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暗杀?
    ,!

    “啊~~~”一阵年轻女子的惨叫声从天空中传来,由远及近。伴随着一阵猛烈的折断树枝的声音响起,一声“砰~”的闷响之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啊~~!疼~疼~疼~”菲琳呻吟着坐了起来。胡乱的在自己身上摸了摸,在没发现自己少了什么“零件”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啊~~~居然真的活下来了!谢谢你啊~张云帆!”菲琳不禁心中一喜,但随即发现四周并没有张云帆的身影。

    “咦~!人呢?难道还在天上?”她不由的向上空望去,可除了被自己折断的树干留下的一片蓝天外,其余的都是一片茂密的葱绿。

    “张云帆~~张云帆你在哪?”菲琳开始向四周呼喊着,忽然,她感觉一直自己身下垫着的树枝堆里有一个个头不小的东西在蠕动着,不禁“呀~~~!”的尖叫了一声,并向后挪动了一段距离。

    只见那叠厚厚的“树枝被”里慢慢的伸出了一个脑袋,正是刚刚“失踪”了的张云帆。被闷了好大一会儿的他仰面躺在树枝上,大口喘着粗气。过了好大一会,才平静下来。

    “那个~!我身上好像被树上的藤蔓给缠住了。”说着,张云帆艰难的从树枝堆里伸出了右手摇了摇,说:“受累帮我解一下,可以吗?”

    “哦~好的!”菲琳赶忙上前,帮助张云帆解去身上的藤蔓。

    解到一半,她突然发现张云帆始终红着脸,不敢将头转向她这边。对于自己的相貌,菲琳还是有些自信的。也就自然以为,对方不敢看她的原因是害羞的情绪作怪,心中不免有些小得意。

    “不用这么不好意思!”菲琳有些害羞的说道。“都是在一支部队的战友,而且你又救了我一命……”看到张云帆仍不愿转头看她,觉得有些丢面子,愤愤的道:“你怎么不敢看我,难道本姑娘长得很丑吗!”

    “不…不…不是!”张云帆用他唯一自由的右手尴尬的挠了挠脸颊,说道:“那个……其实吧…在我这个角度…是…是能看到的。”

    “能看到什么?”

    “粉色!”

    “什么?”菲琳先是一愣,立刻便反应了过来,她急忙拽着裙摆向后退去,满脸通红,羞愤之情,溢于言表。

    张云帆也发觉到自己的言辞有些不当,觉得在这样下去,自己被扔在这里的可能性会越来越高。随即开始了慌不择言,越描越烟的“解释”。

    “实…实…实际上,我没…没有看清哦!”他不停地摆着手。“我绝对没看到边缘的蕾……”

    “你去死吧!”羞愤到极致的菲琳一脚踏在了张云帆裸露在外的脸上。

    ————————————

    “所以说,你们是在高速通道上遇到爆炸后,落到这里的?”一个巡逻警察一边询问情况,一边在记录仪上填写着。

    “是的!”张云帆点点头,又道:“我们原本是打算去舰队指挥部的,结果遇到了这种事……”

    “你们车上有爆炸品吗?”

    “不是车爆炸!是通道!通道爆炸了!”一旁的菲琳激动地说道。

    “你是说有人要杀你们?”警察惊诧道。

    “没有~没有!”张云帆连忙插嘴,打诨道:“她刚才跳下来的时候吓着了,有些说胡话。”

    “哦?”警察将视线转向张云帆,说道:“那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引擎!车的引擎着火了!没办法我们才弃车的。”

    “这么说就是一起简单的交通事故了?”

    “是~是~!”张云帆连忙点头。

    警察奇怪的看着眼前的这对明显说法不一的男女,凭他多年的经验,也知道这件事绝不会向这男人说的那么简单。但对方显然不愿追究,再加上这对男女级别不低的军官身份。这位警察还是暗暗决定默默配合张云帆来“演”好这出戏。

    “你们如果没问题的话,就可以离开了。这里我们警厅会处理的。”那警察向张云帆两人说道:“如果想要租车的话,向东走两公里就有。”

    “谢谢!”张云帆向那警察道谢后,便带着菲琳离开了现场。

    “刚才你怎么不要我说下去!”菲琳跟在张云帆的身后,不满的说:“那是暗杀哟~是想要我们的命的!怎么可以这样一笔带过。”

    “告诉那警察也没用!你以为公职人员有能力去查我们军人的事吗?”张云帆淡淡的说道:“而且,告诉他之后,他一定会把我们带回警局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指挥部那边的事是能等的吗?”

    听了这话,菲琳也不在有任何意见了,但还是说:“我会向上级报告这件事的!”

    “随你!”

    两人又开始继续默默地走着。突然,跟在后面的菲琳说道:“你刚才表现的那么淡定,你以前也遇到过这种事情吗?”

    “嗯~!”张云帆沉默了一会,但还是回答了她。

    “哎~什么时候的事?”

    “八岁那年吧……”

    “能说说吗?”

    张云帆回头看了菲琳一眼,勉强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不好意思,我记不太清了。”

    菲琳一愣,她看着张云帆的眼睛。那可不是记不清了的眼神。那眼神里透着一股彻骨的仇恨和一种誓报血仇的决心。这使得她十分好奇,但当她看到眼前这个仿佛不知愁滋味的年轻军官露出的这幅表情时,也清楚了自己绝不能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就这样,接下来的一路上,两人再没说过一句话。

    张云帆静静的坐在车座上,默默地看着窗外。就算是现在,一回想起当时的那种场景,他仍然会被惊得冷汗直冒。

    这种感觉与独面雷狼时的感觉不可同日而语,有真正接近死亡的味道。毕竟在他面对雷狼时,是知道雷狼不被逼得走投无路是绝不敢动自己一根汗毛的。

    而刚才那一刻,如果当时他对自己的预感有迟疑,那怕只是一点点,那么现在在这里的就不会是两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两具焦烟的尸体,不对,就刚才爆炸的烈度来看,可能只会剩下两堆还没烧干净的骨灰吧!

    而这次爆炸显然是针对他个人的,张云帆可不会相信有人会为了杀一个小小的副官而在爆炸物中加上专门对付灵种的伽马物质。这种连资深的烟市商人也不敢有丝毫触碰的违禁品竟然能够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这里,这不得不让他心惊。

    他很好奇这种违禁物品的来历;也好奇是谁这么有能力,居然可以搞到这种物质;更好奇到底是谁敢冒着被自己身后的势力追杀到死的风险,也要弄死他。

    “不管你是谁,想要对我出手,我接着就是了!”张云帆在心中默默自语道。

    ——————————————

    在第三舰队指挥中心泊地中的一处无人的暗巷中,有两个烟影在低声的交谈着。

    “失败了……是吗?”一个分不清是男还是女的声音低沉的响起。

    “是的!”另一个声音有些沙哑,有些像男人的声音。“张云帆好像能察觉到危险,快到爆炸点的时候跳车了。”

    “张云帆对我们来说是个大麻烦,很可能会影响到主人的计划,必须想办法除掉!明白吗!”

    “是!”那沙哑的声音立即应到。

    “这次就战且饶了你!不过,你要记住,绝对不会再有下次了!”

    “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