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计划执行
    将近黎明,城市里朦朦胧胧开始升起了淡淡的雾气,张云帆站在一栋高楼的楼顶上,目光一直凝视着远方,久久不语。在他的身后,一袭白衣的玄羽无声的矗立着,等待着他的指示。

    两个人就这么站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直到很久之后,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已经过去,东方的天空已经泛起一丝光亮,张云帆才开口说道:“都处理干净了?”

    “嗯~!”玄羽点了点头,说道:“所有痕迹都消除了,联盟没有两三天查不出来!”

    “真是难为你们了,刚到就让你们做这些!”张云帆轻轻一叹,但仍没有回头。“这是你们第一次杀人吧!”

    “是的!”

    “感觉不好吧?”

    “嗯!”玄羽轻声应道。“心里感觉有点不是滋味。”

    张云帆转过了身,轻轻地揉了揉玄羽的头,说道:“不用放在心上,你杀的都是该杀的人!留着他们,会有更多的人遭殃!”

    “我明白!”

    张云帆知道着的心结不是那么容易解开的,也就向再继续这个话题,定了一下说道:“顾惜霜的情况怎么样了?”

    “我来的时候就已经可以下地走路了,现在应该已经基本恢复了!”玄羽平静的叙述着她所知道的情况。“那些人在她身上用的药量不小,短时间内难以彻底清除!”

    “是一种可以使人瞬间丧失行动能力的药,曾经是很多国家处理应急任务时的必备物品。”说道这里,玄羽的声音不由得变得有些愤懑。“这种药副作用很大,很容易造成被使用者肌肉萎缩,还有内脏衰竭,已经被很多国家禁止使用,想不到联盟总部居然……”

    “是啊!这可是以前怎么都想不到的事情!”

    “可为什么会这样?”玄羽情绪有些激动。“在联盟公开的账目表上写的明明不是这种药物!”

    “答案很简单,有人贪腐,吃这其中的差价!”

    “那我们可以……”

    “现在谁还会相信我们的话,我们说的每一句对联盟不利的事实都会被说成是刻意中伤。”张云帆慢慢转过了身体,面向玄羽,眼神里有些不知名的情绪。“很失望吧!你明明那么向往联盟的公正性的。”

    “少主,你说我们大明会是这样吗?”

    张云帆淡淡一笑,回答道:“我不知道!我不敢说绝对没有,但我也确定自己绝不会放过一个这种官员。无论他是谁!”

    说完,他又看了看远处已经渐渐放亮的天空。“我们该去准备了!”

    “具体的方案呢?是都去吗?”

    “不!去接个人要不了这么多人,你和我就够了!”张云帆活动这自己的手腕,继续道:“让顾惜霜和玄翼在外围接应,完成后就立刻离开!”

    “是!”

    ——————————————

    天空渐渐放亮,街道上出门早练或是赶早班的人也慢慢变多了起来,相比于这些人的清闲,负责监控山水市的联盟监察部已经是乱的底朝天了。

    昨夜,骑士团四队五队两个分队出去休息,结果就彻底失去联系。最终,他们在离秘密驻地不远处的意见歌厅包厢中找到了已经被废,但勉强保住一命的秦陵,但再也没有了其他人的消息。

    现在,整个行动团队都慌了。那可是二十多位中级灵种啊!联盟十几年的“心血”一夜之间就人间蒸发了,估计监察部的那些高层杀了他们的新都有。

    “找!所有待命的热暖全都给我去找!”行动负责人也只能一下一下的大力的拍着桌子来宣泄自己的怒气。“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找不到都别给我回来了!”

    行动组成员们面面相觑,他们很想提醒自己的领导一下,他这么做很容易让人趁虚而入,可到底是没人敢在已经有些歇斯底里的长官面前提出半点反对意见。

    当张云帆一行人躲在远处,看着一队队监察部特工从秘密驻地鱼贯而出,分散在城市各个区域的时候,他们都快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谁见过这种指挥?在未知的敌人面前,居然还敢分兵,这位指挥官的心还真是大啊!

    “现在好了!现在这个行动组的力量大概十不存一。”张云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原本紧绷的神经也舒缓了下来。“这个情况,就算没有内应,我们也能杀个七进七出。”

    说道这里,张云帆有看了看一旁的玄羽,嘱咐道:“过会行动的时候留点手,别搞出人命了!”

    “昨晚不还……”

    “那些人该死!”张云帆直接打断了玄羽的话。“我相信监察部大部分还是好的,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强的执行力。要是光靠昨晚的那些货色,监察部早就倒了!”

    “好,我知道了!”

    得到回应后,张云帆满意的点了点头。“看这个时间,内应那边应该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准备动手吧!”

    “是!”

    倩雪所提出的那份被张云帆称为简单暴力流的计划步骤十分单一,就是在行动组的饮食里下点药。然后张云帆带人冲进来,把人救走,就这么简单。

    不过下的既不是毒药,也不是迷药,而是……泻药。毒药可以解毒,迷药也能有一些简单的方法应付,但泻药呢?估计没人能抵抗的住,毕竟,抵抗的后果过于“沉重”,那可能是谁都无法承受的重量。

    而此时,倩雪早已将那些罪恶的药剂给下到了所有人的早饭里。

    看着自己的闺蜜及同僚津津有味的吃着那份早餐,她心里总算生出了一丝怜悯之情,却没有半点阻止他们进食的意思。只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对不住了诸位,治疗拉肚子的特效药已经准备好了,等我走了就给你们!”

    “小雪,你不吃吗?”坐在倩雪对面的闺蜜看着一动不动的她奇怪的问道。

    “我?我不吃了,没什么胃口。”

    “又在想你那男朋友,他也是的,也不知道多关心关心你。”

    “没事,我习惯了!”倩雪苦笑着回应道。“他工作也忙。”

    “在忙也不能……呜~呜”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倩雪用面包堵住了嘴巴。“吃你的吧!”

    就这样,在倩雪的协助下,行动组最后的一丝防御力量也被顺利瓦解了。张云帆仔细的计算着药力发作的时间,等待着最佳的时机。

    一个小时后,张云帆站起了身,一个响指,灵甲附身。

    “行…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