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暴露身份
    当张云帆看到考恩踉踉跄跄的从通道的另一头走过来的时候,便知道事情可能会变得有些麻烦了,不过他也是有所依仗,考恩并没有见过他的真正面目,面貌大改的他就算迎面相对他也未必能认的出来。【】

    原本双方擦肩还让他稍稍有些安心,但考恩没走几步那渐渐慢下来的速度,而这种动作当然没能躲过他们这几位的感知,玄羽玄翼两人当即停下了脚步,逸乐轩也蓄势待发。

    果不其然,几人刚刚有所准备,考恩这边就已经转身冲了过来。

    “停!”张云帆立刻低声一语,喝止了正准备解决麻烦的玄羽玄翼,他自己这赶在逸乐轩这个不稳定分子的前面冲了出去。

    双方之间的交手自然也只是一瞬间的事,而作为普通人的考恩自然不是张云帆的对手,再加上两人都毕业于第一军事学院,张云帆完全掌握了考恩的出手招式。

    考恩是想要一击必杀,动作十分的猛悍。但既然是想要达到这个目的,他可选的招式就十分的有限了。

    而仅一个起手式,张云帆便看出了他的招式。

    “不会吧!这么狠,上来就想弄死我!”一边说着,张云帆十分轻松的避过了考恩的一击,并随着他的出手一把攥住了考恩的左臂。

    一开始考恩还打算震开,可没想到对方攥住的那只手就像是铁钳一样牢牢的将他的那支手臂给固定住了。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咔”的一声,自己的左臂就就被卸了下来。

    但考恩自然没有放弃,左臂被废,右腿又袭了上来。可右腿来没到位,自己的喉咙就被对方给扣了起来。

    下一刻,自己就被重重的贯在了墙上。

    “兄弟我可是早就想这么干了!”张云帆在其耳边低声一语。“老老实实呆着,否则要你好看!”

    “想走!那条路已经被封死了,还想走那条路,做梦!”

    “是吗?我可不这么觉得!你还是乖乖躺下吧!”张云帆淡淡一句,随即放开了考恩的脖子。

    “啪——!”刚刚离开的手清脆的打出了一个响指,一股灵气散了出去,在近距离的冲击下,考恩直接被震晕了过去。

    “我们走吧!”张云帆回过头向几人继续说道。

    “换条路吗?”玄羽问。

    “不用?就这条挺好!”张云帆答。

    “不是说这条通道被封死了吗?”玄羽疑惑。

    “有我在,还有封死的通道吗?”张云帆淡笑道,他慢慢放开了已经晕过去的考恩,领着这些人继续前进。

    五分钟后,当前沿基地警报轰鸣的时候,张云帆几人已经彻底离开了基地的探知范围,安全的进入了已经渐渐荒凉的城区。

    ————————————————

    非基地人员堂而皇之的进入了还处于作战状态的前沿基地,打伤了最有战斗力的舰队指挥官,捎带手洗劫了高级军官俱乐部,破坏了通道之后,便直接在他们的监控范围之内消失了。

    发生了这种事,这简直就是整个第三舰队的耻辱。

    消息很快传到了第三舰队指挥总部,法福特得知这个消息后当场高血压就犯了,当他终于稳定下来之后,首开口第一个问题就是考恩的具体情况。

    在得知对方只是受了点伤,并无大碍,且已经慢慢恢复意识之后,这位将军才算是能稍微松了一口气。

    当他得知了具体情况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又让他不由得他开始重视起来,而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亲临现场,亲自观察了解实情。

    “你伤势怎么样?要不要转到后方的医院?”法福特坐在考恩的病床边,十分关切的问道。

    “谢长官的关心!我已经没什么事了!”考恩回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一听这话,法福特的心情明显瞬间好上了几分。随即又问道:“这次的时间你是亲历者,甚至还和那些人交过手,你对他们有什么看法?”

    很显然,考恩早就料到会有这种情况,所需的措辞也早已准备就绪。“对于他们的看法是没有。但对于我们这边,我倒有点想法!”

    “哦~~!”法福特将军先是一惊,但随即想到对方可能是想对基地的防御现状提出一些看法,便又说道:“那就具体谈谈你的想法吧!菲琳!”他转头换了一下自己的那位文字秘书。“你来做一下记录!”

    “是!”一直站在起身后的菲琳立刻掏出了腰间的文件仪,打开记录页面,做好了准备。

    “不不!不需要记录!”考恩用他剩下的那支好用的手摆了摆,之后又小声的向法福特低声说了一句。“此事事关战局,我希望可以和将军您单聊!”

    “是吗!”一听这话,法福特脸色也瞬间凝重了起来,他毫不犹豫的对身后的几位随从说道:“你们都快退出去!立刻!”

    几人纷纷离去,病房里转眼间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说吧!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当房门关上的一瞬间,法福特就开始迫不及待的问道。

    “张云帆回来了!”

    “张云帆?”法福特一惊,瞬间从椅子上占了取来,那混蛋不是带着那个疑似虫族间谍的那个美女跑路了吗?尽管看他们之后的表现,那女孩很有可能是被冤枉的,但张云帆那劫狱的罪行可的原原本本,没有任何好辩驳的!

    就算起出发点是好的,但就是说破大天去,那也是劫狱的罪状啊!

    而法福特也随即想到了一件事。“你是说,这件事是那家伙干的?”

    “是的!”考恩点了点头。

    “什么依据?说说看!”法福特顿时来了兴致,坐会座位之后,他的身体不自觉的向前靠着,想要进一步听清考恩的分析。

    “首先,他们的军装是从一艘运输舰上的,四名军人被打昏,衣服随即被扒光。他们也就靠着这些,成功的混入了基地内部!那艘船是从最后方来的,那里有一个大型航空港,可以通过那里连接到外面。”

    “此外,对方对于基地内部构造十分的熟悉,但只是相对于几个月前的基地构造。”

    “这可不只是张云帆符合条件啊!还有别的吗?”法福特又问。

    “对于第一学院教授的格斗技巧十分娴熟,显然也是经历过专门的训练的!”

    “哦~~”法福特立刻重视了起来,声音也有些激动,说道:“还有吗?”

    “有!”考恩笃定的点了点头,说道:“还有就是,对我出手的那个人……是灵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