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章 楚寒归来
    江德盛略显惊喜的声音,清楚的传进议事堂每个人的耳中,令得众人脸色各不相同。

    楚碧秋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从容淡然的表情变得慌张起来。

    楚寒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楚碧秋眼眸深处闪过深深的忧虑,这些人的目标就是楚寒,这下子事情没不太好办了。

    “哈哈哈哈哈!”

    寒天运爆发出狂笑之声,脸上的神色颇为得意。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刚刚还不知道楚寒在哪里,现在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寒天运双脚缓缓落地,随即收敛身上狂躁的气势,瞬间仿佛雨过天晴拨云见日般,令飘摇的议事堂重归平静。

    “让你们的楚寒少爷来议事堂,我有事情要问他!”

    寒天运对着江德盛颐指气使的说道,那神态和语气,好像他才是楚家的家主。

    “这……”

    江德盛知道面前这个中年男子实力超然,却还是看向楚碧秋,眼中闪过询问之色。

    “嗯。”

    楚碧秋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事已至此,躲是躲不过去了。

    希望寒天运看不出什么东西来!

    楚碧秋在内心默默的祈祷着,到了这个时候她差不多可以确定,寒家就是楚寒母亲的家族,只是这个寒家,对于楚寒不是很友好。

    踏!踏!踏!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道沉稳的脚步声响起,在这安静的氛围中显得格外清晰。

    “不用那么麻烦,我来了。”

    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隔着一段距离透进议事堂中,顿时令在场的寒家萧家人有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好像是在哪里听过。

    会是谁呢?

    这些人均是皱着眉头,谁也没有想出来,唯有秦家的两位天玄境强者,秦飞和秦放,脸色刷的一变,惊恐之色攀上了眼眸。

    不是吧?

    真的假的?

    怎么可能?

    秦飞和秦放两人身躯猛地一震,瞬间瞪大眼睛,彼此对视,均能感觉到对方眼中的惊讶。

    没错!

    肯定是他!

    其他人听不出来,那是因为当时距离很远,只会有熟悉的感觉,而秦飞和秦放,则是瞬间就分辨了出来。

    这道声音的主人,正是在伏虎镇遇到的龙族强者!

    一时之间,强烈的恐惧感萦绕在两人的心头,眼神惊惧的望着议事堂的大门,心中不断祷告着,千万别是他啊!

    踏!踏!踏!

    脚步声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宣告着脚步的主人来到了议事堂的门前。

    寒天运脸色倨傲,昂首挺立等着楚寒走进来,目光中闪烁着威严的光芒,整个人气势十足。

    寒家和秦家的众人也是一个个扯着脖子,向着门口眺望,眼眸中闪烁着好奇之色。

    他们很想知道,这个很可能是楚长风儿子的少年,究竟有什么样的风采。

    寒家之中,寒落雪眼神复杂,隐隐透着一抹羡慕之色。

    姑姑的儿子!

    寒落雪心情七零八落的,从小便是寒家的心肝宝贝,却在十四岁那年被定为是寒家圣女,与秦家秦东倾订婚,从此便失去了人生中很多的自由。

    失去的往往让人怀念!

    其实,寒落雪心中已经接受了圣女这个身份,接受了自己不能左右的命运,但是偶然间得知了姑姑早年的往事,依然心生羡慕。

    “若是我能像姑姑一样,不顾全世界的反对,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旷世绝恋,哪怕最后不能在一起,人生也不会有遗憾了!”

    寒落雪心中暗自感慨,她十六岁的年纪,正是向往和憧憬爱情的时候,可也只能是想想了。

    咯吱!

    一道轻微的推门声响起,江德盛身旁的一扇门被推开了,迎着刺眼的眼光,一个少年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少年身形健硕,嘴角挂着邪魅的笑容,一身干净整洁的白衣倒是普普通通,没有什么太过特别的地方,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楚碧秋看到楚寒的身影,脸上先是一喜,随即攀上深深的担忧。

    楚碧秋真的想高呼一声,让楚寒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要知道这十六个人,都是冲着楚寒和楚风来的。

    可是,楚碧秋根本无法说出口,在场有五个天玄境强者,完全是横扫江雪城的实力,她怕这么一开口,楚寒就危险了。

    一定不要有事啊!

    楚碧秋心中祈祷,目光隐隐扫过这些人,想要从他们的反应中做出一些应对之策。

    然而,当楚碧秋看到这些人的姿态是,顿时心中大惊!

    他们……

    看见鬼了?

    只见刚才还一个个神采奕奕的众人,在看到楚寒脸颊的时候,脸都抽抽起来了。

    是他!

    竟然是他!

    所有人立即认出来,这个少年正是他们遇到的那个魔鬼一般的恐怖存在!

    楚寒璀璨的暗金色眼眸冷冷扫过议事堂中寒家和秦家众人,嘴角邪魅的笑容更甚了。

    “我倒是很好奇,究竟是哪个家伙,敢在我楚家的议事堂中放出那般嚣张的气势,活腻歪了吗?”

    楚寒森然的声音中透着强烈的杀机,那尽数实质的杀气弥散在议事堂中,除了楚碧秋和楚老之外,众人均感觉一股生命不受自己掌握的感觉。

    “是你!怎么会是你!你到底是谁?”

    寒天运蹬蹬向后退了两步,倨傲的脸色顿时如霜打的茄子般蔫了下去,狂放的气势消散殆尽,完全化作了惊恐之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寒天运感觉自己一个头两个大,完全转不过轴来了。

    这个少年不是化形的龙族强者吗?

    怎么跑到楚家来了?

    难道是追过来的?

    没道理啊!

    寒天运到了这个时候,都没有将面前这个少年与楚寒联系在一起。

    实在是先入为主的观念,让寒天运觉得楚寒是楚长风和寒天瑶的儿子,跟龙族沾不上半点的边。

    踏!踏!

    跟在楚寒的身后,一个红衣的绝美少女走了进来。

    少女的出现,顿时将众人的惊恐带到了另外一个高度,似乎秦玄的死就在眼前,一切恐怖的回忆全都涌现了出来。

    秦飞和秦放连连后退,他们的衣衫都被汗水浸透了,他们俩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

    不是说好了不掺和寒家和楚家的事么!

    跑到这里干嘛啊!

    深深的悔意在两人心中涌现,他们两个的目光都落在楚寒的身上,到了这个时候,他们明白了,能不能活下去,全靠这个少年的一念之差。

    只见楚寒盯着寒天运,嘴角邪魅的笑容中透着一抹残忍。

    “你刚才不是吵着要见我么!我现在就站在这里,你要把我怎样啊?”

    楚寒暗金色的瞳孔中骤然透射出帝皇般的狂霸气势,瞬间的威压令十六个人心中一沉,顿时如坠冰窟,汗毛都竖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