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一个又一个
    ,!

    张云帆和林雨涵两个人从早上一直到下午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并不是他们不想聊天,而是个性使然。

    张云帆并不是什么健谈的人,他在没人搭话的情况下,基本不会主动展开话题。尽管对方给他的第一印象还不错,不过显然还元没有到喜欢的程度。所以,也不会太在意什么。

    而林雨涵呢,经过上午的事,她对张云帆的好奇心更加重了,但她同样没忘记,隔壁那家伙是个她最讨厌的“军火贩子”。因此在张云帆不主动搭话的前提下,她也不愿首先寻找话题。

    结果,这两个人就这样好了一天。

    下午06点21分,一辆军用悬浮汽车驶进了临时监狱。

    “梆…梆…梆…”张云帆的牢门敲响了。随之而来的是狱警的招呼。

    “张云帆,有人来看你了!”

    “谁能来看我?”张云帆很纳闷。他在这里并没有什么熟人。是第四基地的人吗?不对,不太可能是他们。

    第四基地刚刚遭到了袭击,这些幸存下来的人无论有没有受伤都会被送到康复中心去进行反复的身体检查和心理检查顺带着进行疗养,没一两个星期根本就别想从那个地方出来。

    那能还有谁呢?忽然,张云帆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亲手把他送进来的考恩。想到以往的种种,他的脸色瞬间就烟了下来。

    “这货如果是来幸灾乐祸的话,哪怕有防护屏障,我也要用剑翎把他轰到爆!”张云帆嘴里暗暗念道。

    不过事情的发展却出乎了他的预料。在会见室中,一个他从来没见过的军装美女正端坐在那里,等待着他。

    狱警将他带进了会见室,向那女军官礼貌的一点头,随后便走了出去,只留下张云帆单独一人面对眼前这位不知来历的军官。

    “那个……”张云帆有些紧张,他想可能是军管会的来了解他的具体情况。“是需要询问我什么事吗?”

    “不是!”那女军官微微一笑,就令坐在对面的张云帆呼吸一窒。不得不说,眼前的这位拥有着酒红色长发的年轻女军官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

    她的嘴角始终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浅笑,显得十分动人。虽然没有牢房里的那位美得那么惊世骇俗,但也同样是沉鱼落雁。甚至在韵味方面还要略胜一筹。

    “我是第三舰队总指挥法福特中将的副官,我叫菲琳。”说着,她理了理有些紊乱的鬓角,将之轻捋到耳后,继续说道:“我是分明来接你出去的,张云帆上尉。”

    “是吗?可为什么?”张云帆有些不解,自己的事怎么还会惊动舰队长官。

    “是第六舰队的考恩少校!是他向临时联合指挥所大力举荐你的。”

    “是这样啊……”张云帆默默想着,心里觉得,原来那货也能办点实事了,先前在心里盘算的对考恩的“复仇”计划的级别也随之降低了不少。

    “那~我们什么时候离开?”

    “现在!我们马上就需要离开。”菲琳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说道:“我现在去为您办理出狱手续,大概十分钟就可以出狱了。”说完,就径直向会见室外走去。

    五分钟后,菲琳从张云帆这侧的门走了进来,身后还带着那个早晨送早餐的那位少校。

    “这位是这座临时军事监狱的监狱长卡斯特少校。”接着,菲琳又开始介绍其张云帆来:“这位是09分舰队的张云帆,之前因为点误会才被关进来了,现在,我奉命将他接出去。”

    张云帆有些哑然的与这位少校握了握手,心里好奇林雨涵到底是什么身份,可以劳动一个监狱的最高长官亲自为她送饭。但这也不好当面询问,只能把这疑问暂时埋在心里。

    “手续已经办好了!”菲琳转身向张云帆说道。“你还有什么收拾的吗?”

    “没有。”张云帆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不需要携带任何东西。

    “那我们走吧,车在外面等着。”说着,她转身走出了会面室,扭头向张云帆一招手,示意其跟上。

    “好的。”

    就这样,张云帆跟随在菲琳身后,走出了临时监狱。

    “上车!”菲琳打开了横在监狱主楼门前的那辆军用悬浮车的车门,简短的说道。

    “我们这是要去哪?”

    “到了也就知道了!”菲琳显然不想解释太多,他也就不好再多问什么,毕竟也不会是要对他不利。

    悬浮车飞速的行驶在空间分段通道里,张云帆默默地看着车窗外飞逝的景色,又看了看前面驾驶座上的那位收我驾驶盘,目视前方的菲琳。他不明白,明明可以使用自动驾驶模式,为什么还要费神去亲自操作。

    “快到了!”正在这时,前排的菲琳说道。随后,悬浮车便驶进了通道一侧的支干道上,向地面慢慢滑去。

    20点05分,悬浮车在吉欧特酒店门前停下。张云帆走下车,看着这间酒店富丽堂皇的装饰有些出神,很难想象,这么一间豪华酒店竟然是专供军队服务的军用设施。

    “走吧!”菲琳也走下了撤,在拒绝了迎上前来提车的侍者之后,向张云帆说道:“我已经在这里给你定好房间了,你现在这里休息一晚,明早我会送你去指挥部的。”

    “你不在这儿吗?”

    “不在,我还要回去安排一下明天的工作。”说着,她便重新进入悬浮车。“到前台报一下名字就行了,他们会带你去房间的。哦对了!你的新军服已经送到你房间了,明早就穿那个。”

    “知道了,你……”张云帆的话还没说完,悬浮车就猛地发出一阵轰鸣声,随后扬长而去,生生把他的后半句话堵在嗓子里。他看着飞速远去的悬浮车,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气道:“女司机……伤不起啊!”

    张云帆在侍者的带领下来到了酒店前台,再报出了姓名后,前台随即安排服务生将他送到房间。

    忽然,张云帆在走廊的转角处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倩雪,那个在军事学院里和自己“交往”了一年的校花。

    “她在这里干什么,不是转到后方去了吗?”对于这个与自己同样被坑的同学,张云帆还是保有一些关注的。

    也就是在这时,倩雪同样注意到了他,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倩雪就像不认识他般,从他身上移走了视线。

    “怎么回事?是她失忆了还是我产生幻觉了?”张云帆有些奇怪,又开始在记忆里搜寻有关倩雪的信息。

    “我记得她念的应该是敌情科,毕业被分配到……”张云帆皱起眉头,仔细想着:“好像是纪律……我kao!”

    “麻烦快点带我到房间,我今晚都不想再出来了!”全部想起来的他再也不愿意在外面多待哪怕一分钟。“另外也不用给我送东西了,今晚谁敲门我都不会开。”

    “好的,先生。”服务生被这情景搞的有些摸不清头脑,但也有些见怪不怪了。酒店经常招待一些从一线战场上回来的军官,在这名服务生看来,那些经历过血与火磨砺过的人也一样是奇奇怪怪的。

    回到房间后,张云帆才算松了一口气。他知道,正常情况下,倩雪是绝不可能入住这间酒店。因为,倩雪所在的单位,也就是军事纪律监察部,虽然是管理军队规范的,但却属于公职性质。而这件酒店只招待军职人员。

    所以,只有一种情况下倩雪才会出现在这里——出任务。如果不是什么大案还好。如果是,那被缉拿的人员往往也不会束手就擒,经常会有战斗发生。

    而刚刚才从监狱里出来的张云帆说什么与不想再惹上这类事了。因此,摆在他面前的只剩下一条路——装瞎,无视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