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苏醒
    朦朦胧胧之中,张云帆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这是哪?”张云帆有些吃力的从身下的软榻上坐了起来,开始仔细打量着房间内的一切。

    直到这时张云帆才猛然发现,这里并不是什么房间,而是一处坐落在山腹中的密室,而在他周边萦绕着的灵力也提醒着他,这里应该是一处绝佳的修炼之地。

    看着房间内简单的摆设,除了他身下的那张软塌之外,一张小桌,一把矮凳,一副衣架,而最显眼的就是房间正中的那透露着淡蓝色幽光的神奇玉石。

    恍惚间,张云帆已经猜出了这是什么地方。

    “凤羽殿的控灵塔九层吗?”张云帆喃喃自语。

    身为天羽宫宫主的子嗣,他也不是完全没有来过这里,比喻,他刚刚融合灵甲之后,就是在这个地方进行养灵的。而现在,对于准备进行灵魂觉醒的他,这个全天羽灵气最充裕之处,当然是他绝佳的选择。

    张云帆又坐了一会,运气抵抗灵力透支之后的无力感,这里灵气充裕,而自己体内的灵力也早已回复,但与之前状态略有不同的便是灵魂深处那股隐隐的胀痛感。

    也就在这是,密室的房门被缓缓开启,张云帆目光立刻便被吸引了过去。

    “小帆,你醒了!”房门处,清云手里提着一个竹篮,有些关切的问道。

    “妈,我没事!”张云帆随意的回答,而目光也投向清云手中的那个竹篮,问道:“那个是什么?”

    “这个吗?”清云微微的提了一下那个篮子,缓缓的走到房间内的那张小桌前,把篮盖打开,里面是一个汤煲。“这是刚刚炖好的,对你的修行很有帮助的!”

    说着,煲盖已经被打开。顿时,一股清香之气弥漫在整个室内。

    张云帆只是闻了一下,便感到神清气爽,而灵魂深处的那股肿胀感也变得更加强烈起来了。

    “这个是……”张云帆有些迟疑的看着煲内的东西,五彩斑斓,灵韵交织,显然煲内炖的不是凡物。张云帆的心中顿时升起了一丝不好的感觉,自己这个妈不会是把天羽宫里什么珍稀的灵鸟给炖了吧?!

    看见张云帆这幅模样,清云当然明白了自己这个儿子到底在想些什么。

    “咚——!”清云在张云帆的额前轻轻的敲了一下,说道:“放心吧!这是天羽宫特有的五灵煲,虽然也是稀有之物,但绝对不违规,真是的,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胆小如鼠的孩子……”

    清云不断的埋怨着,但看向张云帆的眼神却是说不出的宠溺。这个平日以高不可攀,不染纤尘的仙子一见到自己的儿子也变得像普通如人一样唠叨。

    张云帆冥思苦想了一会,好像的确有这么一种灵煲,不过那个好像是给太上长老们稳定境界用得吧?自己这个只能算是半个核心弟子的人来使用难道这的不算违规吗?

    不过,既然自己的母亲已经端到了自己的面前,怎么也不能拂了这份心意,而这时,清云也从小篮子中拿出了小碗和汤勺,为张云帆盛了一碗,放在他的面前。

    张云帆端起,拿着勺子小小的喝了一口,汤水进入口中自动消散,而自己体内的灵力则开始躁动起来,并开始缓缓流转。

    “玄羽玄翼呢?”张云帆此刻想起了这两人,随即向清云询问。

    “她们在塔外守着,这里毕竟是闭关地,再怎么样,没有特殊原因,她们也是无法进入的!”清云淡淡的回答。

    “是这样啊!”张云帆这才放下心来,又问道:“那我昏迷了多久?”

    “只有几个小时而已,在灵力聚集的地方,你的回复能力是很强的!”清云说道。“你的情况怎么样?可以进行觉醒吗?如果不行,那就现在这里修养一段时间吧!”

    “说实话,我觉得自己应该已经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只是……”张云帆对于灵魂的那种肿胀感,有些拿不准。

    “只是什么!”清云立刻紧张了起来。

    于是,张云帆将自己的感觉原原本本叙述了出来,清云听罢,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又默默的为张云帆盛了一碗汤。

    很快,那个煲内变空了,清云默默的收起了餐具,再次向张云帆叮嘱了几句之后,离开了控灵塔。

    而感到浑身灵力澎湃的张云帆也立刻坐在房间中央的那块玉石之上,开始进入冥想状态。

    而刚一入定,张云帆就感到了体内原本只是有些澎湃的充盈灵力此刻已经开始躁动起来。并开始在经脉间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高速流动着。

    起初,张云帆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毕竟自己刚喝了一罐五灵煲,又是坐在这种聚集灵力的玉石之上,灵力由此反应也属正常,但是,情况渐渐变得有点不对了。

    那些灵力很快就从躁动演变成暴动,这些灵力逐渐汇成一股洪流,开始在他的体内左突右进,导致周身的经脉都变得疼痛无比。

    “都给我停下!”张云帆不断的用意识控制体内的灵力流向和速度,但都于事无补,无奈之下,他只能尝试着将自己的意识融入到这股灵力之中,看看能不能逐渐安抚已经暴动的灵力洪流。

    这种死马当活马医的对策,其效果当然是微乎其微,这股灵力洪流越来越多,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凶猛,对此,张云帆居然毫无对策,他只能忍受着这种痛苦,意识也顺着洪流在自己体内的经脉间流淌。

    而就在张云帆准备索性将整股灵力全部引导出体外的时候,更加糟糕的情况发生了。

    那股灵气在自己体内绕了一圈之后,居然直接朝着自己丹田处冲了过去。

    张云帆顿时大惊失色,丹田被重创可不是闹着玩的,就算不死不废,修养个一年半载的可是不能避免的,自己现在可真的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的。

    于是,张云帆也开始不管不顾起来,他强硬的引导这股灵力进行分流,还从丹田处调来新的灵力进行防御,可这些方式都完全没有作用。

    分流的命令完全不听,而被他调来防御的灵力,只是一瞬间就被洪流给卷了进去,成为这滚滚洪流中的一员。

    就这样,在这种完全无法抵抗的情况之下,这股猛流冲入了他的丹田,随着一股撕裂般的剧痛,张云帆整个人失去了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