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5章 谢白羿
    “哈哈哈……”

    楚寒大笑一声,旋即跟在那几个下人的安排下,去梳洗换衣了。

    经历过三重雷劫的洗礼之后,楚寒的修为更加精进了,身体愈发强壮了,但是这身上的白袍,则是破败不堪了。

    “以后储物戒指里该多备几套衣服的!”

    楚寒心中暗暗思忖,进入到天玄境之后,他的修炼依靠天雷之力,每一次突破都要引雷入体,总不能把自己搞得太邋遢了。

    楚寒跟着谢家几位下人来到了一间客房,其中热水木桶早已准备妥当,各种梳洗备品极为齐全,很显然轻车熟路,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

    确实是个热心肠的家族!

    楚寒点了点头,对于谢家这个大路上难能可贵的品德,很是敬佩和尊重。

    “楚寒公子,里面请……”

    这些下人见到了楚寒与二小姐谢雨珊的交流,哪里还敢有半点的怠慢。

    “嗯。”

    楚寒迈开步子,走进了谢家为他准备的这间客房,房间的装饰古色古香,檀木家具泛着阵阵香气,各种雕花装饰给人一种典雅的感觉。

    就在楚寒沐浴的时候,谢家的二管家谢伦来到谢家内院,谢家家主所住之处。

    内院,一间书房之中,两个中年男子坐在一起,相互攀谈着什么。

    “老爷!老爷!二管家回来了!”

    这个时候,一个下人立即跑进来通报,书房之中的两人立即眼眸一亮,纷纷起身,急声说道。

    “快,快请谢伦进来!”

    说话之人,乃是谢家当代家主,谢白羿。

    谢白羿四十多岁的年纪,整个人丰神俊朗,配上金丝华服,颇有一番气质。

    此时此刻,谢白羿脸上有着抑制不住的激动之色。

    谢伦此行乃是去请客座长老王宁的,那可是位强者,或许能够帮助谢家渡过此劫!

    谢白羿身旁站着的那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穿着一身蓝色锦衣,脸色如春风和煦,但却有一股高深莫测之感。

    中年男子名叫沈傲,天玄境三重的修为,是谢家的客座长老。

    谢白羿与沈傲聚在一起,正是在讨论如对付张冰的问题。

    不一会,二管家谢伦走了进来,对着谢白羿深深鞠躬行礼,道:“见过家主大人!沈傲长老!”

    “王宁的事情怎么样了?他肯来帮助我们谢家吗?”

    谢白羿直接上前托起谢伦,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这个问题,正是他此时此刻最关心的问题。

    沈傲对着谢伦点点头,眼眸之中同样有着关切之色。

    “哎……”

    谢伦听到谢白羿的问话,深深叹了口气,脸色变得复杂起来。

    “到底怎么样了?”

    谢白羿与沈傲对视了一眼,两人心中均是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最后谢白羿忍不住追问道。

    “王宁……他……前几天渡劫被雷劈死了!”

    谢伦深深吸了口气,愁眉苦脸的说道,这句话他在肚子里转了很久,实在是难以说出口啊!

    “什么?!”

    谢白羿当场就愣住了,脸上的表情变化变得十分精彩。

    “王宁渡劫被雷劈死了?”

    沈傲脸颊不停颤抖,忍不住重复的问了一句。

    这样的事情,简直让他想象不到,仿佛在脑中惊起一道雷,整个人都恍惚了。

    沈傲现在天玄境三重的修为,突破天玄境四重的时候,便要面对雷劫,这段时间他一直研究雷劫相关的事情,听到王宁的噩耗,哪能不惊骇!

    “是的,王宁长老已经去世了,不过……”

    谢伦刚要说楚寒的时候,便被谢白羿的一声叹息给打断了。

    “哎……”

    谢白羿深深叹了口气,眼中满满都是绝望之色,他掀开书房的窗子,看着外面夕阳西斜,心中说不出的悲凉。

    “我谢家雄踞天凉城三百年,一直以仗义为本,接济过的人数都数不清楚,算得上是恩泽极广,可是却没有想到,遇到了张冰这样的白眼狼!”

    谢白羿将这口气舒了出去,夕阳余晖下的背影显得格外沧桑,似乎一下子老了许多。

    “我谢家一共有五位客座长老……”

    “张冰长老反过来向我谢家发难!”

    “唐黎长老在我谢家危难之时视而不见!”

    “王宁长老惨死雷劫之下!”

    “唯有沈傲长老和顾凯长老有心帮忙,奈何却实力相差甚多!”

    “这是天要亡我谢家啊!”

    谢白羿感慨万千,整个人充满了落寞和心酸,语气之间尽是走投无路的悲凉。

    沈傲也跟着叹息摇头,根本没有介意谢白羿所处的实力不足这样的话,他与顾凯长老均是天玄境三重的修为,哪怕是加上王宁长老,都不一定是那张冰的对手,更何况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人!

    “那个……”

    谢伦欲言又止,想到了楚寒的话——“谢家的事情包在我的身上。”

    这对于绝望中的谢家,绝对是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

    可是,谢伦有点疑惑了。

    楚寒只是一个十七岁左右的少年,自始至终都没有展露过一点武道修为,身上甚至没有任何的灵力波动,像是不会武道的普通人,仅仅是与四阶魔兽风雷龙须豹之间有点匪夷所思。

    要不要说?

    谢伦心中开始纠结了,现在的谢家在绝望之中寻找希望,但是并不等于可以接受希望破灭的深层绝望。

    “雨珊回来了吧!”

    这个时候,谢白羿缓缓开口问道,他的拳头在问话的时候紧紧握起,随后又缓缓松开,像是做了重要的决定一般。

    “回来了。”

    谢伦应声回答道,心中还在纠结楚寒的事情,他心中暗骂自己愚蠢,早知道现在这情景,不如问清楚楚寒的实力。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张冰今晚就会莅临谢府!”

    谢白羿深深吸了口气,旋即目光落在身旁的沈傲身上。

    “沈傲长老,你立即带着二小姐离开,去中域斗战阁找雨馨!至于张冰那边,就让我谢家子弟来面对,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委曲求全的事情,我谢白羿做不到!”

    谢白羿义正言辞的说道,双眸之中闪烁着决然之色,在这一瞬间,他直接做了最坏的打算。

    “谢兄,你真的想清楚了?”

    沈傲深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来,心中升起一股无力之感。

    “想清楚了,我总不能让我的女儿委身嫁给一条白眼狼!”

    谢白羿的眼中迸射出愤怒的火光,他一直以为人心向善,他为人人,人人为他,然而现实却是狠狠给他上了一课。

    “这……”

    谢伦楞了一下,他倒是没有想到,家主大人会这么强硬,打算与张冰直接硬碰硬。

    “家主大人,是这样的!”

    谢伦一步跨出,对着谢白羿和沈傲鞠躬行礼,然后继续开口说道。

    “我们前往仓木森林寻找王宁长老的时候,虽然没有找到王宁长老,但是带回来一个少年!”

    谢伦始终注意着谢白羿和沈傲的表情,见两人没有什么异常,心中稍微松了口气。

    “这个少年有点神秘,能够令四阶魔兽风雷龙须豹像宠物一样臣服在脚下,并且说要帮助谢家渡过此劫!”

    谢伦终于还是把这件事情说了出来,他怕他再不说,谢白羿就直接走最惨烈的一条路了。

    “令四阶魔兽臣服!”

    沈傲眼中闪过一抹异色,整个人连呼吸都变得粗重了许多。

    “这个少年,可还在谢府之上?”

    沈傲再次开开口问道,眼眸之中多了一抹期待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