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真身
    ,更新快,,免费读!

    “按部就班?”苏小雨诧异。从来都没有人这么评论过她。她是谁,被誉为智计无双的苏清璇,如果她的战法真的那么墨守成规,又怎么能和大明仙株月临仙齐名呢?

    “到不是你的战法按部就班,而是在你认识里的敌人过于守规矩了!”张云帆摇了摇头。“你推演能力十分的厉害,可以很轻易的推算出对方最佳的行动方式,所以你可以提前做好战斗准备,从而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胜出。”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你的对手不收规矩怎么办?”张云帆一边说着,一边来到沙发上坐了下来。“就像这次,我稍微做了点假动作,你便上当了!”

    “所以说,一开始那四艘战舰你是故意暴露的喽!”

    “当然不是,那是个意外!”张云帆摇了摇头。“我这么想到他们居然自己撞上了探测仪,本来我的意思是想做超测距射击,消耗你们实力的,没想到这群新兵居然会暴露,明明已经把探测仪的坐标点告诉他们了!”

    “你算出了探测仪的坐标点?”

    “这很难吗?”张云帆淡淡一笑,并没有给苏小雨继续感叹的机会,继续解释道:“我既然已经知道了那四艘战舰暴露,那就将计就计,令负责开路的四艘战舰继续前进,又派了一艘战舰去d区制造埋伏的假象!”

    “所以d区的探测仪就被击毁了?”苏小雨沉思道。

    “没错!”张云帆点了点头。“于是乎你仅仅派出了五艘战舰就想要歼灭你眼中的那四艘诱饵,而其他部队依旧却远离战区,防范着那支子虚乌有的主力舰队。”

    “结果你也知道了!”张云帆伸了个懒腰。“五艘战舰和九艘战舰相遇,还被打了个埋伏,不死谁死!”

    “然后,你便不再指挥舰队?”

    “是啊!这毕竟是演习,总要让他们了解一下自己的不足,要是轻易的打败老兵,那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聊到这里,苏小雨也大概知道了前因后果。但她也不得不警醒,如果这是真正的战争,现在的她可能已经被张云帆所率领的舰队俘虏了。

    “长官真是厉害啊!”苏小雨虽然心里有些不服气,但还是一脸“崇拜”的向张云帆说道。

    “哈啊~~”张云帆对于苏小雨所传来的“仰慕”之意没有丝毫的感觉,只是重重的打了个哈欠,随口说道:“今天大家都忙了一天了,就都回去休息吧!”

    几人相视了一眼,也就相继离开了。

    张云帆走出指挥室,疲劳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没办法,刚才新兵们之所以能将老兵压制成那个样子,很大程度上是靠着他事前详细的推演运算。

    那份推演的细节基本已经细致到对方每一艘战舰的运动轨迹,每一艘战舰的第一目标,再加上战斗之前对对方释放的检测仪器方位的预测,基本已经耗尽了他全部的精力。

    而他之所以将战场交给那些新兵,虽然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想要让这些新人练练手,但这其中也有自己的精力消耗严重,再想在那种强度的战斗中放水,就太难了。

    “哎~~放水要放的不漏声色,这比我想象中的要难啊!”张云帆叹了口气,推开了自己的房门。

    “你来了!”张云帆毫不意外的在自己的房间内看到了玄羽的身影。

    “你好像很累!”玄羽站了起来,十分自然的从张云帆手中接过了他刚刚脱下的外套。

    “没办法啊!毕竟对手是她啊!”张云帆一下倒在了床上,左右摇晃了一下选着了一个自己最舒服的姿势。

    “试出她的身份了?”

    “嗯!”张云帆轻声应了一下,说道:“是苏清璇!”

    “是她啊!也对,看周围那些势力的反应,这次星盟可能是想要对我们出手了!可我想不明白,为什么苏清璇会亲自来当卧底!”对于这个答案,玄羽并没有表现的太过惊讶,反而平静的接受了。

    “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她何必要亲自来呢!”

    “是不是来报十几年前的那一箭之仇的!”一道声音突然子虚空之处传来。

    “谁!”玄羽立即起身,汹涌的灵气瞬间自她体内爆发,激荡的整个空间都为之一颤。

    “姐!是我,是我!”玄翼立刻就从虚空中闪了出来。

    “你怎么来了?”

    “自己亲姐姐突然不见了,总归还是要来找找的!”玄翼打趣道。“没打扰你们吧!”

    “别贫!”张云帆从床上坐了起来,淡淡的看着玄翼,问道:“你说的一箭之仇到底指的是什么?”

    “不会吧,少主,你真的不记得了!”玄翼有些诧异。“十五年前你血虐了她一场,怎么也要让人家找回点面子吧!”

    “我?血虐她?什么时候?”

    “就是你去帝都参加短训班的时候!在演训班推演室里!”

    “哦~~我有点印象了,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张云帆沉思了一阵,终于回想到了一些片段。“那也怪她倒霉,那时候我才被凌傲苍在演训的时候教训了,心情不好,她算是撞到枪口上了!”

    “但人家是来外交的,也是要面子的,你那么搞了一次,人家想要报复也理所应当。”

    “那我现在道歉还来的及吗?”张云帆半开玩笑的说道。

    “你觉得呢!”玄羽玄翼齐声道。

    “那就别管她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一个免费的高级打手,不用白不用!”张云帆说道。“刚才那场演习你们也看了,那场和新兵九艘战舰的对抗,她的舰队微控方面的能力超乎寻常!”

    “确实呢!”

    三人又就此话题聊了一会,之后便相继回房休息了。

    ————————————————————

    由于演习以双方平局收场,造成了将赌注压在两边的赌徒们双输的局面,这些输急了的人们纷纷选择了抵赖,甚至将赌场举报,以逃避有些悲惨的现实。

    但这并不是张云帆所需要操心的,因为自己比他们还要惨的多,他连自己的赌票都已经被收走,别说是赢得赌资,就连本金能不能拿回来都是个问题。

    不过,张云帆显然不会因此而对自己的下一步计划有任何影响。于是乎,在事后的第二天,一件新的扩张计划出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