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1章 花惜月之危
    水梦云怔怔看着楚寒匆匆离去的身影,沉吟了一会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随后淡淡一笑,向着另外一家客栈走去。

    虚空之中,八个身影凌空虚度,藏身暗中保护着水梦云。

    “玄六,刚才那个洛公子有天玄境五重的修为,你与楚寒交手过,你觉得楚寒和洛公子,谁更厉害?”

    玄一沉声问道,他并没有看到过楚寒的出手,一切都是听说,但是他实在难以想象,一个地玄境九重的少年,竟然能爆发出媲美天玄境的战斗力。

    “楚寒必胜!”

    玄六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为何?”

    玄一眼眸中闪过一抹异色,他没想到玄六会回答的这么干净利落,那个洛公子,毕竟是天玄境五重的存在,比他们的修为还要高出一重。

    “一年半之前,楚寒的实力便可以轻松战胜过我,随后这一年半的时间,楚寒并非虚度,而是进入到了剑峰禁地中,虽然楚寒的武道修为没有进步,但是再次见到他,我便感觉一股强猛的凌厉之意!剑峰禁地一年半的时间,他变得更强了!”

    玄六开口分析道,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难道圣女大人对楚寒这么有信心!”

    玄一点了点头,对于楚寒的印象再次改观了,他以前没有想到,这北域之地竟然会走出这般天才,能够让人忽视武道境界的,往往是中域的少年天才!

    现在,在他的心中,楚寒又多了一个!

    中域之中,天赋固然重要,但是让人更加重视的,是跨越境界战斗的能力,那不能用境界来衡量的真实战斗力!

    他们八个人,代号玄一到玄八,若是随便一个丢到北域,都是年轻一辈的天才。

    但是,他们的天赋只是修炼上的天赋,他们都达到了天玄境四重,但是能够施展出来的战斗力,同样只是天玄境四重。

    而中域其他势力的天才人物则就不同了,那些真正的天才,能够爆发出远超境界的战斗力,就像楚寒一样!

    天剑城外。

    楚寒极速狂奔,全身强劲的肌肉相互牵扯,不断爆发出强横的力量。

    每一步跨出,楚寒都向前很大一段距离,所过的地面上会留下一道深邃的脚印。

    楚寒的掌心上,握着三块黑龙王的逆鳞碎片,这三块黑龙王的逆鳞碎片不断泛起波动,波动越来越强,显示着距离越来越近。

    两股波动碰撞在一起了!

    楚寒眼眸骤然一冷,他愈发强烈的感觉,这两股波动之中,有一股是属于花惜月的!

    这种感觉很奇妙,没有任何的依靠,但是却格外的真实!

    十几分钟之后。

    轰!轰!轰!

    黄昏的天空之上,不断响起剧烈的能量波动,磅礴的气流令云层不断摩擦碰撞在一起,天空中响起一道道惊雷般的炸响。

    就在前面!

    楚寒璀璨的眼眸中迸射出一抹冷芒,全身的气息急转而下,在这越来越黑的天色之下,楚寒的气息越来越冷。

    嗖嗖嗖……

    楚寒瞬间加速,在原本极快的速度上,再次攀升一个高度,整个人的身影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就在楚寒速度达到最快的时候,脚踝猛地一转,重重踏在地面上。

    踏!

    一道震声响起,瞬间大地都颤动了起来,一道深邃的脚印留在地面上,周围寸寸龟裂,宛若蜘蛛网般向外扩散。

    一脚之威,踏破山石。

    楚寒划过一道流光,直冲天际,瞬间冲破云端,扶摇而上。

    虚空之中。

    两道身影相对而视,一男一女,两人身上都环绕着磅礴的灵力波动。

    “花女娃儿,你应该感觉到了,又有一个人来了,如果老夫没猜错的话,那人手上应该有着三块逆鳞碎片,实力不容小觑啊!”

    说话之人身着一身黑袍,露在外面的脸颊须发皆白,从样貌上来看,差不多有六十岁了,身上的波动却是与洛公子相差不大,修为在天玄境的第二个台阶上。

    “你死了这条心吧!这逆鳞碎片,我是不会给你的!”

    清脆的声音响起,说话之人竟是个二十风华的女子,只见女子素手执剑,剑锋在夜空中泛着凌厉的光芒,映照在女子冷傲的脸颊上,竟有几分清冷动人的意境。

    这个女子,正是楚寒当初在伏虎山脉遇到的天玄境强者花惜月。

    “花女娃儿,你的修为很不错,达到了天玄境三重,以你这个年纪,达到这般成就,绝对算的上是天之骄女了!但是你不是老夫的对手,老夫也是爱才之人,不想跟你们月华宫结为死仇,老夫不想为难你,把逆鳞碎片交出来吧!”

    黑袍老者循循善诱的说道,他极为忌惮花惜月身后的势力,不然也不会废话那么多。

    他在得到黑龙王的逆鳞碎片之后,就早早的锁定了花惜月的位置,只是碍于花惜月一直在宗门中,根本没有机会。

    这一次,总算让他逮到机会了!

    花惜月接到剑宗的邀请,前往参加剑宗的试炼,待到他确定只有花惜月一个人出来,并且走出足够远之后,向花惜月发起了攻击。

    “我不能给你!”

    花惜月的声音很坚决,她的眼前划过一个少年的脸颊。

    当初这个少年拿到了一块逆鳞碎片,直到现在还不知所踪,不知道是死是活!

    若是没有了这块逆鳞碎片,她可能再也见不到那个少年了!

    花惜月不允许这样的遗憾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她的修炼犹如碧玉般清澈,蒙上尘垢将难以触及神玄境的高度。

    况且,还有一种情况,若是她没有了逆鳞碎片,怕是那个少年,都不会再找到她了。

    花惜月对那个曾经在伏虎山脉并肩的少年,有着一股莫名的好感。

    那个少年可能实力不强,可能背景不大,但是却是她接触的为数不多的男子,更是唯一让她值得信赖的男子。

    在她的心中,很期待与少年的第二次碰面。

    “花女娃儿,老夫好言相劝,你仍然不识好歹,那就别怪老夫辣手摧花,不客气了!”

    黑袍老者眼眸中闪烁着杀意,他能感觉到,那三块逆鳞碎片正在以匪夷所思的速度飞掠过来,在对方实力未知的情况下,不宜在这里耗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