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8章 寒家主母!
    “守护长老?!”

    在场众人忍不住惊呼一声,每个人都盯着楚寒,眼中闪烁着炙热的精芒。

    这个称谓,他们都不陌生!

    江雪城的三大家族都有地玄境的守护长老,他们守护着各自的家族,保障着三大家族在江雪城内部的地位。

    这样的守护长老,是每个家族都想要拥有的!

    现在楚寒说他是江雪城大家族的守护长老。

    这让众家主的心中激动不已,宛若找到了一个依靠。

    楚寒的实力大家有目共睹,具体修为到了什么层次他们不知道,反正很强就是了!

    有这样一个靠山,江雪城必定飞速崛起,再不是北域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了。

    “楚首席,我有个疑问!”

    然而就在大家沉浸在喜悦中时,一个中年男子站了起来。

    这个中年男子,正是方家家主方悬空。

    当年方家老爷子的事情,方悬空对楚寒极为怨恨,甚至一直在与楚家作对。

    不过,当楚寒提出可以离开的时候,方悬空没有带着方家离开,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便是楚寒。

    方悬空详细的研究过楚寒的资料,知道的越多,越是对楚寒心存敬畏。

    “楚首席,你组建江雪城大家族,整个江雪城的家族都成了大家族的成员,那么岂不是无法相互竞争了!”

    方悬空开口问道。

    “换句话说,我方家一直与楚家竞争,那江雪城大家族成立以后,是不是我方家就要自动认输了?”

    方悬空的话一出,众人均是看向楚寒,眼中露出询问之色。

    江雪城各大家族势力相差不大,彼此间或多或少都有竞争关系。

    若是强行拉成一家人,竞争起来便会束手束脚。

    尤其是涉及到与三大家族的竞争,岂不是直接宣告失败了。

    “这点诸位不用担心,江雪城还是往日一般运转,彼此之间的竞争依然照旧,我们江雪城内部的事情,内部自行解决,江雪城大家庭不会插手!我们这个江雪城大家庭,是针对外部而言的!”

    楚寒开口解释道。

    “如果江雪城大家庭这个名字,对你们造成了一些困扰,那就叫做江雪城大联盟吧!”

    楚寒又补充了一句。

    众人纷纷点头,如此一来便没有了顾虑,江雪城内部正当竞争,外敌当前时一致对外。

    这样的场面,大家都是受益者!

    &n

    bsp;  一时之间,每个家族的家主都极为兴奋,先前脸上残留的恐惧之色一扫而光。

    随后,楚寒又交代了一些事情,这场家主大会便宣告结束了。

    家主大会结束以后,江雪城大联盟这么名字传遍了江雪城。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楚寒投身到人阶武技的练习上。

    随着不断的练习,楚寒愈发觉得,这些人阶武技的拳脚功夫,乃是各种高阶武技的基础。

    楚寒在练习的时候,无法使用灵力,他用身体力量模拟灵力的发力,充分的调动着身上的每一块肌肉,反而有了不一样的收获。

    时间恍若掌中细沙,在不经意间缓缓流逝,江雪城大联盟成立一个多月了。

    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江雪城焕发出不一样的气象。

    江雪城城主楚天凌,成为江雪城大联盟的盟主,四大护法辅佐楚天凌,令他的话语权达到了空前的高度!

    楚天凌刚刚接任江雪城城主的时候,可是没有多少家主给他面子!

    至于楚寒,则是完全成为了江雪城的传说!

    江雪城中的居民,因为江雪城大联盟的存在,他们将江雪城当成家一样看待,心里无比的踏实和骄傲。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一条条消息传遍北域,令北域再次为之震颤!

    北域的各大家族,顶级势力,都在分析着一个十七岁的少年!

    江雪城,楚寒!

    以一己之力灭掉玄冰阁、云中学院、秦家和段家围堵江雪城的高手,实力高深莫测,至少在天玄境以上!

    强势炼制四纹丹药,轰杀北域炼丹师公会王建波,两次逆天渡劫,惊艳了全场!

    暴揍神玄境强者,云中学院的院长梁江!

    这一条条消息,传进各大势力的耳中,整个北域再次因为一个少年而轰动了!

    一时之间,众人纷纷对比讨论,北域年轻一辈的最强者究竟是谁?

    寒风?

    还是楚寒?

    这两个妖孽天才的名字,正式出现在各大势力的重视名单中!

    北域,雪岭寒家。

    漫漫雪岭,白雪皑皑。

    孤寂清冷的圣女阁中,寒天瑶皓白的手指捏着一张字条,手指微微颤抖……

    “瑶瑶,你还好吧!”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拄着拐杖站在寒天瑶的身前,略显苍老的脸颊上有着几缕皱纹,沧桑的眼眸中有着关切之色。

    “娘亲,我要离开圣女阁!”

    寒天瑶素手使劲捏了捏手中的字条,清冷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坚决之色。

    “瑶瑶,寒家的规矩你是懂的,你能禁闭在圣女阁,已经是最大的宽限了,不能出去的!”

    老妇人摇头叹了口气,她何尝不想放自己的女儿出去呢,那可是个苦命的人啊!

    “娘亲,我一定要出去!”

    寒天瑶眼中的坚决难以动摇,语气更是坚定无比。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落雪的字条上写了什么?”

    老妇人眉头紧皱,立即发现了女儿的变化,这么多年了,女儿一直淡然平静,再没有过当年那般执拗和倔强。

    难道是因为那个人吗?

    老妇人嘴角扬起一抹苦笑,心中暗自叹息一句,孽缘啊!

    “我的儿子有危险!”

    寒天瑶眼眸中闪过冰冷之色,她并不知道外面的形势,但是从字条上看到的信息,楚寒得罪了那么多的势力,那些势力必然不能善罢甘休!

    “你的儿子?!”

    老妇人惊呼一声,旋即赶紧捂上嘴巴,苍老的脸颊上露出一抹紧张之色,凑近寒天瑶,轻声问道“瑶瑶,你是说这个名叫楚寒的天才少年,就是你的儿子?你确定吗?”

    “确定!”

    寒天瑶重重点头,仅仅两个字,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定。

    “呼呼……”

    老妇人深深吸了口气,又缓缓的吐出来,沧桑深邃的眼眸中一抹光华闪逝而过。

    “瑶瑶,圣女阁你是出不去的,既然你担心楚寒,就让我这个老太婆亲自走一趟吧!”

    老妇人佝偻的脊背瞬间挺直起来,刹那间弥散的气势,好似年轻了几十岁。

    寒天瑶眼眸中浮上一团氤氲之气,娘亲肯出手,那就没有任何担忧的事情了。

    世人只知道寒家有尊者守护,却不知道寒家主母昔年的绝代芳华。

    “娘亲……谢谢你!”

    寒天瑶的声音中带着哽咽,自从当年之事败露,娘亲坚定的庇护着她,别说是圣女阁了,就连活命都不可能。

    “你这个傻孩子,跟娘亲谈什么谢字!不过,我倒是没有想到,那个名震北域的天才少年,竟是老太婆我的外孙!”

    老妇人将手中的拐杖向地面重重一砸,瞬间木屑片片剥落,转而化作一根通体透明的寒玉宝杖。

    “十七年没有出手了,世人都忘记我这个老太婆了吧!我倒是要看看,谁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动我的外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