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天要带你走,我便要逆天!
    洛儿说话的时候眼泪簌簌的落下来,那梨花带雨的模样别提多伤心了。

    “这么快?”

    楚寒楞了一下,脑子里浮现出那张绝美的容颜,以及那与命运做斗争的倔强眼神。

    上次在马车上,楚寒观察了杜欣梦的体内的寒气,表现得很稳定,至少半年之内都不会有什么动静。

    “我这就去看看。”

    楚寒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一只手拎着洛儿,闪电般向外奔腾而去。

    洛儿惊讶得瞪大眼睛,眼泪被吹过的气流风干,周围的景色不断的向后退,楚寒奔行的速度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

    他好强啊!

    洛儿偷偷瞟向楚寒,盯着楚寒棱角分明的侧脸,突然知道为什么小姐要喊他了,年纪轻轻便有这般实力,一定有什么过人的本事。

    楚寒去过一次杜家,虽然被拦在门外,但是却知道在什么位置。

    一路上轻车熟路,根本不需要洛儿指点位置,连续穿过一道道街巷,来到了杜府的位置。

    超过半个时辰的路程,愣是让楚寒只用十分之一的时间就赶到了。

    嗖嗖嗖……

    杜府门口,仿佛一阵清风吹过,一个少年的身影悠然浮现,少年的手上,还拎着一个丫鬟。

    “我们走。”

    楚寒携着洛儿向杜府里面走去,由于洛儿的缘故,侍卫们并没有拦着楚寒。

    “现在轮到你带路了。”

    楚寒对着洛儿说道,他无暇欣赏杜府的景色,若是杜欣梦的情况真如洛儿所说,那么怕是凶多吉少,任何一点时间,都可能决定她的命。

    “这边。”

    洛儿很明白事情的严峻性,指着杜府后面的一座房间,迈开步子跑过去。

    楚寒紧随着洛儿,来到了房屋之外。

    此时,房间外面站着二十多个人,从他们身上的穿着来看,有的是医师,有的是炼丹师,几乎每个人都在三星级以上。

    看来真的是出事了!

    楚寒心中一沉,能让杜府弄出这么大的动静,那就只有杜家大小姐杜欣梦了。

    楚寒立即迈着步子向房屋中走去,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个看似管家身份的老者拦住了他。

    这个老者是杜家的二管家,高永。

    “你是什么人?此乃我杜家大小姐的房间,不是你应该进去的!”

    高永脸上闪过一抹怒意,现在大小姐病发,整个杜家都处于一种极度紧张的状态,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子,在这个时候添乱。

    洛儿刚要上前解释,便见到了令她震撼到永生难忘的一幕。

    只见楚寒微微侧过头,灿若水晶般的瞳孔绽放出暗金色的神芒,一股帝王般的压迫席卷到二管家高永的身上,瞬间的压迫令高永身子晃动了一下。

    “滚!”

    楚寒语气淡漠的吐出一个字,仅仅一个字,却仿佛有着一股龙吟之声,似乎面前站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条翱翔于苍穹之上的五爪金龙,在俯瞰着渺小的人世间。

    霎时间,高永的身上仿佛出现一道无形无质的力量,直接将他推开几十米远,重重的撞在杜府的院墙上。

    楚寒没有继续说话,暗金色的眸子透着冰冷的杀意,宛如帝王一般扫过其余二十几个人,顿时令众人新生压迫,纷纷退后几步,全身灵力不自觉的翻腾而出,方才面前稳住身形。

    咯吱……

    楚寒推开房门,随后迈步走了进去。

    直到楚寒消失以后,这二十多个人才松了口气,眼眸中流露着心有余悸的目光。

    在楚寒盯着他们那一刻,他们心中升起一种感觉——会死!

    只要他们敢说出任何一个字,他们就会被杀死!

    楚寒刚刚进入房间,便感觉两把锋锐的利刃从左右两侧分别袭来,弥散的杀气是奔着他的命来的。

    “滚出去!”

    楚寒双手闪电般涌出,直接抓住两个侍卫的手腕,随即轻轻一抖,将两个侍卫连人带剑扔出屋外。

    “你是什么人?”

    屋子中,一个中年男子眉头紧锁,脸上尽是愁色,容貌与杜欣梦有着七八分相似,楚寒判断应该是杜家家主。

    “我是来救杜欣梦的人。”

    楚寒说完话之后,向着另一侧的床榻上看去,只见一个医师正在施针,所用的手法属于封脉闭气之法,而下方的床榻则是用充满热力的火原石堆砌而成。

    “你们是想害死她吗?”

    楚寒一步踏出,仿佛没有了空间的距离一般,一把揪住那个医师的衣领,反手将他甩出门外。

    “你这是何意?”

    杜家家主杜鸿面露不悦,觉得楚寒的所作所为乃是无理取闹,厉声喝道:“你打断了医师的施针,才是要害死欣梦!”

    “你们这些人,简直愚昧无知,杜欣梦体内的寒毒乃是寒气所至,用外界的温度来刺激,只会让寒气爆发的更加凛冽!”

    楚寒根本懒得跟这些人去解释,一把将杜欣梦抱起来,脱离那个火原石堆砌的床榻,随即开口问道:“有没有清凉一点的地方?”

    “后院有个地窖……”

    杜鸿完全被楚寒的气势给震住了,不知不觉间被楚寒牵着走了。

    “封锁地窖,我出来之前,不要让任何人进去。”

    楚寒抱着杜欣梦一步踏出,犹如幻影一般带出道道残影,瞬间消失不见。

    呼呼……

    杜鸿深深吸了口气,又缓缓的吐出来,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他看到楚寒这般身手的时候,心中释怀不少。

    这是个有本事的少年啊!

    不管怎么说,死马当活马医吧,他请来的医师炼丹师都没有任何的办法,无所作为也是死,不如让这个少年试试。

    楚寒抱着杜欣梦来到地窖之中,找到一个石台,将杜欣梦放下。

    地窖中空气阴冷,顿时令杜欣梦的气色稍微好了一些,但是惨白的脸色看起来依旧格外憔悴,像是随时可能熄灭的火苗,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楚寒……”

    这个时候,杜欣梦的眉目微微颤动一下,几乎没有任何瑕疵的绝美脸颊上露出一抹痛苦之色,虽然她已经失去了意识,身体处于痛苦之中,却还在呢喃中呼喊着楚寒的名字。

    “杜小姐,你要坚持住,我来了,我不会让你死的!”

    楚寒的右手轻轻抚过杜欣梦的脸颊,能清楚的感觉到一股冷意透着皮肤涌现出来。

    玄阴绝脉真的爆发了!

    楚寒的脸色立即变得凝重起来,拳头紧紧握起,骨节间因为用力过猛泛起片片白色。

    根据典籍记载,玄阴绝脉爆发的时候,无药可治,唯有死亡!

    “天要带你走,我便要逆天!”

    刹那间,楚寒眼中闪过一抹坚决之色,一股股橙金之力向着指尖涌去,随即一滴泛着能量波动的精血从指尖浮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