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生意终上门
    “灵种?原来如此……”法福特算是明白过来,综合上面的这些,估计除了张云帆也就没什么其他可能了。【】

    “那你觉得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法福特问道。

    “我觉得这是我们反攻的大好良机!”考恩直接说道。“虽然我很不想承认这点,但张云帆确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指挥人才,而如果我们将他利用好了,这绝对是我们反攻虫族的一大利器!”

    “虽然是这样没错,但是他那个问题……”法福特犹豫。虽说碍于张云帆的身份,联盟没有发布什么通缉令,但再怎么说他那个劫狱的罪状可是板上钉钉的。就算脸么不予追究,可想恢复他在联盟中的职务也绝没有那个可能。

    “不让他任职,只让他居于幕后指挥!”考恩说道。“据我所知,张云帆在一片无法之域里建立起了一个势力,刚刚建立起来的势力所需要的东西也很多,估计这次来也是另有目的,我们可以和他交易一下,他为我们指挥战斗,我们满足他的条件!”

    “我要什么?战舰还是物资?”法福特一听可以交易,心情也就定了下来,无法之域那种小势力嘛,自然也就想要这些东西!

    “这您就太小看他了,他的实力是得到大明国内的支持的,所装备的战舰可是大明天影军团的夜风级战舰,比我们联盟的战舰还要先进一两个层次!其他物资方面,他也能得到国内大力支持,想用这些做筹码,估计也没多大成功的希望!”

    “什么?他能……也是啊!毕竟他的身份在那摆着呢!”法福特将军随即也明白了过来,但随即又问道:“那该用什么来当筹码?”

    “这我可难说,谁知道那货脑袋里想什么了!您不知道,刚才哪下手狠的啊!一点都没把往日的情分看在眼里。”

    “好了吧!一个高级灵种,如果对方的真的是全力一击,你还能全须全影的站在这里?”法福特说道。

    “这不是重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他们!”考恩说道。

    “你有什么好办法?”

    “张云帆并没有想要掩盖住他的身份,看来也是想让我们去找他的,所以我觉得他可能也有什么需求在我们手里。我估计他会堂而皇之的住进城区的酒店里,然后就这么等着我们上门去找!”

    “难道她就不怕我们动手抓他吗?”法福特问道

    “抓他?抓住他之后呢?我们能单独审问他么?”考恩反问。

    法福特随即想到,以张云帆的身份,就算是闹出了这些事,自己这边也没有处置他的权力,只能将他移交到联盟高层处理,而只要张云帆被送到那里,法福特相信,自己这边送上去,上级那边就能把他给放出去。

    “也就是说这小子仗着自己的身份,我们没法处置,所以就搞出这些事?”

    “以他作战的那种胆大妄为,我想应该就是这样!”考恩摊了摊手。“那您觉得我们还要跟那小子谈判交易吗?”

    “当然交易!而且这事就交给你了!你们是师兄弟,聊这些也合适!”法福特暗暗咬牙,但还是决定进行交易,毕竟现在的他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重夺失地的机会。

    “明白!”考恩立刻应道。

    ————————————————————

    三天后,在城区的一间酒店之中,张云帆几人正呆着房间里忙活着。

    张云帆和逸乐轩在研究战局,玄羽玄翼从旁协助。看着各有分工,可实际上除了张云帆之外,另外三人都没有应对虫族的作战经验,甚至连一些虫族的种类,特性都不知道,基本是无法进行相应的推演的。

    所以,有关的工作自然而然的就落在了张云帆一个人的肩上。

    一段推演结束后,张云帆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眼神不自觉的向房门那边瞄了一眼。

    “看什么看!人又没来!”逸乐轩在一旁吐槽道。

    “我看什么了,我什么也没看好吧!”张云帆瞬间抵赖。

    “可以理解嘛!毕竟这都三天了,和某人所说的什么一天之内找上门什么的,简直是……那个该怎么说呢?天壤之别还是什么?”逸乐轩大开嘲讽模式,垃圾话技能全开。

    “闭嘴吧!屁用都帮不上的人还有脸在这说我!”张云帆不满,随意瞟了一眼满屋子投影出的演算步骤,想起这三天来的那繁重的工作,心中也是暗暗叫苦。

    演算工作是在他们住进这间酒店后就立即开始的,在张云帆原定的计划中,第三舰队当天就可以找到他们,并与自己展开谈判,到时候自己只要利用第三舰队求胜心切的心理这么一点拨,让他们再次察觉到本人的指挥能力,进行交易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而自己这边做好前期准备,到时候直接传到第三舰队的参谋本部,让他们进行最为繁琐的详细推演,这是最省时省力的一种方法。

    可事情却和张云帆估计的不太一样,直到第三天,也就是今天,联盟至今都没有联系过他们,而早在两天前,被张云帆一直催促而极速赶工的前期准备工作依然完成,但却没有一个推演团队从旁协助,这也就意味着所有的重担都将压在张云帆一人身上。

    可这又能有什么办法?这五种的另外三人对虫族的作战能力缺乏虫族的了解,让他们进行这种关乎战局成败的推演,又有谁能放心使用呢!

    于是乎,张云帆的苦日子开始了。

    就在张云帆惆怅之际,房门的门铃在这时候被按响了。四人意识向外一展,立刻就发现三天前在基地被张云帆狂殴的那位仁兄现如今正打着石膏在门前等候着他们。

    张云帆将投影器关闭,率先走上前去开启房门。

    无法之域的那个日和帝国的势力现在估计已经在进攻这里的路上了,一场恶战已经在所难免。如果自己无法在三天之内扫平王家内部的这些不稳定因素,倒是自己在前线血拼,这边万一起来捅自己一刀,那毫无疑问会影响整个战局的走势。这是张云帆决不能允许的。

    因此摆在他眼前的只剩下了一条路,打下这条防线。对此,张云帆已经有了明确的计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