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 莅临楚家!
    众人的目光落在这对少年少女的身上,只见两人并肩而行,走得不紧不慢,极为洒脱自然,一边走还在一边讨论着刚才没有说完的话题。

    秦家两位天玄境的强者看着少年少女渐行渐远的身影,眼中的光芒异常复杂。

    秦家纵横北域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家族中人被当面击杀,竟然连话都不敢说一句。

    太憋屈了!

    实在是一点面子都没有了!

    呼呼呼……

    秦家两位天玄境强者深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来,脸上带着复杂的神色,收起秦玄的尸体,重新回到了伏虎镇茶馆的位置。

    伏虎镇的店家对于死人见怪不怪了,经常碰到前几天还在喝茶的,后面进了伏虎山脉,人就死掉了。

    “秦飞长老,秦放长老,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寒家一个飘然洒脱的中年男子起身问道,这个男子正是寒家的领队寒天运。

    寒天运心中唏嘘不已,不久之前他还在跟秦玄商讨进入江雪城的事情,转眼之间秦玄变成了一具死尸。

    不过,寒天运更多的是惊讶和不解,秦家在北域威势极大,怎么可能被杀了一个人却完全没有反应呢,这根本不合常理啊!

    就连秦家众人都是满脸呆滞,这秦飞和秦放是秦家的两位天玄境长老,平日里桀骜不驯,怎么今天转了性子?

    “一言难尽!”

    秦飞摇摇头,脸上的表情愈加复杂了,忌惮的看向楚寒和龙姗姗的方向,轻轻叹了口气。

    “如果我们没有判断错误的话,那两个人,哦,不对,不能说是人,他们两个应该是龙族的强者,能够化形的龙族强者!”

    秦放一脸苦涩的说道,他也不想活的那么委屈,可是没办法啊,他们根本惹不起啊!

    最让他感觉到好笑的是,这件事完全是因为自家人秦玄引起的!

    秦玄啊!

    你竟然觊觎六阶高级魔兽的美色!

    你死的不冤枉啊!

    人家毕竟还给你了一次机会,你没把握住啊!

    秦放心中感叹,完全忘记了龙姗姗出现的时候,他们全都被惊艳到了。

    “竟然是化形的龙族强者!”

    寒天运猛地惊呼一声,他明白化形的龙族强者是什么概念,那可是六阶高级魔兽,堪比神玄境第三个台阶的强者,几乎无敌的存在啊!

    在这北域偏远的地方,竟然一下子出现了两个化形龙族强者!

    寒天运的脸色不由变得谨慎起来,脑中回想起了出门前父亲交代的话,不要小看任何一个人!

    “这两个龙族高手是从伏虎山脉走出来的,这里应该是他们的活动区域,咱们还是赶紧进入江雪城吧!”

    秦飞开口说道,他的眼中还闪烁着心悸的光芒,他可不想再碰到那两个令人生畏的恐怖存在了!

    “说得有理!”

    寒天运也不想在逗留下去了,这里处于江雪城和伏虎山脉中央的位置,是个很尴尬的地界。

    随即,寒家和秦家立即动身向着江雪城奔去,与其说是赶路,不如说是逃跑,一行人的心情全都变得沉重了起来,完全没有来时的轻松加愉快了!

    ……

    江雪城,楚家。

    今天对于江雪城和楚家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竟然有五位天玄境强者莅临楚家。

    整个江雪城都震动了!

    要知道,偌大的江雪城,可是连一个天玄境强者都没有,在他们的眼中,那是立于绝巅之上的存在。

    现在一下子出现五位天玄境强者,这简直是骇人听闻!

    楚家,议事堂。

    十几个人端坐在椅子上,这十几个人分成两批,一批白衣似雪,一批红衣如火。

    正是寒家和秦家的人!

    秦家本来不想趟这趟浑水,但是秦玄死亡的时候,对秦家几人冲击很大,索性跟着寒家过来散散心。

    踏!踏!踏!

    就在寒家人和秦家人等得快要不耐烦的时候,一个雍容华贵的少女迈步走进了议事堂,少女的身后跟着一个老者,老者面容枯瘦,精神却是极好。

    少女刚刚步入议事堂,便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少女身着一件淡绿色长裙,透露在外面的肌肤白皙如雪,举手投足间携着优雅和端庄,气度不凡。

    最让众人惊讶的是,少女的容貌极美,灵动的黑色眸子散发着淡淡的魔力。

    这个少女,正是楚家当代家主,楚碧秋。

    跟在楚碧秋身后的,是楚家的守护长老,楚老。

    这段时间,楚老的修为有所上升,但是幅度并不大,仅仅来到了地玄境二重,面对这一屋子的高手,心里隐隐有着压迫。

    “各位远到而来,碧秋有失远迎,还请不要责怪。”

    楚碧秋声音空灵淡然,宛若茉莉花香一般沁人心脾,让人生不起脾气。

    秦飞和秦放的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上一次给他们这样惊艳感觉的少女是龙姗姗,他们两人现在看到漂亮女子心里就发憷。

    “楚家主果然年少有为,真是百闻不如一见,见面胜似闻名啊!”

    寒天运站起身来,抱拳恭维了一句,随即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双眸灼灼得盯着楚碧秋。

    “我是雪岭寒家的长老寒天运,这次拜访楚家,是想跟楚风聊聊,不知楚家主能否行个方便?”

    寒天运颇有礼貌的问道,只不过语气跟那时的秦玄很像,这并不像是请求,而是要求。

    “实在抱歉,楚风叔叔很早之前就离开楚家了,我也不知道楚风叔叔人在哪里。”

    楚碧秋不亢不卑的回答道,她清楚雪岭寒家和楚风发生过的一些事情。

    “哦?楚风不在?那就见一见楚风的儿子楚寒吧!”

    寒天运眯着眼睛,整个人身上透着一股寒气,令空气中的温度都降低了许多。

    “实在抱歉,楚寒早前也离开楚家了,我同样不知道楚寒人在哪里。”

    楚碧秋依旧不亢不卑的回答道。

    “哈哈哈哈!”

    寒天运猛地仰头大笑,笑声中透着几分不悦,眼中迸射出一抹怒意。

    “楚家主,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寒天运千里迢迢从雪岭寒家赶来,难不成我想见的人,一个都见不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