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苏府干的!
    炼丹师大会广场,所有人都傻了,孟星刚刚宣布完冠军的归属,那个成为最后胜利的少年,竟然突然离开了!

    这个少年离开的方式,正如他来时候的样子,根本没有给人留下任何反应的余地,只留下一个令人艳羡的传说!

    “真是个特立独行的少年!”

    孟星还想给楚寒颁发冠军的奖品,谁知道获得冠军的人就这么走了,不禁苦笑一声。

    “此子……”

    崔老颤颤巍巍的迈了一步,本想说“此子未来不可限定!”

    可是,这句话他已经说了很多遍了!

    崔老想了想,便将那句话收了回来,没有说出口。

    “此子果然跟惊雷阁有关系!”

    崔老回想到楚寒最后引动雷丹的那一幕,眼神一阵恍惚。

    原来震天雷尊能够引动丹雷淬体的传说是真的!

    崔老回想起流传在炼丹界的一个传说,震天雷尊每次炼制五纹丹药,都要引动丹雷淬体,每一次都要将雷云榨干。

    各大家族之中,引论之声此起彼伏。

    “姣姣、依依,我们回家。”

    萧家家主萧天逸沉声说道,他的脸色并不好看,最主要的原因,便是楚寒表现得太过惊艳。

    若是楚寒真如传说中一般,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萧天逸的心里还能好受一点。

    “嗯!”

    萧姣姣和萧依依一起点头,只不过两个少女的眼神闪烁,心里不知道琢磨着什么。

    萧家离开之后,王家家主王兴涵跟着沉声说道:“我们也走吧。”

    王兴涵临走之时,看了一眼萧天逸的背影,心中将王兴河重归王家的事情提到了日程上。

    萧家王家都走了,白家也没有理由留在这里,随即也离开了。

    三大家族离开了以后,凯旋城各大家族都散去了,他们都需要回去,好好消化一下楚寒的消息,重新审视一下这个十五岁的少年。

    杜家区域。

    “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吗?”

    杜鸿脸上挂着凌乱的笑容,事情发展到这个时候,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

    “家主大人,从楚寒的表现上来看,大小姐可能真的被治好了!”杜家大管家沉声说道。

    “嗯,现在我开始相信楚寒的话了。”杜鸿点点头,大管家的话他很赞同。

    “别的我不敢说,至少我可以确定一点,凯旋城要变天了!”杜家的二管家,声音颤抖着说了一句让杜家所有人都沉默的话。

    伴随着观众们的散场,在凯旋城举办的炼丹师大赛彻底结束了。

    这场炼丹师大赛,在众人的心中,像是那条三星级消息的延展,将一个名字推到了新的高度。

    楚寒!

    一个从江雪城走出来的十五岁少年,在来到凯旋城半个月后,他的名字响彻凯旋城,成为了无人不住无人不晓的存在!

    凯旋城,苏府。

    新成立的砸门小队正在门口站岗,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难以抑制的喜色。

    有一个霸道的家主,也是不错的体验嘛!

    砸门小队的侍卫沉浸在这样的感受之中,这是他们曾经在黄家从来没有过的经历。

    嘶嘶嘶嘶嘶……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雷鸣电光划过空间,瞬间穿过了苏府的大门,进入到苏府之内。

    什么东西?

    砸门小队的侍卫们瞪大了眼睛,谁都没有看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

    “苏三,是我回来了,现在我要闭关,不能让任何人打扰我!”

    楚寒严肃的声音传进苏府每个人的耳中,所砸门小队的侍卫们立即意识到,刚才那一抹电光就是他们那个十五岁的家主。

    嘶……

    八个侍卫倒吸一口凉气,纷纷伸出一个大拇指,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均能看出对方眼中的喜悦和惊讶。

    原来我们的家主大人是这般神通广大!

    楚寒随便找了一间屋子,立即盘膝坐在地上,此时此刻,他的全身皮肤泛着青蓝之色,一道道凸起在身体中游走不定。

    “没有时间炼制淬雷丹了!”

    楚寒眼中闪过一抹坚决,立即运转太古惊雷诀,调动着充盈在体内的雷电,令雷电按照太古惊雷诀的运行路线流转起来。

    淬雷丹,三纹丹药。

    除了惊雷阁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淬雷丹的丹方,就算知道了,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淬雷丹的功效是辅助太古惊雷诀的修炼者吸收雷电之力。

    如果不是太古惊雷诀的修炼者,那么淬雷丹就是一个空有等级没有功效的无意义丹药,就像冯如玉最后炼制的三纹丹药。

    没有淬雷丹,只能硬生生的吸收了,好在楚寒的身体强悍,经脉坚韧,经历过寒灵冷髓的淬炼,永远保持意识清冷,不会走火入魔。

    呲呲呲呲呲……

    道道电光从楚寒的身上冒出来,他的脸色忍不住的扭曲起来,雷电之力流淌在经脉中,所带来的痛苦,犹如有一团团火焰在体内炙烤一般。

    楚寒钢牙紧咬,他必须忍着这彻骨的疼痛,一直控制着雷电之力不断游走,最后不断吸收成为他的雷霆灵力。

    伴随着雷电之力的运转,楚寒的皮肤青一片白一片,不断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

    “哇啊啊啊!这是谁干的?”

    江家的大门口,江家家主江无道怒喝一声,他眼前的一幕,彻底点燃了他心中的怒火。

    只见,江家的大门整个被卸下来了,周围的院墙都塌了下来。

    最让江无道气愤的是江家的匾额都被砸了下来,躺在地上摔成了几块!

    “气煞我也!”

    江无道脸上泛着暴怒之色,猛地一脚跺在地上,顿时将地上的青石板踏碎,随时乱飞。

    “家主大人息怒……”

    这个时候,一排侍女从江家之中走了出来,每个人都低着头,不敢看江无道。

    “息怒尼玛了个头啊!都特么这样了!我怎么可能息怒!”

    江无道双拳紧握,道道气爆声响起,目光含着怒色,瞪着屋子里的侍女,质问道:“你们说,到底是谁干的?”

    “是……”

    侍女们左看看右看看,最后声音极低的说道:“是新来的苏府干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