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希望与不屈
    视角回到那三十艘战舰身上……

    已经彻底放弃生还希望的这些舰队士兵也不愿再做过多的反抗,只是将战舰固执的移动到大部队离去的方向上,阻止着王家舰队的追击行动。他们不开炮,也不做什么机动动作,只是这么呆呆的停在那里。

    而他们面前的这支王家舰队显然是被他们的举动搞得莫名其妙,明明已经作出这么大无畏的行动了,不是应该义无反顾的向他们冲过来,来获得一个悲壮的结局吗?他们现在的行动到底是要那样啊?

    作为现场指挥的王家军官显然被这种行动给搞蒙了,完全不知道接下来的行动该怎么办。

    撤退显然是没这个必要,但是要是进攻的话……对这些毫无反抗意思的敌人进行攻击,怎么都有些下不去手的感觉。

    无奈之下,这名指挥官也只有把当前的情况通报给指挥总部,请总部给出相应的指示。

    大致了解过和武道内情的张云帆随即想到了答案,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按理说想这种敌人本来是可以团结的对象,只要稍稍支持一下,自己就可能不费吹灰之力的将和武道玩垮。

    但这也是不稳定的因素之一,再怎么说,他们都是和武道的士兵,手中一定被和武道攥着默写软肋,说实话,像这类俘虏,忠诚度是很低的,基本没有什么招揽的价值。而把他们留在境内,那他们也有可能成为敌方的眼线。

    “该怎么办呢?”张云帆将问题递给了王仙,询问她的看法。

    “还能怎么办!你难道还想攻击好不还手的对手吗?”

    “咦~~!对啊!”张云帆忽然也响起了刚才前线传来的情报,对方完全没有还手的意思。如果自己下令对这种敌人下手,那确实是有些过分,而且这也是有损形象的事。

    “那就这样吧!”想通了这点,张云帆随即已经想到了命令。“给这支舰队发送劝降报告吧!”

    “是!”通讯的另一头,那个指挥官立刻回复道。

    很快,前方的通讯再次连接了过来。

    “怎么了?”张云帆奇怪的问道。

    “长官!我把劝降书飞过去之后,那边的舰队也随即给了我一个回复……”

    “他们讲了什么?”张云帆不经有些在意,在意这些已经是被抛弃的士兵此时到底会表达出什么样的情感。

    “他们只回了一句话,他们不会投降,他们只求一死!”那指挥官嗓音有些沉重,显然也是被这些士兵的这句十分悲壮的话所感染。

    “嗯……”张云帆有些吃惊,没想到这些人居然能说出这种话,不经也有了一些感触,心中也更不想对这些士兵进行那种摧枯拉朽的打击。

    “这样吧!把我的通讯接到他们的通讯系统里面,我要和他们的指挥官直接交流!”

    “是!”

    只一会的功夫,一道通讯便已经连接到了那些残余的和武道先遣队的公共频道,随即在他们是众人那诧异的眼神中,张云帆这位王家的最高军事指挥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他们旗舰的通讯视频之中。

    “你是谁!”旗舰上,这支小舰队的指挥官朗声问道。

    张云帆并没有回答这个不知是疑问还是质问的话,直接问道:“你怕死吗?”

    “什么?”这位指挥官一时没有搞清楚,但随即也明白了过来,对方是就自己刚刚向他们传过去的恢复而提问的,搞清楚这一点,他的心里又开始盘算对方提相互的问题。

    这位指挥官扫了一眼周围的人,看见他们脸上露出的那副有些迷茫的表情,便想到他们也在思考同样的问题。自己怕死吗?他扪心自问,自己是怕死的,但现如今除了这条死路还有其他的可以选择吗?

    在他的意思里没有的,除了被王家舰队的舰炮射死,就是被体内安装的微型炸弹给炸死。相较于后一种死法,第一种死法说不定还能给自己留一条全尸来呢!

    考虑良久,他最终还是对着张云帆点了点头,但这并不是他最终的答案。正当他还要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就见视频中张云帆继续问道:“那么……你想死吗?”

    想死吗?如果是一直待在和武道的环境里,他确实想过,或许死了可以轻松一点。但他的心中同时还觉得,如果自己就这么死了是不是会有些不甘,有些后悔呢!

    又是许久的沉默之后,这指挥官向张云帆摇了摇头,而这次却没有想着要再次辩驳什么,就是这么沉默的摇着头。

    “既然怕死,有不想死,那你为什么要求死!”

    “因为就只剩下这一条路可走了!”那指挥官说道。“我们身体里被移植了微型炸弹,就向你们投降那又怎么样!反正都是死,怎么死不一样!”

    “那可不一定!”张云帆淡淡笑道。“人啊~~只要有想要活下去的**,就一定能找到活下去的希望!难道你们不想试试吗?”

    指挥官沉默了,不再搭话,但他眼中闪烁的目光却明确的反映着他内心的动摇。

    “换句话说吧!”张云帆继续着。“对于和武道的所作所为,难道你们就没有丝毫的不甘心吗?难道你们就没有想过要进行任何的反抗吗!”

    不甘心?当然有!反抗?当然想过。可稍有异动就会拖累全队人一起陪葬的他们有怎么会将这些事情表露出来呢!面对日和长官的欺压,蔑视以及侮辱,他们不敢有丝毫的抵抗,只能将这点点的反抗之心视为自己最后的尊严放置在内心的最深处。

    “你想要做什么!”那指挥官问道,语气中已经充满了希望的味道。

    “我想干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干什么!”

    “我?”他惊讶。

    “没错!就是你!”张云帆语气也开始变得有些激昂,话语中充满了煽动力。“告诉我!你想要干什么!”

    “我想要反抗!”那指挥官几乎是用吼的将这句话说了出来,声音中充满着不屈与反抗。“我想吧那些被欺压的同胞解救出来,想要毁灭和武道,想要毁灭日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