些唏嘘。

    没有成功,就算无错吗?

    白家长老的这个观点,徐苏两家之人纷纷摇头,不敢苟同。

    “有个老头子,曾经告诉过我,人不狠,站不稳!现在我站得还不够稳啊!”

    楚寒怅然感叹一句,随即身上泛起千军万马般的气势,直接覆盖在所有人的身上,令众人的心神为之颤抖。

    “哈哈哈哈!楚寒,我原以为你只是嚣张而已,却没有想到,你这个人脑子有点不太好使!我白家身为江雪城四大家族,岂容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放肆!”第七位白家长老站了出来。

    七位白家长老站成一排,灵动境的气势一拥而上,向着楚寒覆盖而去,与楚寒身上的气势分庭抗礼。

    楚寒淡淡看着面前的七位白家长老,一句话没有说,反而将目光落在已经晕倒的白起升身上。

    “白家家主,你还要躺多久啊?”

    楚寒平淡的声音响起,却犹如在众人心中惊起一道惊雷。

    众人这个时候才想起来,白家家主白起升早在白奇进来的时候,就晕倒了,现在都没有起来。

    一个灵动境的武者能晕倒?

    就算是能够晕倒,怎么可能晕这么久!

    “哈哈哈!”

    一道爽朗的笑声从白起升口中响起,随即白起升缓缓站起身来,脸上竟然没有丝毫的畏惧与难过,神态之间,完全不在乎楚寒。

    “楚寒小子,你果然有两下子,这么乱的局面,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我,唯独你注意到了!”白起升夸赞道,那口气完全是夸赞一个后辈。

    “白家主打的一副好牌啊!我真是没想到,你能将一无是处的白奇用成一把尖刀,真是差一点点,就刺到我了!”楚寒发自内心的感叹道。

    “白奇那个小子,自幼便欺男霸女,惹是生非,在这江雪城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我能留他到现在,不过是在一些事情上,能替我背负一些骂名而已!”

    白家家主白起升说到这里,嘴角扬起一个阴狠的弧度,双眸直视楚寒,声音变得阴冷起来。

    “白家二少爷白奇,因为被楚寒废掉修为,废掉人道,从而记恨上楚寒,与凯旋城的马家勾结,刺杀楚寒的父亲,最后被楚寒杀死,杀父之仇马家来背,丧子之痛我来承受,这是多么完美的剧本啊!”

    嘶嘶嘶……

    众人听着白起升的话,不由得泛起一身鸡皮疙瘩,这还是平日里温文尔雅的谦谦公子么,怎么完全变了一副模样,好像都不认识他了。

    “父亲!”白帆瞪大眼睛,惊讶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就连他自己都快人不出父亲了。

    “帆儿,你天性纯良,有些事情,你不知道,为父更方便。”白起升摇摇头,随即看向楚寒,疑惑的问道:“楚寒,我很奇怪,你究竟是怎么看穿的?”

    “呵呵,很简单,我不相信一个地玄境修为的强者,能够被儿子轻率的行为气晕,更不相信一个人晕倒之后,身上的气息绵远流长,丝毫不乱!”楚寒冷着眼说道。

    地玄境!

    现场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惊叹事情的发展!

    白起升竟然是地玄境强者!

    难怪他不惧怕楚寒!

    唯有三位守护长老眉头紧锁,面露惆怅,他们彼此对视了一下,均能感觉到对方的疑惑。

    “能在我们的眼皮子低下掩藏修为,白起升应该至少地玄境二重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