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令牌与身份
    张云帆将拎在手中的萧宇源扔在一边,转身向还呆呆的立在一旁的萧芷柔行了一个标准的大明贵族礼,淡笑道:“公主殿下,我们走吧!”

    而对面的萧芷柔也没有变现出有任何的惊慌之色,只是平静的说道:“原来你是大明的贵族,看着这礼节,恐怕级别还不低吧?”

    “公主睿智!”张云帆微微一笑,并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请吧!”

    萧芷柔向前走了两步,忽然回头问道:“要是我不同意会怎么样?强行把我带走?”

    “那倒不会。”张云帆的嘴角微微翘起,慢条斯理的说道:“公主不愿,我自不会强求,到时候为了保命,也只能选择将七皇子给带上,但七皇子洪武有力,免不得要先打断他的四肢,防止他反抗。”

    “那还真是可怕啊!”萧芷柔小声的叹了一口气,说道:“那我好像没有别的选择了!”说着,便开始走向停靠在一边的飞行器驾驶舱。

    “给我站住!”萧宇源的有些艰难的声音从两人的背后响起。

    张云帆转过身子看了看他,淡笑道:“七皇子还有什么问题吗?还是说你想代替自己的妹妹来当人质?”

    萧宇源一听这话,立刻就想起了对方刚才的那番话,全身不由得就是一哆嗦。但他还是慢慢的站了起来,右手伸向腰间,掏出了一块令牌,说道:“既然你是大明的人就一定认识这块令牌。”

    张云帆定睛一看,那四四方方的令牌上赫然写着一个龙飞凤舞的“御”字,脸色不免有些恍然。

    他当然认识这块令牌,而且和这块令牌的主人关系不错,作为基本同年的年轻人,他们还经常在一起比试,过招。但他好奇的是这种层次的令牌怎么会出现在卡云帝国皇子的手里。

    忽然,他想起了一件事,不由有些哑然失笑。

    卡云帝国的地理位置险要,是大明和欧云的战略缓冲国。而这些年来,卡云帝国在两大势力之间左右逢源,在卡云帝国十几代皇族中,几乎代代都有公主分别嫁入这两大势力,以加强二者之间的联系。

    送到欧云的公主姿势得到了礼遇,但大明却不同,大明的国家观念受一些历史遗留问题的影响,将国与国之间的联姻视为自身的耻辱,有意拒绝担忧不想因此让卡云倒向欧云,皇族也只能咬着牙同意了。

    于是,在联姻了三代之后,当时的大明帝国的帝君由于继承皇位时年岁已高,就以此为借口,将卡云送来联姻的公主许配给当时砸大明举足轻重的意味年轻军侯为妻,算是为皇族摆脱了这口“黑锅”。

    而以后的联姻也就只在大明帝国的高层贵族中流转,如果要从根上算,大明有一大票贵族身上都有着卡云皇族的血脉。这也是卡云这么一个小小的帝国能在这纷乱的宇宙中始终可以幸存的一部分原因。【】

    “这代轮到逸家了吗?”张云帆小声自语道。

    若是别的人的令牌,他完全可以无视,但是这块令牌的主人可是统御着镇守大明西部边境的大明帝国天御军团的少帅逸乐轩。他不能不买这位仁兄的账。

    可是,事情已经发展到了如今的地步,又让张云帆一何种理由收手呢?而且就算逸乐轩身份高贵,那也不过是与自己平级而已,因为一块令牌就让他退却,这时要是传出去,他还有什么脸面再在大明混。

    但是,显而易见的是,逸乐轩泵人对这桩联姻极其满意,否则不会吧自己的令牌交给一个与自己没有太大关系的卡云皇子的。

    张云帆眼神微眯,心中不断的盘算着各种处理方法的得失,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丝犹豫之色。但在对面的萧宇源眼中,张云帆的犹豫已经被他当成了忌惮。

    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这个未来“妹夫”在大明帝国拥有多达的权势,但他知道这快令牌对大明的贵族来说,到底有多大的效用。

    就在前一段时间,有一艘大明帝国的豪华游艇途径卡云帝国,同样被他们拦了下来。

    那游艇的主人是大明的一个世袭的年轻公爵,开始的时候也拒绝向其缴纳费用,但当他看到这块令牌后那副见了鬼似的模样,萧宇源至今还十分清晰的记得。

    再看看眼前的张云帆,在他的眼里,一个驾驶着小型飞行器的联盟军官的贵族背景绝不会比那个公爵更深厚,公爵尚且如此,更何况是这么一颗年轻人。

    想着想着,萧宇源不经露出了一丝微笑,他十分期待着眼前这不可一世的年轻人之后的讨好、卑怯的面目。但看到年前的这个人犹豫了许久都没有任何的动作后,忍不住说道:“看到令牌,如同亲自,你还不跪下行礼!”

    听了这话,张云帆的脸瞬间冷了下来。开玩笑,这世间除了大明帝国当今的帝君谁还有资格接受他的大礼,就连自己的父母,他问安时,也从未行过跪拜之礼。而萧宇源说的这话,无疑是对他最严重的挑衅。

    张云帆定了定神,平复了一下自己随时可能暴起伤人的情绪,没有理会面前的萧宇源,反而转头对一旁的萧芷柔说道:“和逸乐轩定亲的是几公主?”

    萧芷柔一听他不加任何尊称的直呼那位的姓名,心中便暗叫不好。很显然,眼前的这位年轻军官是并不畏惧逸家在大明的权势。

    “是我国的九公主,半年前,逸公子来过我们国家,就先把这门亲事给定了下来,正式仪式以后再补!”萧芷柔一边说着,一边向有些张狂的萧宇源按着眼色,示意他收敛些。

    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原本性格就有些张狂的他哪里还能去关注这个平时唯唯诺诺的小妹。现在的他只想要狠狠的羞辱一下面前这个让他丢尽脸面的人。

    只见张云帆眼中的寒光更盛,那森森的寒气使一旁的萧芷柔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哆嗦。

    “那我回去问问,看到底什么时候办,好给你们这边多补一份礼!”张云帆的声音寒的刺骨,但说出的话却又很温和。

    “为什么?”这话一出口,萧芷柔就后悔了,她应该知道,怒气值已满的张云帆说这种话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当然是给你们这边治伤用!”说着,张云帆一步一步的向萧宇源走了过去,一直缭绕在身上的灵气又更盛了些。

    “你……你先干什么!”看见对方气势迫人的走了过来,萧宇源又想起了对方刚刚所发挥出的恐怖战力,心里更加胆怯了几分,但还是咬着牙道:“你难道不害怕日后逸家找你麻烦吗!”

    “逸家?”张云帆冷笑了一声,此刻他已摩拳擦掌,做好了一切准备,但还是想在刺激对方一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半年前逸乐轩到你们这来的时候,左臂应该是打着石膏的吧!”

    “你怎么……”

    “我怎么知道的是吧!”张云帆默默的从地上见了一把枪,三下五除二的将其拆的只剩一节枪管,他把枪管扛在肩上,走到萧宇源的面前,说道:“答案很简单,因为那条胳膊就是我打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