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死斗
    ,!

    众人直到舱门关闭,才真正反应过来。叶苏慌忙跑到舱室内安装的舰内通讯器出,要求停止上升,可不见有丝毫的回应。只能无奈的选择徒步前往指挥台,传达命令。

    但更让他感到无奈的是,由于没有统一的指挥调度和安排,那些被转移下来的先遣队的士兵们正三三两两的聚集在战舰内部的通道上,严重影响了众人的通行速度。

    “闪开!都给我闪开!”叶苏大喊着。

    直到此时,士兵们的注意力才开始不由集中起来,当他们有些惊奇的看到带着一脸焦急神色狂奔的长官后,慌忙朝通道两边撤步,很快便让出了一条通道。

    三分钟后,当一路狂奔的叶苏来到指挥塔时,四艘轻型战舰组成的编队已上升到了一万米的高空。

    而呈现在叶苏眼前的景象更让他吃惊,战舰上所有岗位上的工作人员都在自己的座位上不省人事,或躺着,或趴着,总之没一个是清醒的。

    “喂~~!醒醒!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会这样!”叶苏晃醒了一个通讯位置的士兵,可也没问出他想要知道的答案,回答他的只有那士兵不断发出的干呕声。

    无奈的他只有先找到了驾驶室。不过还算幸运,驾驶室里的驾驶员们此时还保持着清醒。

    “立即停止上升,下降高度!”叶苏直接对驾驶员们下达了命令。

    “你是谁?”

    “我是叶苏,先遣队的指挥官。”叶苏简单的回答了一下,并开始向驾驶员们说明情况。“你们的指挥官刚刚被虫族掳走了,我们必须回去救……”

    正在这时,指挥塔内的公共通讯频道传来了来自外太空舰队的通讯。

    “长官~长官!”通讯频道中,副官菲琳的声音有些急切,说道:“虫族已经逼近我舰队,已经开始交火了。赶紧撤离吧,再不走就走不掉了!”

    “这……”叶苏犹豫了,毕竟他心里也清楚,在那种情况下,单单被留在那里,张云帆的生还机率就已经微乎其微了,更不要说还有那未知的新种虫族。

    他咬了咬牙,接通了对外太空的通讯。“张云帆上尉失踪,由我来接替指挥!”

    “是~~!”频道里传来了菲琳的一声有些颤抖的回应。

    “听我命令,全舰队向预定点集合!”叶苏果断命令道。“汇合后自动向冰鱼星转移!”

    “是!”

    四艘轻型战舰引擎全力运转,快速向指定空域集结。幸运的是,这一路上并没有遭遇到虫族的阻挠。两支舰队汇合后,便十分顺利的跳出了虫族“精心配制”的包围圈。

    ——————————————

    被拽出战舰的张云帆此时内心是苦闷的。这不仅仅是因为他身处险境,还因为他怀里的这个人。

    由于现在依旧被那种不知名的虫族拖着移动。剧烈的疼痛使他无暇去看清待在他怀里的人,但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个人身体的柔软,这绝不可能是个男人。而在当时的环境下,只有可能是一个人——顾惜霜。

    虽然这是一个足以让任何人都神魂颠倒的美女,可张云帆也绝不会忘记她曾对自己发出的那种“杀气”。在这种环境下,再带着一个很可能会拖后腿的,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很快,张云帆二人便被拖进一处洞穴中。

    张云帆感受到速度终于减了下来,觉得机不可失,一把将怀里的顾惜霜推了出去。唤出翎刃,左手痛苦的将背后的虫族肢体握住,右手用力一挥,直接斩断了连接着他左肩胛骨的“长针”。

    立刻,背后一阵嘶吼声传来。张云帆立刻赶到一阵劲风袭来,本能的向右一跳,躲了过去。

    直到这时,他才看清袭击他的这种新虫族。这种虫族并不像其他虫族那样有着节肢动物的明显特征,反而根本不像是虫族,更像是一只身长两米又长了甲壳的巨蜥。而那根刺进他肩头的长针,就是他身后的那根长长的尾巴。

    张云帆右手握着翎刃,左手忍着剧痛向腰间别着的手枪摸去。

    如果是单打独斗,张云帆十分有信心耗死眼前的这个“麻烦”。但是他知道,这场战斗必须速战速决。因为,很轻易就可以想象的到,此时此刻到底有多少虫族正在赶来的路上。

    而对面显然也没有要等的意思,继续向他扑来。

    这一次张云帆并没有躲闪,而是正面迎上去。他先是虚晃了一下,闪过了虫族那张开的血盆大口,翎刃划过了对方坚硬的甲壳,但也只是留下了一道白色的长痕。

    “该死的!那么硬!”张云帆自语道。但没有做丝毫的停留,再次冲了上去。

    他趁着那虫族来不及转身的功夫骑到了它的背上,瞬间将手枪切换到镭射模式,对着身下虫族的脖颈喷射出高能量光束。很快,被喷射的地方便慢慢发红,开始有了逐渐融化的迹象。

    但也就在这时,那虫族开始剧烈的上下翻腾,直接将背上的张云帆给甩了下去。正当张云帆要起身时,那个家伙已经冲了过来,将他压在身下。并且张开了那张充满粘液的腥臭大口向他咬来。

    这时张云帆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他在左臂聚集了一层灵气以增强防御,并将之横在了自己的身前。而那虫族依旧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一口咬了下去。

    一阵剧痛从左臂传来,那虫族巨大的咬合力显然已经穿破了灵气的防御,直接对他的本体造成了伤害。如果还是不管不顾的话,他的整支胳膊都会被扯下。

    张云帆甩掉了右手中的翎刃,用力的箍住虫族的头,让其无法用力撕扯。但仅凭人类的力量又如何与虫族相抗衡呢?他很快便出现了体力不支的迹象。

    “要不行了吗?”张云帆有些绝望了,现在的他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召唤他那件基本不听话的灵甲。“舍掉这支胳膊吗?”张云帆不由在心里思忖着,毕竟相对于胳膊,还是性命更重要些。

    正在他准备牺牲手臂的时候,突然发现趴在他身上的虫族慢慢停止了挣扎,在几次抽搐之后便彻底不动了。

    张云帆侧头一看,只见顾惜霜正站在他侧面,手里握着那把被他甩出去的翎刃刺进了被他烧化的伤口中。

    危机暂时解除,张云帆长长的舒了口气后,将左臂从那虫族的嘴里取了出来,然后,重重的坐在一旁的地上。尽管他知道现在绝不是休息的时候,但是,没有办法,他实在是太累了。

    他看了看仍握着翎刃站在他身前的顾惜霜的眼睛。杀气,他再次感受到了对方对他的那种杀意,但他已经不在乎了。他的视线开始变得有些模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而此时的顾惜霜也默默地看着眼前的这位刚刚遭受重创的年轻军官。现在,他的左肩上的伤口和左臂上被咬出的洞正涌出大量的鲜血,而他本人也因为失血过多,整个人显得十分苍白。

    她的确想要杀了这个男人,因为只有杀了他,自己的家人才能活命。上次的炸弹也是她安装的,目的就是想要在见到张云帆前杀了他。因为她不能肯定,自己认识他之后还下不下的去手。

    现在,她的担心成为了现实。经过这几天的了解,顾惜霜知道了张云帆大致的来历和为人。她始终无法对这么一个甘愿舍弃荣华,不计生死,投身前线的优秀军官下手。

    顾惜霜手中的翎刃抬起又放下,就这样反复了好几次,最终在一声悠长的叹息后,彻底扔下了刀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