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章 绝密战法
    战事依旧进行着,但局势已经越来越难以逆转。

    在张云帆的直接指挥下,王家舰队所展现的战斗风格再次一边,完全没有了之前稳固,有的只是迅疾,无谓和从容不迫。

    相较于张云帆之前所担心的舰队难以适应全新的指挥风格这一问题倒是率先出现在了敌方的舰队身上。

    那突变的风格再次让他们好不容易研究出的富有针对性的应对方案直接作废,而当他们决定再次研究对策的时候,却发现王家舰队已经不再给予他们这样的机会。

    在全新的战斗风格之中,王家舰队开始了之前从没有出现过的穿插分割战术。

    以重型无人盾列舰为前锋,夜风级战舰为突击前导,皇林级战舰为压阵主力迅速突进到对方阵列之中,但绝不与对方的防御舰艇做过多的纠缠,一击而走,直接向后方阵线继续突击,直至穿透退房的阵线。

    整个包围圈被张云帆自动分解成了数十个突击阵组,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将穿插作战发挥到极致。

    起初,和武道的舰队高层们还在为王家主动放弃包围作战而感到庆幸,但他们很快便发现了这个想法不过是他们心中的一个美好的幻想而已,因为就算现在的包围圈已经解除,但顺利突围的机会却依旧十分的渺茫。【】

    只要有舰队分散,那支舰队就会出现大量的伤亡,这倒不是因为王家的攻击有多猛烈,而是他们发现只有战舰聚集时,才能利用舰队的聚集防御挡住对方的不断来袭的火力。

    直到这时,两个师团的高层才最终明白过来。原来,不管王家的战斗风格变换为何种状态,对方的目标始终只有一个,那就是彻底的歼灭掉他们。

    心中有了这个想法,却也没有让他们产生任何的怯懦之感,反而这些人的战意正随着情况的越来越糟而慢慢高涨起来。

    这两个师团视死如归,虽然此时败局已定,却也让他们真正的放开手脚一战,每支小舰队,甚至没有战舰都开始了不顾一切的战斗,所做的一切已经不再是为了胜利,而是为了杀人,杀死更多的敌人。

    只可惜这对于此时的王家舰队来说,已经是不再适用的战法了。

    王家的各支舰队无一不是一击而退,与他们交战的时间仅仅就是那么一瞬。当这一瞬结束,王家的突击阵组就会直接向前穿插,离开这支和武道舰队的攻击范围。

    可当这支和武道舰队想要进行追击时,另一支王家的突击阵组又从另一个防线袭来,中间不会有丝毫的中断。

    这给那些想要以命搏命的和武道战舰的感觉就像是倾尽全力的一拳却狠狠的达到了棉花上,完全无法使出全力,但而己方却在这种不断的袭扰中损失不小。

    尽管那些王家战舰仅仅只用了一瞬间的作战,但相互之间的配合却能让他们长时间的对一片区域内的和武道战舰进行持续性的火力输出。

    这些战舰可以轻易的防御住王家舰队的一波攻击,可是在一波攻击之后,紧接着还有第二波,第三波……第n波,除非那片区域中的和武道战舰全部报废,否则这种攻击就会一直持续下去。

    “这是……”在王家的指挥总部内,苏清璇惊讶的望着整个战场的立体投影,就这么直直的看着战场上每一支王家的突击阵组的移动轨迹,久久不语。

    半晌,渐渐从震惊中缓过来的苏清璇定了定神,仔细组织了下语言,问道:“这个是战阵?”

    “是的!”张云帆一边操控投影,为各个舰队指引突击方向,一边简短的回答。

    “什么类型的?突击,对攻还是……”

    “包围!”张云帆的回答依旧简短异常。

    “包围?”苏清璇再次表示震惊,随后立刻将注意力重新转回战场投影,自行观察起每一支王家突击阵组的行进路线,半晌之后她才渐渐明白过来。

    “这是跟谁学的……”了解了战法,苏清璇有些犹豫的问道。

    “就不能是我自己设计的吗?”张云帆手一扬,再次布置好了一支突击阵组的预定行进路线。

    “少来!这套战法明显能感觉到一种沉淀的氛围,我虽然没有见过这种战法,但我可以断定绝不是一代人可以制成的战法,不……这已经不能称之为战法了,在这背后应该是有一套完整的战术体系的!”

    “真是好眼力啊!我现在有些后悔在你的面前使用这套战术。”张云帆耸了耸肩,无奈的感叹道。

    “是吗?可惜啊,我已经看到了!”苏清璇淡笑,又紧接着问道:“这到底出自哪里?”

    “这还用说嘛?稍微想一下也该知道啊!”张云帆却并没有直接回答。

    “这难道是镇南王府的战法?”苏清璇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如果真是这样,那这可就是镇南王府,乃至整个大明的传世绝密。而这个绝密竟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被张云帆用在了这种战斗之中……

    而在刚才的战斗中,她已然将这种战法里里外外,前前后后给看了个通透。如果真的是的话,那已经窥兮到战法全貌的她一定会惹来无数的麻烦。

    “千万不要是……千万不要是……”苏清璇忍不住在心中默念着,本就经历着张云帆指挥才能的冲击的她此时又受到了如此重击,选在连基本的从容也很难保持下去了。

    可老天往往是不会遂人心愿的,就在苏清璇不断的祈祷中,张云帆轻轻点下了他的头。

    “喂!你这是疯了吗!这种东西也拿出来用!”苏清璇瞬间丧失了冷静,上前一把攥住了张云帆的衣领。

    “这有什么关系?”张云帆对此没有丝毫的反应,语气平淡的继续道:“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还有谁知道这是我镇南王府的战法?还是说,有我在,镇南王府会跳出来找你麻烦?”

    苏清璇何等聪慧,顺着这个思路往下一想,是啊!张云帆这个镇南王府的未来继承人的身份摆在这里,谁能对他的这种行为说三道四呢?

    有了这样的想法,苏清璇的心情也自然就重新放松了下来。

    “还有多久结束?”

    “二十分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