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逃之夭夭?
    沉默的对视持续很久,直到王恒找的那批技术人员到达之后,沉默的僵局才最终被打破。

    “咳咳……”王恒有些尴尬的收起了目光,随即向身后的部下吩咐道:“赶紧把铁牢打开,就这三位小姐出来……”

    “是!”立刻就有两名手下上前进行工作。

    就在这时,一名通讯兵即从型的跑到了他的面前。

    “什么事?”王恒察觉到来人,回过头,淡淡的问道。

    “我们接到了总部长官个人的通讯,您看要不要亲自去一下?”

    “总部长官?还个人?”王恒有些奇怪,但随即又低声问了一下。“到底是哪位长官?”

    “这个嘛……”那名通讯兵将目光私下打量了一下,看着周围的人群虽然也在关注这边,但距离还是比较远的,这才放心的在王恒的耳边低声道:“是清河公子……”

    “什么!!!”王恒惊声叫道,但随即便发觉自身的失态,慌忙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小声的说道:“快带我去!”

    “是!”

    一分钟后,王恒神情井然的站在视频通讯器之前,原先的那种有些不羁的替代全都消失不见了。

    在视频的另一头,张云帆并没有重新带起原先的那副面具,此时的他正挂着一丝慵懒的表情斜靠在沙发上,双眼一张一合,仿佛随时都会睡着一样。【】

    “报告!第三分舰队指挥官王恒向您报告!”王恒定神,一个标准的军礼展现在视频影像之中。

    但他却并没有立刻得到另一边的回应,让王恒心中有些打鼓。“怎么了?是延时吗?不应该啊?这可是远程瞬时通讯啊!”

    在这种狐疑之中,这段沉默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通讯之中才传出一声有些随意的回话。“辛苦了!”

    “为……为了胜利~!”王恒语气僵硬的回到。

    “我还以为你会说为人民服务呢!”这一次,张云帆的回应倒是快了许多。

    说着,张云帆上下打量了他,那明显的举动,就算是隔着屏幕王恒都能感受到那在他身上扫描似的眼神。

    “这应该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次私下交流吧!”张云帆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是!是的!对此属下感到万分的荣幸!”王恒显得有些激动。

    “别那么紧张吗!”张云帆也看出了王恒的拘谨,继续说道:“你看看……我多随意啊!”

    还没等王恒回话,在另一头通讯之中隐隐传来了一句女声。“你是随意过头了!”

    王恒又抬眼看了看视频中的这位自己十分崇敬的长官此时的仪态,随即在心中狠狠的肯定了通讯另一头的这句吐槽。

    “好了好了!我们书归正传!”视频中张云帆从沙发上坐了起来,那副有些慵懒的表情转瞬就从他的脸上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认真,严肃却又透露着些许随意的表情跃然脸上。

    “是!”王恒立刻应道。

    “我问你,抓住伊鹤野了吗?”张云帆淡淡的问道。

    “暂时没有!”王恒有些尴尬的回答了这个问题,但他也明白,都已经占领了这里却依旧没有抓住敌方首脑,这确实一件十分丢脸的事。

    看着通讯中的长官半天没有回话,有些心虚的王恒随即也再次补充道:“不过我已经提前下令封锁了这附近的空域,到现在还没有发现,说明对方现在还在这艘旗舰上!您放心,我保证立时将其捉拿归案,绝对不会让他跑了的!”

    “算了吧!”张云帆摇了摇头,表示了自己的无奈,“估计他现在已经跑了!”

    “怎么可能!”王恒的语气中明显显示着他的惊愕与不信。“空域已经完全封锁,根本不可能有飞行器从这艘战舰里出去!”

    “那如果他直接进行空间跳跃呢?”

    “直接空间跳跃?这……这怎么……”很显然,这位长官说出的推论已经大大超出了他的常识范围和认知范围。

    “这种继续在星河联盟中的一线国家中已经不算什么尖端科技了!”张云帆感觉颇为无奈,但还是有加了一句。“你再检查一下吧!说不定他还藏在这艘战舰上没走呢!”

    “是!我已经督办了,马上就会有结果!”王恒立刻回应。

    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了敲击声。

    “什么事?”王恒向张云帆示意了一下,随即扬声问道。

    “我们发现了一个异常情况,是否可以向长官您当面报告一下!”

    “这……”王恒转头看向视频另一头的张云帆,眼神中带着些许请示之意。

    “让他进来吧!”张云帆淡淡的说道,随后又是补充了一句。“不过我提醒你一下,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估计对你不是什么好消息!”

    “是……是吗?”王恒有些迟疑,但还是向门外喊了一句。“进来!”

    “是!”部下立刻推门而入。

    “怎么了?”王恒看了一下已经渐渐暗去,再也无法看到丝毫画面的屏幕,心里渐渐安心下来。

    “是这样的!在这艘战舰舰首的位置我们发现了剧烈的空间波动,这种波动很像是空间跳跃所造成的现象,真实的原因还无法查明是什么原因,所以我们想请示一下总部的探测科,这里是申请书,还请您签一个字。”

    王恒不知道自己的这位部下是怎么离开这件通讯室的了,甚至连自己是怎么在那份申请书上签字的都已经记不清了,他现在唯一的感受就是脸颊正火辣辣的剧痛。

    自己刚刚才对着长官说着不可能,这句话刚刚从他嘴里新鲜出炉,还冒着热气呢,这边的耳光就贴上来了。

    “十分抱歉!因为我的指挥失误,这才使对方成功淘箩,我愿意接受任何的惩罚!”王恒对着已经再次亮起的通讯屏幕深深的鞠了一躬。

    “关于这件事你不用太过在意!我之所以给你通讯也是因为这件事?”张云帆淡淡的回道。

    “这件事啊?”王恒不解。

    “没错!就算他被你给抓住,我也一定会命令你将那人给不动神色的放掉的!”

    “这是为什么?他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这么放过他,是不是有些……”

    “有这么一个反面教材,还整天在外面晃悠着。其效果可比抓住他,然后杀了他这种简单的工作强的太多太多了!”

    王恒随即了然,沉声应道:“那我接下来该怎么做?”

    “这随你,看你自由发挥!”

    “是!”王恒激动地接受了命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