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9章 洛公子
    楚寒和水梦云并肩返回天剑城,一同向着客栈的方向走去。

    “楚寒,你也要住在客栈吗?剑宗没有给你安排住所吗?”

    水梦云有些疑惑的问道,出现现在的身份是剑宗的少宗主,相当于她们玄冰阁的少阁主,地位极其尊贵,怎么还会住在客栈里面。

    “哈哈哈,目前确实是居无定所啊!”

    楚寒自嘲似的苦笑一声,继续说道:“我现在虽然是剑宗的少宗主,但是剑宗的情况比较特殊,有四大剑宫。”

    “青龙剑宫、朱雀剑宫、白虎剑宫和玄武剑宫。”

    楚寒伸出四根手指,向着水梦云解释道,他倒是不在乎这是不是剑宗的秘密,反正他没打算长久留在剑宫,也没打算一直做这个剑宗的少宗主。

    别说是剑宗少宗主了,就算是剑宗宗主,楚寒都是不屑的!

    “这四大剑宫,需要他在第二关之后做出选择,没有剑宫,便没有住所。”

    楚寒淡淡一笑,他倒是没有在意这些,就算是剑宗给他提供了住所,他也不想住在剑宗里面。

    “原来是这样!”

    水梦云美眸中闪过一抹恍然之色,旋即深深的盯着楚寒,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异色。

    “我还以为,你是故意留在这里,想要陪着我呢!”

    水梦云半开玩笑似的说道,整个人流露出了与以往冰寒气质既然不同的少女姿态。

    “额……”

    楚寒楞了一下,旋即笑笑没有接话。

    “咯咯咯,我逗你玩呢!”

    水梦云突然笑得花枝招展的,像是遇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对了,楚寒,还有一件事,刚才我想说,但是被你说什么补偿给岔过去了,差点忘了!”

    水梦云笑着笑着一下子变得正经了起来,一双美眸紧紧盯着楚寒,眼中泛着凝重之色。

    “差不多就在你成为剑宗少宗主的时候,剑宗向外发布了一条消息,这次剑宗试炼,是最后一次剑宗试炼,曾经获得过名次的人,不足二十四岁者,均可以参加七日后的试炼!”

    水梦云严肃认真的说道,说完之后自己都吸了口气,她甚至能想象出,这次试炼,将是非常惨烈的一次,很多曾经取得过名词的佼佼者,都有可能参加。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

    楚寒眉头突然皱起来,这则消息是从他成为少宗主那一刻放出来的,这说明剑宗有些人,不希望他成为少宗主。

    他若是不能在这次试炼上取得惊人的名次,少宗主之位便要拱手让人了。

    虽然他很低调,不在乎少宗主的位置,但是这样丢出去,不是他的性格。

    他可以不要,但是不可以丢掉,或者被人抢走,这是尊严,是底线!

    “那就让我见识见识整个北域的青年才俊吧,看看到底是他们天赋绝伦,还是我才华若妖!既然有人不想让我拿到第一名,那我偏偏拿走这第一名!”

    楚寒眼中绽放着属于天才的倔强和骄傲,他要将这第一名拿走,然后再洒脱的离开剑宗,不管是谁在打着如意算盘,倒是有一点没有说错……

    这是最后一届剑宗试炼了!

    没有了剑冢圣地,剑宗便失去了号召整个北域的魅力!

    “我很期待你的表现!”

    水梦云一双美眸笑起来弯弯得,犹如月亮一般,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我们回去吧。”

    楚寒点点头,与水梦云并肩向着天剑城走去。

    两人刚走出几步,楚寒便再次停下脚步,在水梦云疑惑的目光之下手腕一翻,三块黑色的逆鳞碎片出现在手上,泛着淡淡的流光。

    黑龙王的逆鳞碎片!

    此时此刻,这三片逆鳞碎片泛着奇异的波动,指向不远处的天空。

    楚寒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边有着一股奇异的波动,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向着这边飞来。

    “是她吗?”

    楚寒脑中浮现出一道靓丽的身影,眉目如画,肌肤胜雪,年纪轻轻便已经具有难以掩饰的绝代风华。

    “或许真的可能会看到她!”

    楚寒略微思忖一下,便将手中的逆鳞碎片收回到储物戒指中。

    水梦云注意到了楚寒的自言自语,盯着那璀璨眼眸中忽然泛起的柔情,心中不由得微微有些酸楚。

    她?

    是谁?

    随后,两人一路无言,迎着晚霞向着天剑城走去。

    迷幻剑阵打开的时候是早上,现在不过是一个白天的时间,进入天剑城的青年身影,便多了许多,大部分脸上都有着傲气,应该是来参加剑宗试炼的。

    毕竟剑宗放出话来,这是最后一次试炼了!

    这次试炼之后,剑宗将无限期暂停招收弟子,其中的原因,众人便不知道了,只是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一时之间,天才云集,俊杰齐聚。

    当楚寒和水梦云再次来到福来客栈的时候,客栈里面已经聚集了不少年轻面孔,这让两人暗叹这些人到来的速度。

    唰……

    客栈之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楚寒和水梦云的身上。

    只因为这两人年纪不大,但是气质非凡,不像是普通人。

    这些人心中微微一凝,如果没有猜错,这两个人也是来参加试炼的。

    掌柜看到水梦云,瞳孔微微一缩,他刚才见过水梦云,知道她们这一批人,遇到了天玄境九重强者的追杀。

    只不过,在张东和古田到来之后,掌柜就躲了起来,并不知道水梦云玄冰阁圣女的身份。

    现在这两个人又回来了!

    掌柜不禁叹了口气,还好洛公子的消息来得快,不然若是这两人住店,还不知道该怎么交代。

    “掌柜,住店,要两间你们店里最好的客房,暂定七天时间!”

    楚寒走到柜台前,手腕一番,便是一摞金票出现在手上,顿时引来不少人的注意。

    楚寒此举倒不是为了炫耀,而是他实在没有金钱的概念,不知道住店需要花费多少金币。

    掌柜的眼睛在金票出现的时候,就挪不开了,他挣扎了好久,重重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果然是住店的!

    “这位客官,实在不好意思,我们店里的房间都满了。”

    掌柜眼中有着一抹可惜之色,倒不是他和钱过不去,店里的所有天字号房间,都给洛公子包下了,而地字号房间,更是被哄抢一光,天剑城瞬间暴涨的人流量,给掌柜带来了绝佳的生意。

    不过,就算没有洛公子包店,他也不敢让这两个人住进来,若是再有天玄境九重的强者追杀,非得将他的客栈拆了不可。

    这段剑宗试炼的非常时期,各大客栈都是不缺顾客的!

    “住满了?”

    楚寒眉头微微一蹙,倒是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向外走去,天剑城第四城区的客栈还是有不少的,只是这个福来客栈的风格比较好。

    就在楚寒和水梦云走到客栈门口的时候,一个风度翩翩的白衣青年迈步走了进来,眼角扫过楚寒之后落在水梦云的身上,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惊讶。

    白衣青年仅仅惊讶刹那,便向着福来客栈的柜台走去。

    客栈之中,包括掌柜在内的所有人,都向白衣青年投来尊敬的目光。

    “见过洛公子!”

    掌柜热情的走上前,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容。

    “嗯。”

    洛公子点点头,脸上挂着一抹温暖的笑容,声音醇醇的问道:“掌柜,所有天字号房间都留下了吧!”

    “都留下了!都留下了!洛公子有吩咐,小店哪敢不从啊!”

    掌柜顿时点头如捣蒜,宛若小鸡啄米一般,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容。

    “很好!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剑宗试炼期间,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

    洛公子淡淡一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这句话一出,楚寒和水梦云都很默契的停下了脚步。

    “掌柜,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刚才说没有房间了,难道来你们福来客栈住店,还分人吗?”

    水梦云清冷的声音响起,一双美眸中闪烁着冷色,还没等楚寒说什么,她先开口了。

    水梦云和楚寒不同。

    楚寒两世为人,无论是处事经验还是人生阅历,都不是十七岁的少年。

    水梦云则是真正的十六岁少女,还是玄冰阁的天之骄女,从小展露出惊人的修炼天赋,除了那个天赋异禀的凌凡,她一直不输任何人。

    堂堂玄冰阁圣女,何曾遭受过这样的待遇!

    嗖!嗖!嗖!

    水梦云的话音一落,八个白衣护卫闪身而出,落在水梦云的四面八方,那架势大有大打出手的意味。

    “这……”

    掌柜本想随便打发一句,但是却被水梦云一行人的气势所震慑了。

    “这位美女,原来你要住店啊,都是误会!”

    洛公子脸上露出一抹暖洋洋的笑容,向着水梦云走了过来,漆黑的瞳孔上下打量着水梦云。

    “你好,我叫洛云飞,大家喜欢叫我洛公子,在此之前我派人将天字房都包了下来!不过,如果美女你不嫌弃的话,就随便挑选一间住下吧!”

    洛云飞极为慷慨的说道,展现出了他所能展现的气度,整个人宛如翩翩公子,他自问任何少女都能沉醉他的非凡气质之下。

    只不过,洛云飞说的是一间,现在只是针对水梦云一个人,根本没有在乎楚寒。

    “不好意思,我很嫌弃!”

    水梦云冷笑一声,她哪里听不出洛云飞的话外之音,根本你没有给洛云飞留任何的面子,更何况洛云飞那温暖的笑容,落在她的眼中,是那么的虚伪。

    “放肆!你知道我们公子是谁么!”

    洛云飞身后一个随从不悦的喝道,旋即目光看向洛云飞,眼中闪烁着崇敬之色。

    “我们洛云飞洛公子,是北域碧羽宗千年来最杰出的弟子!本次应剑宗之邀,参加通天剑台的试炼,是第一名的最大热门!”

    随从的话一出,周围人顿时惊讶了起来,如果说洛公子是谁,他们没有反应过来,但是说到洛云飞,他们就知道了。

    五年前剑宗试炼榜首,碧羽宗天才中的天才,现在还不到二十岁,据说修为已经达到了天玄境第二个台阶!

    “第一的最大热门?”

    水梦云的声音中透着一股淡淡的不屑,随即侧身看着楚寒,美眸中闪烁着坚定认真的光芒。

    “你们这些所谓的天才,不过都是陪衬而已,这次剑宗试炼的第一名,根本没有任何悬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