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龙腾丹和元灵水!
    楚寒身体受伤极重,再加上服用了大量的狂灵丹,反噬效果极强,哪怕是运转了万化金身诀的疗伤法门,依然没有什么太大的起色,他需要庞大的能量。

    源源不断涌入身体的精纯龙力比三阶丹药蕴含的能量还要高,可是楚寒需要的能量太多了。

    楚寒解救杜欣梦的时候,就消耗了大量的元气,几乎把储物戒指中的丹药都吃完了,才将身体恢复。

    这一次受到的伤势,远远比上一次还要重。

    ……

    伏虎山脉,赤血魔窟。

    楚寒安静的躺在寒玉床榻之上,一个容貌极美的少女双手抚在他的胸口上,不断惊精纯的龙力灌注其中。

    “好奇怪!”

    少女给楚寒灌注龙力的时候,察觉到了楚寒身体的异样。

    龙族的身体本质是龙,哪怕化作人形,依旧是一条龙。

    而面前躺着的这个少年,竟然让她说不清究竟是人还是龙。

    如果是龙吧……

    这个少年的体内有着人类的经脉和丹田,其中还蕴含着人类的武道修为。

    可若说是人吧……

    这个少年强有力的心脏有着令她心颤的力量,奔流在血管之中的暗金色血液能让她清楚的感觉到其中纯净的龙族血脉。

    “你的身体自愈能力竟然这么强,真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少女察觉不到橙金之力的流动,但是她可以感觉到楚寒身体一寸一寸的恢复,这样的恢复速度,相比于楚寒的伤势,确实慢了一些,但是对比其他魔兽恢复的速度,则是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

    “不行,这样下去,你怕是会把我的龙力吸干!”

    少女苦笑一声,抽开自己的纤纤玉手,随即手腕一翻,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枚丹药和一个瓶子。

    “真是便宜你了!”

    少女眼中闪过一抹疼惜,这枚丹药呈现深紫色,上面有着四道丹纹。

    这是一枚四纹丹药。

    只是这枚丹药的丹纹跟正常丹药略有不同,这四道丹纹并不平滑,乃是呈现出龙的模样,像是四条小龙,盘旋于丹药之上。

    若是楚寒这个时候睁开眼睛,一定会非常惊讶,大呼一声,四纹腾龙丹!

    腾龙丹,龙族丹药的统称,只有龙族炼丹师能够炼制,丹方极为私密,极少流传到人类的世界中。

    就算流传到人类的世界中,人类的炼丹师也无法炼制,因为腾龙丹需要在丹药之中凝入龙气。

    可以这样说,人类世界的任何一枚腾龙丹,都是天价的收藏品,不可遇也不可求,无价也无市!

    不过,对于人类的来说,腾龙丹只能当做藏品,人类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腾龙丹的能量,哪怕是最低等级的腾龙丹,也足以令神玄境的强者爆体而亡。

    少女并没有立即将腾龙丹给楚寒服下,而是率先拿出了那个小瓶子。

    这个时候,少女双颊生晕,面色突然变得潮红起来,看向楚寒的眼神微微有点闪躲,双眸犹如醇酒般沉醉。

    嘶啦……

    少女指尖一划,瞬间划破了楚寒的全身衣裳,晶莹如玉般的身躯暴露在空气中,顿时令少女的心神为之一颤。

    “咳咳……我……只是帮你疗伤……你不许多想啊!”

    少女喉咙干涩,声音羞不自胜,别有一番媚态,不知道是对楚寒说的,还是对自己说的。

    少女取下楚寒手指上的两枚储物戒指和一枚龙晶玉戒指,放在一旁的小盒子里,精心代替楚寒保管起来。

    呼……

    这些都做完之后,少女深深吸了口气,从小瓶子里倒出几滴冰蓝色的液珠。

    若是楚寒看到这液珠,绝对会惊呼出声,这龙族少女太有钱了!

    这冰蓝色的液珠是疗伤圣药元灵水,能够快速恢复身体的损伤,效果极佳,每一滴都极为珍贵。

    少女眯着眼睛,将元灵水在掌心揉搓了一下,旋即瞬间涂抹在楚寒的身上,手法迅速且细腻,瞬间涂满楚寒身上的每一个角落。

    “呵……”

    少女将元灵水涂抹完毕之后,重重的舒了口气,青葱般的小手给脸颊扇扇风,令滚烫的脸蛋感受到丝丝清凉。

    “给你吃了吧!真是便宜你了!大老远飞过去救你!”

    少女嘟着嘴撒娇似的说道,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将这枚她自己都舍不得副总的四纹腾龙丹给楚寒服用。

    少女将四纹腾龙丹塞进楚寒的嘴里,丹药入口即化,磅礴的龙力在楚寒的体内涌起。

    “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了!”

    少女最后深深看了楚寒一眼,随即起身向外走去,将房门关闭,留下楚寒一个人在默默的疗伤。

    ……

    北域,某段官道上。

    一行十六七人,向着北方行走。

    这些人一半白衣如雪,一半红衣似火,分别属于两个势力,看起来倒是极为显眼。

    “真是无聊,竟然带着我走这么远,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来了!”

    白衣人之中,一个十六岁年纪的少女走在人群中央,粉雕玉琢的脸蛋上满是郁闷,嘟着嘴闷闷不乐的样子煞是可爱。

    “落雪,怎么能说是无聊的,不是有我陪着你呢么!”

    说话的是一个少年,年纪与白衣少女相仿,容貌算得上是英俊潇洒了,只不过穿着如火般的红衣服。

    “哼!”

    白衣少女冷冷白了红衣少年一眼,精致的脸蛋上满满都是嫌弃。

    “真是搞不懂,奶奶为什么要我嫁给秦东倾,一点都没看出来哪里好!”

    白衣少女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嘀咕道。

    “哎……”

    白衣少女深深得叹了口气,眼中流露出一抹与年纪不符的哀伤。

    “或许这就是我们寒家圣女的命啊!除了小姑,没有人能摆脱联姻的枷锁!说起来,我还真是羡慕小姑,哪怕她已经被关禁闭了!”

    白衣少女的嘴嘟嘟得更高了,每每想到小姑,就让她想到了这件郁闷的事。

    “烦死了!”

    白衣少女粉拳乱挥,整个人的心情都是凌乱的。

    “明明是说让我见一下秦东倾那个小子,偏偏在半路上说什么顺便执行任务,大老远的跑向北域江雪城,寻找姑姑曾经留下的骨肉,这顺的是哪门子的便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