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谈判
    ,!

    “谈判?这我需要请示一下!”倩雪用挂在耳边的通讯器向指挥总部汇报了张云帆的想法。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向他点了点头,说:“上面已经批准了,我现在就去和他们进行交涉。”

    “你不行,得我去!”张云帆一把拦在她的前面,并断言道:“只有我去才能让他们相信我们谈判的‘诚意’!”

    “这……”倩雪犹豫着要不要拒绝,也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说只有他才可以显示出“诚意”,可他竟然都这么说了,就一定有一些道理。直到最后,拒绝的话也没有说出口。

    她眼睁睁的看着张云帆一步步走进餐厅,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句:祝君凯旋。

    ——————————

    张云帆大摇大摆地走进了餐厅,一举一动似乎根本没有把餐厅里的雷狼众人放在眼里。那个态度就差没有提前在餐厅门口大喊一句:本公子驾到,还不速速跪迎。

    这种看似荒唐的举动直接把负责封锁餐厅正门的几名匪徒给搞蒙了,以至于谁都忘记了扣动扳机来结果了眼前的嚣张军官。

    就这样,张云帆成功来到了餐厅的正中央,面对着众匪徒烟洞洞的枪口,张开自己的双手。

    “我杀了你们很多人。外面的那些人基本都是我杀的。”张云帆左右晃了晃身子。“这些都是他们的血!”

    这便是张云帆对这群匪徒所说的第一句话,并成功的激起了他们的怒火。

    “你这是在找死!”雷狼的声音阴沉沉的从人群中传来。

    “但你们不敢,因为只有留下我,你们才能活命。”说着,张云帆嘴角泛起一丝笑容。但那满身的血污使这丝原本十分绅士的笑容有些吓人,尤其是对对面的匪徒们来说。

    “有什么不敢的。我可是有一个酒店的人质!”

    “你那一个酒店的人质大概还有几分钟就跑完了。”

    “你真的以为我不敢炸!?”

    “我相信你会炸,不过有什么意义呢?”张云帆朝着发声的雷狼摊了摊手。“可这有什么意义呢?无非是明早的新闻上报道联盟成功剿灭群狼匪首而已。”

    听了这话,雷狼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是知道的,联盟想要他的人头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而只要他在这里死了,联盟便不会计较到底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你应该知道,联盟非常愿意用这一酒店的人命换你这一条。只要宣布你死了,还有谁会关注这间被炸了的酒店呢?”

    “那你还来干什么?直接等着酒店爆炸不就好了!”

    “你错了!正是因为我不愿这样的事情发生,才进来的。”他歪了一下头,笑道:“在这件事上我们的利益一致!”

    “什么!?”雷狼仿佛看到了希望,连声音都变得有些激昂。不过很快又平静了下来。“为什么?如果没有令我信服的理由我可不会‘配合’你!”

    “当然!否则我也不会在这。”张云帆拉了拉自己的刘海,故作害羞道:“我恋爱了,对象就是这个行动小组的。她现在就在餐厅外面。如果酒店爆炸……呵呵,不用我说了吧!”

    雷狼无语了,一个满身血污的军人在他面前做这种动作让他感到后背一阵阵的冒凉气。而且对方给他的理由也十分的扯淡,扯淡到只有傻子才回去相信。

    最要命的是,他发现自己只能去相信这个理由,因为目前看来,只有与眼前的这个人配合,自己才能有活路。作为一个“专业”的海盗,他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活下去的希望。

    但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奇耻大辱,因为这就相当于被一个他最厌恶的联盟军官逼着去做一回傻子。

    “你!?”

    “别不信啊!你看看!”张云帆拿出了随身的文件记录器,调出了他与倩雪在学院时的合照,自满道:“怎么样!漂亮吧!”

    这女孩雷狼是见过的。就在刚才,这个女孩就单单凭一己之力将他们数人的攻击给压制住了。否则他们现在也不会被死死地困在这个地方。

    众人的心里稍稍开始有些愿意相信这个理由了,当然,如果是张云帆能收起他那笑嘻嘻的表情的话,那副表情仿佛就是在向众人宣告:老子就是在耍你们,你们又能把我怎么样?

    “好了!”雷狼再也不想在继续这个话题了,说道:“你有什么方法把我们弄出去?”

    “当然是拿我当人质咯!”

    雷狼现在真的想杀人了,因为眼前的这个人明显是在耍他,但他还是不死心的问了一句:“你又有什么分量能让联盟有所顾忌!”

    “有什么分量?”张云帆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你们这里应该有大明军队的人吧!他难道不知道我是谁吗?”说着,他用手将脸上的血污擦掉了些,让面容更清晰的显露出来。

    “你是张云帆!”在人群中的一个人突然惊叫道:“你怎么会在这!”那人有些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然后面露红光的在雷狼的耳边说了几句,下一刻,同样的表情也“传染”到了雷狼脸上。

    “原来是张将军的儿子,真是失敬啊!”雷狼面露喜色。张云帆对他说的没错,联盟可以不顾及整个酒店的生死,却不得不保证张云帆的安全。如果张云帆除了什么事,那整个战区的高层就必须重新换一遍血。

    “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那这货就没用了!”张云帆指了指站在雷狼身旁的那个前大明军官。“这个人是大明的叛徒,我是绝不会帮助这个人逃脱的!想要和我合作,就给我先杀了他!”

    “张云帆你~!”那个大明军官立刻想要抬起手中的枪,他知道,在这里的所有同伴都十分惜。如果说刚才他们阻挡他们保命的是对张云帆的警戒心,那么在张云帆说出那番话后,阻碍就已然变成了他的命。

    因此,他要提前控制住张云帆,来要挟同伴与他站在一起。只要能走出这个鬼地方,他们还可以变成最亲密的战友。

    但想象总是美好的。他刚刚抬起枪,便感觉到自己的背后突然一凉,紧接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尖从他的心脏部位伸出。他就这样惶然的向前倒去,再也没能爬起来。

    在那个大明军官倒下去之后,雷狼的身影显现了出来。他向对面的张云帆行了一个自认为很标准的大明贵族礼,然后微笑道:“张先生,我们合作的最后一个障碍也消失了吧?”

    “没错!”张云帆对他拍着手,点着头,看起来很满意雷狼的行动。“阁下的行动力真是惊人啊!那我们现在就开始谈谈具体实施的事情吧!”说完,张云帆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在眼前众人没有察觉时,不动声色的看了一下手表。

    “还有三分钟吗!?”没错,张云帆从没有想过放过眼前的雷狼,在这和他瞎侃也完全是为了拖延时间。而刚才之所以一定要杀那个军官,原因有三。

    第一,他不能判断那个前军官到底了解他多少信息。他在大明的名气也不算小,能力也处在半公开状态,在那人还没透露自己的信息之前,封住他的口,为自己留一些底牌。

    第二,他提出这种苛刻的条件,可以再最大程度上体现出他对这次“合作”的“诚意”,是合作看起来更加真实,借此稳定匪徒们的心。

    第三就是想借由那个前军官的求生**来引发这个团队的内乱。到时候就算不发生激烈的冲突,也可以最大限度的拖延他们的时间。但张云帆严重低估雷狼的求生**与无情程度,在他说出话的下一秒,就已经抽刀将那个军官一把刺死。打乱了他的后期布置。

    “好啦~好啦~”张云帆收起有些失落的心情,一脚踏上餐厅的椅子,右手用力一挥,说道:“先生们,让我们一起愉快的逃亡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