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 瞬杀
    “怎么?你们不是要杀我们吗?怎么不敢动了!”逸乐轩对着正面的这数只虫族异种,低声咆哮着。

    在他的身后,张云帆,玄羽玄翼三人持剑而立,与身后的这近十只展开了对峙。

    “少主,打吗?”玄羽低声问道。

    “没事的,这些家伙也顶多就是中级灵种的水平!”张云帆短短的一瞬间便已经探清楚了这些虫族的真实战力,淡淡的说道:“之前之所以差点成功,不过是因为这种类型非常善于屏蔽自身的气息,再加上刚才逸乐轩有些大意,这才造成了这个局面,现在这么硬碰硬的打,我们完全不在乎!”

    “明白!”玄羽玄翼两人当即应下,手中的佩剑剑尖也在同一时间向下压去,两人也开始缓缓的向面前的这些虫族异种压了上去,一场血战在所难免、

    看着缓缓上前的同队队员,张云帆随即提醒了一句。“当心偷袭!”

    话音刚落,通道两边的逸乐轩和玄羽等人脚下皆是一空,几道刀影飞出,直插他们的命门而去。

    埋伏做的是天衣无缝,攻击做的是风驰电掣,但可惜的是,他们对于人族高级灵种的能力一无所知,已经有所警觉的高级灵种的速度比它们想象的要快得多。

    在发现埋伏以及招呼向他们命门的攻击时,三人也立刻展开反击,高级灵种的基本素质由此体现。【】攻击反击,反击先一步到达了埋伏者的胸膛里。

    玄羽玄翼两人用剑尖将偷袭她们的虫族异种挑起,重重的甩向前方的还呆立着的其他异种,两人也随着虫族尸体的飞行,向前冲去,开始于那些虫族战成了一团。

    而逸乐轩这边虽相差不大,但却也略有不同,当逸乐轩将企图伏杀他的两个虫族异种轻而易举的捏死并仍还给面前的数只异种,目的就是为了震慑对方,以取得心理上的优势。。

    可对方的反应却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这些异种并没有因此而心生胆怯,反而是变得更加疯狂了起来,他们同时向逸乐轩冲了过去,立时开始对他发动疯狂的打击。

    但战力只相当于中级灵种的他们,有怎么可能破得了已然进行了战魂融合的逸乐轩,刀镰在灵甲上的那股激烈的相撞,火星四溅,却也留不下任何印记。

    而逸乐轩这是看准了虫族攻击的那一刹那,牢牢的抓住对方伸来的攻击,然后就是一击毙命。

    当这些虫族异种发现已经完全没有办法之后,他们将目标重新更换,自然而然的就将一直在阵型中央没怎么出过手的张云帆纳入了他们的攻击目标。

    随着一声尖锐的有序的尖叫声,两方阵地瞬间调整攻击目标,向着张云帆冲了过来。

    看着这些虫族向着自己这边冲了过来,张云帆颇有些无奈,“一直不出手,原来是会被当成是病猫的!”

    三人看向张云帆这边,手下却也没有做出阻拦的动作,就这么轻易的放了这些虫族轻易的过关了。

    张云帆站直了身子,右手置于腰间,左手覆上做拔刀状,而他所要砍杀的目标便是最后从那恐怖的三人组手中逃脱出来的八只虫族异种。

    这八只虫族攻击姿势,距离远近方面都有所不同,但同样也有响动的地方,比如说他们的目的都是出奇的相同,无疑不是对着“不堪一击”的张云帆招呼着它们最致命的攻势,无论是上跳,还是下伏,她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在一瞬间解决掉这个最弱的战绩。

    而张云帆并不在乎这些,他躬下身子,双眼微闭,等待着最佳时机的出现。

    直到现在,张云帆猛地睁开了双眼,右手从左手掌心处猛地拔出一把剑刃,剑影在一瞬间充分爆发,闪动在张云帆身边的没一个角落里。

    凶猛凌利的剑光爆发一秒之后,剑光就这么突兀的停了才来,随即,刚才还奔向他的那几只虫族也停了下来。

    张云帆站直了身子,再也不那些像是凝固了的虫族异种,想着原定的方向移动,逸乐轩看着张云帆的动作,也不由自足的跟了上去。

    那厚重的灵甲太不移动,地面上的震动多少会重一些,而这地位的震动终于让张云帆所做的攻击显露了出来。

    那些立在原地的虫族浑身上下密布着细细的切痕,一道道绿色的血液从那些裂缝中缓缓溢出,而随着地面的震动,越来越多的切痕浮现了出来。

    直到两人走近,步伐引起的更加剧烈的震动终于让张云帆的那份作品有些撑不住了,开始散落在了地面上。

    也直到这时,两人才发现,自己的少主在那一秒之内直接将冲向他身边的那些虫族异种给直接分尸了。

    这是瞬杀,瞬间便将那些正面挑战他的那些异种斩杀殆尽,也由于他流光般的速度和凌冽决绝的攻势,让那些异种之间被他切碎也能保持在一样的形态了。

    玄羽玄翼看着满地的异种碎骸,默默不语,心下想着如果以自己的最强状态来进行这种攻击到底能不能成功。

    (一下段落稍后删除修改……)

    现如今,困扰在王家身上的问题已经被张云帆指出,而摆在张云帆面前的则是两个选择,要么利用这种守弱的方式进行战法方面的改良,要么将原本所树立起的这种战斗风格彻底推翻,重新打造一种全新的战斗风格。

    第一种方式很难,这应该算是张云帆从没有接触过的一个领域,守弱,那就必须将自己基于一个弱势的一方,这样才能制定出真正符合这一战斗风格的战法。

    这种研究,张云帆基本处于与他无缘的状态。在战斗方面,张云帆并没有所谓的自认为弱小或是将自己放置到一个弱势地位中去的想法,在他关注敌人的第一刻,脑海中浮现的便是如何打倒对方,怎么才能让己方的伤亡降到最低。

    对于他来说,这种改变不是添加一个步骤或是独立的重新再进行一个思考那么简单的事,如果张云帆决定改变,那高边的不光是推演流程,可能还包括他进行了十几年的战术养成。

    而第二种方法就要简单的多,只是改变一下舰队成员的心理认定便没有大碍,但这必须要经过酣畅淋漓的大胜和大量时间的积累才能达到。

    “没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张云帆摇了摇有些发闷的脑袋,再次将注意力一会到了眼前的那副不断变化着的双方均势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