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7章 仁王宗,不过如此!
    楚寒此话一出,现场顿时一阵哗然,这三位仁王宗的长老,均是天玄境九重的修为,距离神玄境仅仅一步之遥。

    你们能奈我何!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面对修炼一辈的三位天玄境九重老者,竟然说出如此狂放霸道的话!

    剑宗广场上,许多前来观看通天剑台试炼的少女们,美眸间泛起连连异彩,楚寒所变现出来的强势表现,正是少女们心中的白马王子!

    霸道!

    狂傲!

    嚣张!

    不可一世!

    这样一个个词汇,汇聚成了第六座剑台上空白衣飘然的少年,少年黑发如瀑,冷眸如电,整个人雄姿伟岸,宛若不败至尊!

    “嚣张小辈,速速受死!”

    三位仁王宗长老齐声喝道,如果说他们先前还有些迟疑和犹豫,那么楚寒挑衅的话则是让他们完全打消了顾虑,再加上剑宗副宗主就在虚空观看,却像是个毫不相干之人,这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关典冷冷盯着楚寒,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了,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个雪岭寒家的少主,竟然真的敢对赵默下杀手!

    若是早知如此,关典必定亲自阻拦了!

    “既然先前没有出手,那么现在更不能出手了!”

    关典心中暗自叹息一句,这种局势便是这样,最忌讳的便是优柔寡断,要么一开始就出手制止,要么就干脆旁观绝不出手。

    若是一开始便制止,那就没有悲剧发生,体现了剑宗的公允。

    现在这个时候,关典心中想的已经不是寒家少主寒风性命的问题了。

    赵默,是寒风杀的!

    仁王宗必定会将仇恨记在寒风身上,记在雪岭寒家的身上。

    那么……

    哪怕是寒风被仁王宗的长老击杀了,这件事情跟剑宗也没有关系,雪岭寒家会记在仁王宗的头上!

    关典仔细思考了一下,觉得静观其变就是最好的方法,这样便可以将剑宗摘出去,不掉进这混乱的恩怨大坑。

    因而,关典选择不去理会两方的恩怨,一切交给他们自己处理。

    第六座剑台上。

    楚寒浑身血气沸腾,冰冷的眸光极为骇人,他当然能够看出来,这三位仁王宗的长老,都是天玄境九重的强者。

    但是,这又能如何!

    楚寒嘴角微微翘起一抹弧度,他在地玄境九重的时候,就不在意天玄境九重的强者,更别说他现在已经踏入到天玄境了!

    呼呼呼……

    楚寒直接腾空而起,扬起幽暗的拳头,直接向着那个冲向他的仁王宗长老攻击过去。

    轰!!!

    楚寒一拳轰出,瞬间空间震荡,那位长老坚毅厚重的气息瞬间被粉碎。

    咻!

    其他两位长老见识不妙,立即向着楚寒攻击过来,一道沉重的流光冲霄而起,仿佛要撕裂虚空,另外一人双手齐出,两只手掌犹如两面坚毅厚重的盾牌。

    “哈哈哈哈……”

    楚寒狂笑一声,左拳瞬间到寂灭冥皇体的状态,不闪不避的迎上仁王宗的三位长老,左拳和右拳分别轰鸣而出,磅礴的气势吞天噬地,恐怖至极。

    轰!轰!轰!

    霎时间,楚寒与三位仁王宗长老碰撞在一起,每一拳轰出都惊起一道震响,虚空中刹那间拳影漫天而起,三位仁王宗的长老均是被震退十几米远,每个人的嘴角都挂着血线。

    这……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呆住了,惊骇得盯着楚寒,心中极为复杂!

    这真的是一位少年吗?

    一个人竟然对抗三位仁王宗的长老,还隐隐占据上分,这也太强了吧!

    哪怕是天玄境九重的强者,都不敢说一个人面对三位天玄境九重的强者!

    全场震撼!

    他们不敢相信这一切,但却又是亲眼所见,宛若看到了神话一般,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仁王宗,不过如此!”

    楚寒轻描淡写的说道,顿时令得仁王宗三人长老脸色剧变,感受到周围观众戏谑的目光,面子有点挂不住了!

    “速战速决!”

    三位长老相互对视一眼,均能感觉到彼此眼中的坚决,他们本来就是逆势踏上剑台的人,虽然剑宗没有发声,但是这么多人看着,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知道是他们仁王宗违规了!

    他们违规登台,又以多欺少,再仗着天玄境九重的修为欺负后辈,这些被人看扁的名头都背下来之后,若是再打不过这个雪岭寒家的少主,那丢人就丢大发了!

    绝对不可以!

    三位长老全身灵力狂卷而出,瞬间在三人的身上形成了席卷虚空的劲风,每人都携着冲天杀意,向着楚寒冲击过去。

    霎时间,整片天地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第六座剑台上。

    这里已经不是简单试炼战斗了!

    “这里是通天剑台的试炼,你们三位擅自闯入,已经坏了这场试炼的规矩,剑宗没人不管一管吗?”

    楚寒面对这三位长老的合力进攻,像是没有看到一半直接无视掉了,反而目光扫过剑宗区域,语气中透着质问之意。

    “去死吧!”

    剑宗之人没有任何的回应,空气中回荡着的是仁王宗长老的嘶吼。

    “既然剑宗不管,那我只好不客气了!”

    楚寒身影向后一闪,瞬间与三位长老拉开一段距离,旋即双拳萦绕上一缕灰蒙蒙的死寂气流,整个人散发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冰寒。

    “天玄境九重,又不是没有杀过,你们主动送死,我便成全你们!”

    楚寒后退的趋势顿时停滞,随即以一种更为恐怖的速度向着三位长老冲击过去,璀璨的眼眸充斥着死寂般的猩红色,宛若虚空魔神。

    咻!

    楚寒瞬间破空而出,闪电般冲向其中一位仁王宗长老,恐怖的手爪探出,直接抓在那位长老的手掌上。

    咔嚓!

    楚寒猛地一扯,手臂上狂暴的力量迸发,瞬间扯掉了这个长老的胳膊,鲜血顺着骨节断裂处挥洒如雨。

    “噗!”

    那位仁王宗长老体内血气翻腾,喷出一个口鲜血,剧烈的疼痛侵袭全身,凶狠的眸子盯着楚寒,眼中满满都是不可思议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