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酒吧
    很快,运输舰便到达了顾惜霜的家乡——冰海星。

    飞船刚刚停稳,二人便以从后方的小门悄悄离开了。等到船员意识到后方的货舱出事时,也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的事了。但谁会去在意一个十分偏僻的商用机场里出的这种小事呢?毕竟现在的星际偷渡客可不少,这种事每天都会发生。

    于是乎,等这件事报到分管区域的警署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而在这段时间里,张云帆二人早就光明正大的离开了机场,在门口租了一辆悬浮车,向顾惜霜的家乡行去。

    张云帆歪着头,将目光定格在窗外的景色,而脑海中的思绪却已不知飘向何处。而顾惜霜则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虚拟读物,不发一语。

    忽然,一直看着窗外的张云帆兜里的一件特殊通讯器震动了几下,这是他专门用于联系大明内部的通讯器,而这时候的联系不由让他心中一喜,家里果然为他此次行动安排了护卫。

    他立刻将通讯器掏出,当看到发来的消息后,一种无法言喻的表情在他的脸上浮现。

    “有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个?”张云帆将目光转向一旁的顾惜霜,淡淡的问道。

    “好的!”

    “好消息就是你家人还好好的生活着,没有收到任何影响。”

    “那坏的呢?”

    “你们家周围布满了联盟的潜伏人员,可以这么说,你们家以前的老邻居基本都搬走了,新住进来的都是见识人员,你的家人正遭到联盟二十四小时的全面监控。”

    张云帆此话一出,车内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凝重。

    好半天,顾惜霜才面带难色的轻声问道:“有什么办法能把他们接出来吗?”

    “唯一的办法只剩下正面强攻,不过难度很大!”说道这里,张云帆顿了一下,继续道:“我不知道大明该我派了什么护卫,但就之前得到的情报,这次整个监察部的骑士团都到了,几十个中级灵种,就我目前的情况,不太好对付。”

    “这……”顾惜霜实在说不出任何请张云帆强行突破的话,只能强装平静的说道:“一切都由你来安排,我不会有任何意见!”

    “别那么紧张!”张云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安慰道:“其实也没那么难!只要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你家,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那你有办法吗?”

    “办法总是想出来的嘛?”张云帆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语气略显平淡的说道:“这样吧!你知道你们附近哪有酒吧吗?等我们到了那里,先去酒吧探探风头再说!”

    “好吧!”

    ——————————————

    悬浮车在封闭式的高速通道中飞速前进,在中途进行几次变换通道后,最终到达了他们的目的地——山水市。

    最终,悬浮车在一家大型酒吧门前停了下来。

    “这里就是本市最大的酒吧!怎么样我们进去吗?”

    不知为何,张云帆并不想要进入这间酒吧,他嘴里喃喃道:“不!这间应该不是!”

    “那应该是哪间?”一旁的顾惜霜十分费解,有些茫然的说道:“酒吧不都一个样吗?”

    对于她的疑问,张云帆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带着她在市区中穿梭,不断的寻找不同的酒吧。但奇怪的是,张云帆最终没有进入其中的任何一间,他们只是在门口观察了一下便径直离开,知道他们来到一间古朴无华的小型茶居酒吧。

    “应该就是这里了,我们进去吧!”张云帆淡淡的说道。说完便率先走下了悬浮车。顾惜霜虽然有些疑惑不解,但还是跟了上去。

    “为什么要选择在这里?”顾惜霜紧紧的跟在张云帆身旁,继续问道:“或者说,你怎么知道这里可以搞到我们想要的情报?”

    “没人会在热火朝天的酒吧里聊闲天的!”张云帆一边走一边说道。“只有这种地方才是情报贩子交换情报的好地方!”说完,便直接推开了酒吧的店门。

    酒吧里稀稀朗朗的坐着十几个人,他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喝着闲酒,聊着闲天,看似不经意的举动,却也十分的娴熟。

    当二人推门进店的时候,除了那个有些年迈的酒保,几乎没人的目光扫向他们,但张云帆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已经聚集到了他们两人的身上。

    张云帆不动声色地带着顾惜霜来到吧台前,点了两杯软饮料,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这里……”顾惜霜刚想开口,就被张云帆用手制止。

    他一把将顾惜霜搂在了怀里,也借着不留痕迹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并在顾惜霜耳边说道:“小声些,这里都是老手,不要泄露我们的底细!”

    顾惜霜被他搂在怀里,尽管没有做丝毫的抵抗,但也是满脸通红。她小声的说道:“那我们怎么找情报?”

    “等!过会他们自己就会先沉不住气的!”

    果然,没有多长时间,一杯高度烈酒被直接推到了张云帆二人的面前。张云帆看了看眼前的烈酒,又看了看推过这杯烈酒的男人。这是一个充满市井气的男人,很普通,普通到任何一条街上都可以找出十几个这样气息的人。

    张云帆放开了怀中的顾惜霜,认真的看了看这杯酒,并端起来闻了一下,一股刺鼻却又带有强烈浓香的气味冲击了他的嗅觉神经。

    认识他的人都知道,张云帆从不饮酒,但是,他不饮酒并不代表他不懂酒。相反,他熟知宇宙中任何一款能在市面上见到的酒的一切知识,而他也感觉到了,面前的这杯酒便是在座的这些人给他的一道入门考验。

    明白了这点的张云帆淡淡一笑,端起这杯酒在手中些微把玩了一下,便直接洒在了地上,并开口道:“我喜欢腓特烈的烈度,但讨厌里面掺着的柏帝。”

    而那男子看到张云帆洒了他敬的酒,也不气恼,眼神中反而多出了份欣赏。只见他说道:“你还没有确认过,你怎么知道里面掺了你不喜欢的酒?”

    “有些事不用确认就可以知道!”张云帆对那男子歪了歪头,笑道:“就像我没见过你,却知道你身上有我想要的东西一样!”

    “也许我身上确实有,但是可不会想这就一样无偿的送给你!”

    “如果那些东西是无偿的……”张云帆停了下来,并摆弄了一下还没有放下的酒杯,继续道:“我可能依旧会想对待这杯酒一样对待那些东西!”

    “我的价格可不低哦!”

    “本少爷可从来不喜欢廉价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