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杜欣梦
    这……

    楚寒的瞳孔猛然一缩,短暂的失神之后,赶紧挪开眼睛,缓缓地上的被子捡起来,轻轻的盖在少女的身上。

    呼呼呼……

    楚寒深深的吸口气,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马车里面竟然有一位妙龄少女在睡觉,这场景一下子有点尴尬,若是早知如此,他就不进来了。

    好奇心害死人啊!

    似乎是因为盖上了被子,少女感觉有点热,又或许是少女感觉到了屋子里面的变化,少女醒了过来,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朦胧之中看到了一个少年的身影。

    “啊……”

    少女猛然瞪大眼睛,本能的想要尖叫出来。

    楚寒脸色一变,心中升起一股做贼心虚的感觉,直接一个闪身飞扑过去,用手捂住了少女的嘴巴,让她没能发出呼喊。

    “那个,你先别叫,我不是坏人,我没有恶意。”

    楚寒连声解释道,脸颊之上露出一抹苦笑。

    就连楚寒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明明坦坦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做,他明明可以说走就走,无惧于周围的这些侍卫。

    楚寒说完之后,视线落在少女的脸颊上,两人的距离很近,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彼此的呼吸声。

    楚寒近距离打量着少女,只见少女精致的俏脸上泛起红晕,一双美眸娇滴滴盯着自己,忍不住心中一荡。

    “咳咳……那个……你答应,不出声,我就放开你。”楚寒忽然觉得有点口干,微微移开一点目光。

    少女点了点头,脸上的红霞已然飞到了耳朵上,全身上下散发着羞怯之色,平添了几分魅力。

    楚寒这才舒了口气,缓缓的松开手,就在楚寒挪开手腕的刹那,他的手指感受到了少女的脉搏,心觉异样,顿时眉头紧皱。

    这种奇特的脉搏……

    楚寒精通医术,很清楚刚才那奇特的脉搏代表着什么,看向少女的眼神变得凝重起来了。

    难怪她需要坐马车。

    难怪她什么没有半点的灵力波动。

    “你……你是谁?”

    就在楚寒发愣的时候,少女缓缓开口,她的声音很好听,有一种空灵的感觉,带着淡淡的清新,宛若一尘不染般的清纯。

    少女的声音,将楚寒从短暂的失神中拉回来。

    “我叫楚寒,打算前往凯旋城,沿途看到这么一个车队,心中好奇跳上来看看,无意打扰姑娘……”楚寒立即开口解释,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解释这么多,或许,是怕少女误会吧。

    “原来是这样,我叫杜欣梦,我们的目的地也是凯旋城,不如我们同行吧!”少女脸上含着娇羞媚态,一双美眸仔细打量着楚寒。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

    楚寒脑袋一热,答应了下来,他坐在马车内的另一边,与杜欣梦的床隔着整整一辆马车,饶是如此,楚寒仍然觉得有点尴尬。

    如果说进入马车之前,有人跟楚寒说,你这一路都要坐车辆马车,楚寒一定会觉得那个人疯了。

    开什么玩笑。

    凭他的脚程,半天就能到凯旋城了,这马车慢悠悠的,周围还有护送的护卫,怕是得四五天才能到。

    可是当杜欣梦客套性开口的时候,楚寒却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下来。

    对于楚寒能够答应下来,杜欣梦也是为之一愣。

    两人分别处在马车的两边,谁也没有继续说话,气氛一度有些尴尬。

    直到杜欣梦发出一声轻吟,才打破了这古怪的气氛,只见杜欣梦脸色煞白,将被子完全裹在了身上,全身颤抖不止。

    不好!

    楚寒脸上闪过一抹凝重之色,立即上前,一把抓住杜欣梦的手腕,瞬间感受到了那凌乱的脉搏。

    果然是这样!

    楚寒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看向杜欣梦的眼神中露出一抹痛惜之色,手指攀上道道电光,犹如银针一般,隔着杜欣梦的被子,刺进了她的经络之中。

    咻!咻!咻!

    楚寒一连施了三十六针,几乎对应了杜欣梦周身经脉。

    大概十几分钟之后,杜欣梦身上的颤抖停止了下来,奋力的抬起眼皮,睁开眼睛,再次看到楚寒那张脸时,惨白的俏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原来你懂得医术。”

    杜欣梦空灵美妙的声音,丝毫不能掩饰她的虚弱,那没有什么血色的嘴唇,额头上细密的汗珠,都将她方才的痛苦体现了出来。

    “略懂一些。”

    楚寒的心中像压了一块大石般,沉闷得很,面前这个少女应该只有十四五岁的年纪,和他相仿,为什么要遭受如此的苦难?

    “那你应该知道我的状况吧?”

    杜欣梦的脸上露出一抹凄楚的笑容,这个笑容,仿佛是她十四年人生的缩影,眼神之中闪过一抹哀伤。

    “这是我们家族遗传的先天顽疾,医师们称为玄阴绝脉,我从出生那一刻,经脉之中便全是阴寒之气,不仅无法修炼武道,还要饱受寒气的困扰,最近寒气频发,刚刚去华天城看了医师,医师说我可能活不过十六岁了。”

    虽然杜欣梦眼神伤感,但是整个人却是出奇的平静,她从懂事开始,就知道这件事情,也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

    “我的母亲,在生下我不久,就寒气发作死掉了,也许在不久之后,我就要步她的后尘了。”

    杜欣梦淡淡的补充道,整个人陷入了一种低落的情绪中,顿时将方才两人初见的尴尬完全消除了。

    楚寒安静的听着杜欣梦的话,整个人都沉默了。

    玄阴绝脉。

    楚寒前世翻阅典籍的时候,看到过这个名字,先天经脉闭塞,完全不能修炼,每隔一段时间寒气便会爆发一次,随着年龄的增长,寒气爆发越来越频繁,直至死亡。

    楚寒学习医术的时候,跟老头子了解过,想要治愈玄阴绝脉,并非没有办法,只不过代价比较大。

    治愈玄阴绝脉的方法,需要一名神玄境的强者,用强横的灵力将寒气抵消掉,只不过这样的后果,是神玄境强者的修为尽废,成为普通人。

    神玄境强者,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站在巅峰的存在,怎么可能会有人,牺牲自己的修为,去救一个快要死了的少女呢……

    楚寒抬眼看了一眼杜欣梦,那股惹人怜惜的模样,顿时将楚寒的心弦狠狠拨动了一下。

    “你不要灰心,或许我有办法,治好你的病。”

    楚寒突然想到了寒潭底部的赤血朱果,它能抵御寒灵冷髓的寒意,若是服下,会不会抵消掉杜欣梦体内的寒气呢?

    可是……

    赤血朱果要三年之后才能成熟。

    楚寒心中一阵烦闷,他只有一个念头,就让这个令人疼惜的少女,活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