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一个人的基地与袭击
    ,!

    天河623年08月21日。。。。一天开始。

    张云帆已经在这个基地独自生活了三个多月,在这三个多月里,他除了跑到补给总站那里拉了两趟缺失的装备外就再也没有出过其他任务。

    你说为什么没有补齐部队,其实很简单,现如今第三舰队经过上次的恶战后以失去了基本的战斗能力,正处于长期修整的时期,而优质兵源又是优先向一线作战部队提供,第三舰队只能排在二线,而张云帆的09分舰队就更是二线部队中的二线,能分得的士兵数额本来就少之又少。

    而诺大的一个补给基地根本不是一两百人可以解决的问题,再加上09舰队的补给任务已经被01、06两支分舰队分担,人事分配署便直接把09分舰队的分配顺位调到了最后。这也导致在过去三个月里,张云帆就连一个新兵的影子都没看见。

    凌晨六点,张云帆准时从床上坐起来,穿好衣服,整理床铺,开始新一天的准备活动。

    因为没有任务,在完成从学生时代就一直坚持的日常训练后,百无聊赖的他就开始一遍又一遍的清点基地的装备和物资。

    虽说这是一个空壳基地,但所需配备的装备却一点也不少,这个基地总共有三艘载荷达四十万吨的大型运输舰,九艘十万吨级的综合补给舰,二十七艘一万吨级的运输艇,还有七十二艘小型登陆艇,负责搬运的智能机器人有四千八百架,警卫型机器人五百架。

    另外还有五千七百人的单兵装备与补给和四百人次的中型武器。

    下午三时,当张云帆又一次清点完毕,正思考接下来做什么的时候,通讯室的警铃响了。

    “是紧急通讯!”张云帆赶紧跑到通讯室,接通线路。

    通讯画面打开,一个风尘仆仆的中校军官显现在大屏幕上,张云帆向他敬了一个军礼,“这里是09分舰队补给基地,请问有何。。。”

    那中校连军礼对没回,睁着满是血丝的眼睛,急切道:“这里是第207突击师第四基地,我是马尔斯中校,我们基地正遭到虫族的进攻,补给消耗严重,请求给予补给。”

    “非常抱歉,中校阁下。”张云帆无奈的耸了耸肩,“本基地并不具备任何补给条件,请联系其他补给基地。”

    “如果可以的话我早就做了!”那中校吼道:“袭击从昨天夜里就开始了,期间补给了两次,现在各补给基地都在减员严重的情况下继续兼顾各大基地,已经没有能力补给我们基地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上尉”那中校越来越急切,“我的士兵在流血,在牺牲,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两个小时内我要看到你的补给,拜托了!”说完,他不顾与张云帆上下级的差别,向张云帆鞠了一躬。

    “好吧!”张云帆一咬牙,“我尽力!”

    ————————————————————

    马尔斯中校视角

    我们基地是在昨天傍晚六时左右遭到袭击的,不光是我们,二线部队的所有作战基地几乎同时遭到攻击,而我方并没有任何准备,这是重大的指挥失误,但谁又能想到在安定的后方战线会出现这么一大批恶心的虫子呢?

    基地里最先遭殃的是驻守在最外围的四百警戒机器人,它们在袭击发生后不到五分钟便被那些虫子拆成一堆零件,但这也为我们展开基地防御设施赢取了不短的时间。

    一分钟后,基地拒止型防御罩开始超负荷运转,将大部分的虫子隔在了外面,被挡在里面的一些也被外围的游骑巡逻队消灭。

    这种类似侦察兵的飞行摩托速度快,灵活性高,是对付虫族前锋那种没有丝毫远程攻击,只靠坚硬表皮和强大撕扯力的“撕裂者”的最佳载具。

    “各部门就位,到规定地点集合,第六号作战指令开始。”基地里不断重复着基地最高长官冯?埃尔文上校的战时指令,所谓第六号作战,就是基地遭遇突然袭击时的一系列规范的迎敌指令。而我,作为基地的副手,现在应该带着副官呆在主控室,监控战场的各个环节,根据指挥官的命令加以统筹调节。

    “快点行动!”我催促着副官,快步到达主控室,“汇报现在情况。”

    “各陆战部队已就位!”

    “飞行载具已升空,可随时投入战斗!”

    “好,防御罩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三分钟,下一次重启时间为7分36秒,最多在重启两次,防护罩就会彻底报废。”

    三分钟后,虫族冲进了防御罩,嘶叫着向基地前进,空中,飞行式的“镰割者”也立刻与我方的飞行器缠斗起来。

    远处,陆炮型的“毁灭者”开始向基地喷吐它们自行分泌出的黏液,这种黏液暴露在空气中,五秒内就会爆炸,而毁灭者轻松将黏液喷吐到两公里以外。就这样,枪声,爆炸声,虫子的嘶鸣声交杂在一起,一直响彻至今。

    “长官,前来增援的第六军团在战区外遭到阻击,增援时间推迟三个小时。”

    “长官,行星战区报告,第一、三、六号基地也沦陷了,第七、九基地已撤离,现在外围的基地只剩下我们和十三号基地了。“

    通讯员的报告打断了我的思绪,现在是下午四时,到目前为止,我们基地已经守了二十多个小时,战损达到六成,建制已经基本被打残,而外围阵地也只有飞机场还在我们手里。

    就在十个小时前,一发黏液炸弹击中了前沿指挥所,基地指挥官和几个参谋当场阵亡,因此,我接任了基地的最高指挥,而现如今,我一旦牺牲,能接我职位的恐怕只剩下少尉以下的军官了。

    “长官,飞机场失守!现在只剩下主基地外面的两三个堡垒还在我们手上!”

    “什么?!“这是糟到不能再糟的消息,“不行!飞机场不能失守,那是兄弟们最后的希望,绝不能失守马上夺回来!”

    “各部队岗位都很紧张,强行抽人恐怕阵地有失,我们可能已经没有精力再组织一次进攻了!”

    “退下来的人呢!把他们补满,给我上!”

    “没有了,那三百兄弟全都死在阵地上了!”

    我皱了皱眉,没有丝毫犹豫的走出了主控室,来到走廊上,大声喊道:“还能战斗的都跟我走!”

    语毕,所有轻伤员全都站了起来,而那些躺在地上的重伤员也想要挣扎着爬起。他们相互搀扶着,聚到了我的身边,就在这时,我的副官拦在了我的面前。“长官,你不能去,你出了事谁来指挥!”

    “那我就不出事!”我一把推开了他,带着这些轻伤员向外走去,一路上不断有人自愿加入这支很可能会有去无回的队伍,走到出口,我身边大概已经聚集了将近两百人,我的副官紧紧握住手中的冲锋枪,神色紧张的向外张望着。

    “害怕么?”我笑着问。他笨拙的摇了摇头。“好样的!”我嘴里念叨着,不知是想说给他听,还是为自己打气。

    这时,外面的虫子攻势有些减缓,天上的镰割者和重型毁灭者也都不知去向,只剩下几百只撕裂者还在围攻不远处孤零零的碉堡。

    我伸手指了指碉堡,对副官说:“你带一半人去增援碉堡,准备随时接应我们!”

    “是!”副官简单达到,带着一半士兵悄悄向碉堡移动。

    “剩下的,留五十人做预备队,其他的跟我走!”

    我带着四十多人慢慢向前移动,心里总是有些隐隐不安,却又不知这种感觉到底从何而来。

    当队伍快要到达机场时,四周松软的土壤被突然顶开,三只毁灭者从土里钻了出来,在它们身后,无数的撕裂者源源不断的从洞穴里跑出来,而一直在山崖上潜伏的镰割者也纷纷俯冲下来。

    “是埋伏,快回去!”可是我知道,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跟在我身边的人一个个被镰割者扑倒,而陆地上的虫子也越来越近,我看见天空中一只镰割者向我扑了下来,我不在做任何反抗,一切都结束了,我闭上了眼睛,最后在耳边回响的是虫族的嘶鸣,和部下的咆哮……

    一股剧痛从我胸口蔓延,那只镰割者并没有第一时间杀了我,它把我挑在尖锐的喙上,得意的甩来甩去,也就在这时,空中方向突然射出一道激光束,一瞬间将眼前的虫子打碎。

    “是援军吗?”我心头想着,可天空中只有孤零零的一架挂载着大型机械吊舱的小型登陆艇。这时,我忽然想起了那个与我通话的年轻上尉,他来了吗?我摸了摸胸口的大洞,心里只剩一句话:“拜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