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震慑
    身影一闪,张云帆瞬间消失在了所有人眼前。

    怎么回事?众人一惊,下意识的反应就是使劲的眨了眨眼,仿佛刚刚的一瞬就是一场虚幻一样。

    “人呢!”防卫队长当然不会向普通队员一样存有那种天真的想法,在张云帆凭空消失的那一刻,他已经知道了这次敌人的不凡,整个人瞬间紧张了起来。

    是不是用了什么隐身技术,这是防卫队长第一时间的反应。

    “照明,探测仪全开,给我把人找出来!”有了这个想法,队长立刻向手下下达命令。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解除了刚才的那种呆滞状态,转眼开始了相应的工作准备,通道内的照明被全部打开,密布在通道中的大量探测,感应装置全部启动,将整个通道内的一丝一毫全部纳入了监控范围。

    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他们运用了联盟最新的探测装置,但是眼前的通道和他们目光所及一样,空空荡荡,没有任何生物存在,当然除了那个趴在地上半死不活的那个混混首领。

    “没人!怎么会!”此时,连队长都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刚刚是不是出问题了,才会看到那个人影。

    不过,他当然不会天真的想着刚刚那一瞬自己和手下一群人的眼睛同时产生了幻觉,但既然不是,那人呢?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到视线内唯一的活物——那个混混首领。

    “去两个人看看!”队长一摆手,防线中立时站出了两个人,举着枪,缓缓的向那躺在地上的那位移动。

    “你们在找谁!”一道声音不急不慢的在队长的耳边响起。

    “人不见了,能不找吗?”队长下意识的回了一句。

    “什么人不见了?”那声音又是一问。

    “就是一个硬闯进来的年轻人,也真是邪门了,人怎么就会不……”队长慢慢回想起来,这里怎么还会有人问他这种问题,嘴里的回话也慢慢停了下来,他将视线想声音的来源一瞟,一个年轻人就这么平静的站在他的身旁,一脸的理所应当。

    “你是什么人!”队长立刻向一旁猛地退了一截,双手也同时向腰间摸去。

    这时,指挥室里的队员也反映了过来,看着刚刚消失的那个年轻人就这么平常的站在他们之中,一时间却也没有队长那种应急的反应,呆呆的立在原地。

    “我劝你还是不要太激动!”张云帆语气依旧是那么平淡无常。

    “哼!”队长冷哼了一声,手里的动作却也没停,别再腰间的手枪已经离开了枪套。“不许……”

    “动!”这最后一个字却是从张云帆口中说出来的。

    此言一出,那队长手中的动作瞬间就停了下来。这倒不是他多听张云帆的话,而是他已经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后颈处一丝清晰的凉意陡然出现。

    “还有人吗?”队长愣住了,对方难道是两个人?不应该吧!

    而这时,指挥室的其他人终于反应了过来,纷纷做出了掏枪的动作。

    “别动!”张云帆再次重复了一边刚刚的话。

    下一刻出现的场景也让那队长确定了自己的身后并没有什么人,因为每一个身在指挥室的队员的身边都凭空出现了一把烟色利刃,它们或指着队员的咽喉,或横在队员的脖颈,形态各异,却又有一个共同点。

    只要有一个动作,那些利刃就可以收割掉这些队员的生命。

    灵种,队长此刻已经明白了过来,于是又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位年轻人的样貌,却也没有发现这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忍不住又是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呢?你猜!”张云帆嘴角一扬,却是吐出了一句玩笑。

    可队长可没什么心思听这种玩笑,面色不变,眼神中却充满了诧异,惊奇。

    “好了好了,书归正传,我的身份呢,你就不要问了,我不会告诉你的,但我到这的目的却是可以说一下!”

    “那这位先生来这到底有什么目的!”队长也只能这么问道。

    “很简单,到这里当然是为了买情报啊!”

    张云帆说得是十分理所应当,而队长此刻心中却满满的都是羊驼,这不废话吗?但你买消息就买消息,搞这么大事情是想干嘛!有病啊!

    这话她当然不敢说出口,毕竟后颈可还架着一把剑呢,只能缓缓的说道:“那现在你的目的变了吗?”

    “没有……暂时!”张云帆回答的十分干脆。

    队长长舒了一口气,再次说道:“那这位先生,就有我来带着你去交易点吧!不过在这之前,请把这些收一下。”

    “行!”张云帆右手食指一扬,顷刻间所有剑刃撤开,转眼便在虚空中消失不见。

    “走吧!”张云帆慢慢将手背至身后,向站在原地的队长示意了一下。

    “请请……”队长随即走到门边,对着张云帆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随后也就率先走了出去,头前带路,张云帆也立刻跟在了身后。

    于是乎,防线上的警戒解除,防卫部队的士兵纷纷从阵地上站起,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们再次呆住了。

    他们的队长正十分恭敬的领着一个陌生的年轻人,而这个年轻人他们也不是没见过,十分钟之前,那位可就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他们的阵地前方,可现在,却已经被自己的直系上司如此对待,很显然这位的能力可不小啊!

    “大人物!一定是大人物!”众队员纷纷开始了脑补,猜什么的都有,但却没有一个人敢于上前搭话,确认一下自己的想法。

    队长在前面等着,张云帆在后面默默的跟着,这情形虽然十分和谐,但场面却十分的沉闷和尴尬。

    “那个……这位先生,贵姓?”队长壮着胆子问道。

    “免贵姓清,清水的清,清河!”张云帆再次说出了自己的常用马甲。

    “请先生啊!您是第一次来这里?”看到对方的心情没什么异样,队长再次试探了一下。

    “没错!是第一次,怎么了?”

    “难怪!”队长心中立即明了,准是把守的那位又照着老规矩行事了。那种手段,对方如果是普通人还好说,就算是经过协商,总是能成功的让新人出点血。

    但这种方法怕就怕出现什么不可力敌的存在,如果张云帆身上有那种不凡的气质,那把手的人自然也不会有什么过分的举动,要么平淡对之,要么礼敬有加。

    可张云帆为了掩藏身份,自然而然的内敛了气势,而没了那层氛围的张云帆看起来不过是一个不大的年轻人,自然而然成为了把手人员眼中的新人猎物。

    于是乎,局势便顺理成章的发展到了如今这种尴尬的地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