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8章 谁告诉你白君昊赢了?
    炼丹师公会大厅中,其余参加炼丹师大赛的炼丹师们还在有说有笑的攀谈着,似乎这场大赛只是走个程序,根本不需要费心一般。

    “想不到啊!那个叫楚寒的小子,竟然赶了回来,安安静静的弃权不是一个很好的结果么!”

    “说的没错啊!按理说以他的年纪成为一星炼丹师,已经非常不错了!何必来炼丹师大会趟这趟浑水,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么!”

    “潜力终归是潜力,不是实力,或许几十年之后,这小子会比我们强,但是现在是属于我们的,不是他的!”

    “一个时辰快要到了,有崔老在外面监督这,楚寒那小子翻不出什么浪花来,估计马上就要传来白君昊晋级的消息了!”

    “白君昊着实幸运,就这么轮空了,不过没关系,明天他就没那么好运了,给东道主的面子,一次就够了!”

    几个老头你一言我一语,唯有那个三十多岁的女子冯如玉一脸漠然,不屑与之为伍。

    咯吱!

    就在这个时候,炼丹师公会的大门被推开了,一个少年身影迈步走了进来。

    这个少年,正是楚寒。

    楚寒本想找个安静的地方研究一下人阶武技,但是会场外面被围堵得水泄不通,贸然挤出去恐怕还会引起慌乱,不利于炼丹师比赛的继续进行,索性来到了参赛炼丹师所在的炼丹师公会大厅中。

    自从上次修炼了人阶武技之后,楚寒就一直再没有得空去联系。

    随着这段时间的沉淀,楚寒愈发感觉到人阶武技的厉害,就连刚才炼丹的时候,都有一些触类旁通的感觉。

    炼制二纹丹药,对于他来说,控制起来就没有一纹丹药那样轻松如意。

    这让他想到了人阶武技与地阶武技的区别。

    楚寒心中冒出一个大胆的方法。

    武技可以通过练习人阶武技的方法锻炼对灵力的控制,以至于更好发挥地阶武技的效果。

    那么炼丹是不是也可以通过炼制低等级丹药锻炼对各种细节的把控,然后在炼制高等级丹药的时候更加得心应手。

    楚寒觉得,这个可以一试,哪怕是增加炼丹的经验,也并没有坏处。

    更何况,他储物戒指中的丹药已经没有多少了。

    等炼丹师大赛结束之后,闭关练上几炉丹药吧!

    楚寒心中默默有了计划,在他进入到炼丹师公会的大厅后,他只想找一间安静的屋子,暂时练习武技。

    “哎呦,这不是楚寒楚首席么!如此年轻的首席炼丹师,在这样的大赛中失利,会不会对以后的炼丹产生心里阴影啊!”

    “说实在的,你真不该来这比赛,何必自取其辱呢!”

    “对啊!以你的天赋,将来必定有很好的发展,哪怕是在炼丹师公会中,也不会有人对你评头论足,跑到这数万人面前丢人,这不是自讨没趣么!”

    这个时候,这群老头不住地摇头叹息,像是在惋惜楚寒的失利一般,不过眼底深处却尽是讥讽和嘲笑。

    “你们认为我输了?”

    楚寒眉头一蹙,这些没正经的老头,在他眼里才是真正侮辱了炼丹师这个神圣的职业。

    “瞧你说的,这么早就下台了,不是输了还能赢了?”

    “没听到外面的欢呼么,那都是给台上的白君昊的,不过啊,你还年轻,以后说不定还有机会享受这些掌声的!”

    “赶紧收拾收拾回江雪城吧,这场比赛本来就不是你该来的,很比留在这里受人冷眼呢!”

    “哎!其实要怪就怪江雪城炼丹师公会的会长,竟然把这么年轻的孩子派出来顶包!”

    这些老头接着说道,在他们看来,楚寒是因为输掉了比赛率先走下了高台,而白君昊则是作为胜利者留在了高台上,享受着众人的欢呼。

    “呵呵呵,你们怎么就这么确定我输了,难道就不会是我赢了吗?”

    楚寒嗤笑一声,声音中透着一股不屑之色,现场众人均能察觉得到。

    “小子,做人不要太猖狂,说话也不要太嚣张,你当我们这些老骨头都是瞎子吗?凭你怎么可能战胜白君昊,痴心妄想至少也要靠谱一点!”

    其中一个红衣服老者满脸轻蔑的说道,其他的那些老者纷纷点头应和,每个人看向楚寒的眼神中都有那么些许的不满,似乎觉得楚寒刚才的语气,有点太狂傲了!

    “年轻人有梦想是好滴,但还是要脚踏实地,像你这样没日没夜的幻想,是不会有好结果滴!”

    那个红衣老者继续嘲讽道。

    “哈哈哈!”

    楚寒仰头大笑,像是听到了什么好像的事情一般,随即脸色猛然一变,向着几位老者踏出一步。

    轰!!!

    霎时间,仿佛一道惊雷在几位老者心中炸响,一股磅礴的气势犹如海啸般狂涌而来,令得众人不约而同的心中一颤,纷纷向后退了一步。

    “十天之前,我说过,炼丹师大赛见,希望明天比赛的时候,你们还能笑得出来。”

    楚寒丢下这么一句话,便继续迈步向前走去,他走的时候,还不时能听到身后传来的谩骂声。

    唯有那个三十多岁的女子冯如玉目光深邃的盯着楚寒,眼中若有所思,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咯吱!

    就在这个时候,崔老一脸怅然若失的走了进来,那表情就像是丢了魂似的,整个人没了心气。

    “第二场比赛的炼丹师可以上台了。”

    崔老淡淡的交代一句,便找个椅子瘫坐在了上面,好像这一句话,消耗掉了他全身的力气。

    “哈哈哈,崔老,真是辛苦你了,让你看了一场那么糟糕的比赛!”

    红衣老者立即上前给崔老捶背,阿谀奉承的说道。

    “糟糕?”

    崔老眉头一竖,摇头道:“一点都不糟糕,这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精彩的一次炼丹比赛!”

    众人听到这话,均是一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崔老是什么意思。

    “呵呵呵,白首席这么厉害吗?还是赢的过程太过碾压了?”红衣老者继续拍马道。

    “谁告诉你白君昊赢了?”

    崔老顿时楞了一下,眉头紧紧皱起,扫过在场那些不明所以的老头,重重叹了口气。

    “你们都搞错了,是楚寒楚首席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