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觉醒
    很烟,四周的一切都已经看不见了。

    张云帆就这么保持着原先的姿势,默默的站在那里,身体微微颤抖,眼神也变得十分的空洞。说到底,他还是低估了这种负面情绪对他的作用。

    张云帆万万没有想到,他九岁时经历的事情居然会给他带来如此的心理压力。

    此时的他完全无法调动任何灵力,虽然能感觉到周边那一股股与自身想契合的灵力,但那种凌然的气息显然是非常不适合进行心绪的平复的。

    就在这时,张云帆感受到了思思的凉意,随后又是一种暖暖的感觉,然后闻到了草木芬芳,听到了潺潺流水,而随之而来的便是一股柔和的灵气萦绕的感觉。

    张云帆顿时大喜,开始调用着这些灵力,大肆对于这些情绪进行封锁和强行压制,心中的那种混乱的感觉也开始慢慢变淡,负面情绪所造成的影响也开始渐渐消退。

    张云帆慢慢的闭上了双眼,心无旁骛的开始了压制,消除的过程。

    这股柔和的灵力十分充足,由此助力,一切开始变得井然有序了起来。

    一股股负面能量顺着他的手臂流进他的体内,而张云帆也引用着这些柔和灵力对其进行逐一压制,并一点点的将其如柔和的灵力进行中和,从而渐渐消除。

    不知过了多久,牢笼渐渐变淡了,但笼中的灵却十分安静的伏在原地,没有因为即将脱困而产生丝毫的兴奋,显然是不想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影响到张云帆的发挥。

    时间一点一点的消逝,牢笼的构造也一点一点的在崩溃。张云帆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最终,但睁开了双眼,抽身而回,静静的看了看眼前已经变得有些虚幻的牢笼,淡淡道:“剩下的,你自己可以解决了吧!赶快出来!”

    话音刚落,整个空间的为之一震,一股烟色的灵力席卷而出,直接将那已经虚幻到极点的牢笼冲散。一只巨大的烟禽冲破牢笼,直冲九天。

    如此同时的外界,整个天羽宫震动,所有人的心中都是一怔,随即向着控灵塔上层望去。

    各大太上长老更是齐齐出关,所有人都不自觉的聚集到了控灵塔周围。

    众高层们正一言不发的望着塔顶,但门下弟子却是忍不住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

    “这是凤凰吗?”

    “不像啊,哪有凤凰的那种威压啊!”

    “那这是什么?上面的可是宫主的儿子。”

    “就是,宫主的灵可是仙鸾,凤凰的一种,再加上那位可是刚刚走完登天阶的,再怎么想体内的灵也不会平凡的!”

    而这时,就连人群前方的这些高层也忍不住开始讨论起来。

    “林长老,你觉得这会是哪一种灵?”

    “这可不好说,首先没有一点威压,显然不是凤凰,最起码不是纯种的凤凰,但这种浓郁的灵气爆发,显然这也不会是什么寻常的灵。”那个被称为林长老的人缓缓说道。“再结合镇南王剑系灵的特点,搞不好这位体内的灵会是一柄剑也说不定。”

    …………

    灵气爆发,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塔内四处溢散的灵力开始收缩,并逐步退回塔内。

    “这是成了?”

    众人的目光开始不自觉的想着在场的清云宫主脸上移去,看着那种倾国倾城的脸上最终挂上安心的笑容,所有人都明白了,看样子是成了。

    于是乎,前来看热闹的弟子被回过神来的教官撵回去重新训练去了,留在原地的只有清云和零散的几位太上长老。

    此时的塔内,张云帆正安静的躺在淡蓝玉石之上,显得十分的安详。而在他的灵魂深处,却是十分的波涛汹涌。

    刚刚脱离牢笼的不明灵禽开始肆意的使用着被尘封已久的双翼,时而振翅高飞,时而收翅俯冲,在这片空间之中上下翻飞。而张云帆则是呆呆的望着周边的一切。

    当张云帆从成功的喜悦中清醒过来之时,他赫然发现,之前的青山绿水,繁花似锦等等美景都不见了。在他的身边只有一片白色,虚无的白色。

    但他随即想到了之前的灵力,莫不是那些灵力都是这些景色所化的,那么给予他这种灵力的人是……

    张云帆开始四下寻找着那个少年时代的自己的身影,什么也没有,除了上方那还在不断翻飞的灵禽以及这么一片虚无的白色,再也没有其他的什么。

    “这能跑到哪去呢!”张云帆不经的开始喃喃自语,但低声自语随即化成了高声的呼喊,依旧没有任何人回应。

    也就在这时,在空中激扬飞行着的灵禽开始俯冲,直直的冲向张云帆。就在快快要砸在张云帆身上时,双翼忽然一震,随即一个猛烈的减速,巨大的狂风吹散了张云帆的头发,并缓缓的落在了他的身前。

    张云帆向着它招了招手,那只灵禽便顺从的向他走来。这让张云帆不经有些诧异,完全想不到如此顺从的灵气会是之前释放凌厉灵气的存在。

    但随即一个念头出现在了张云帆的脑海里,之前自己的那个少年身影曾说过他是从自己的灵中分离出来的,也就是说,消耗过大的他很有可能是再次和灵同化了。

    想到此处,张云帆心情莫名开始沉重起来,虽然已经知道对方并没有消失,也知道他最终还是要与其分离,但心中却确实有了不适感,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很令张云帆感到烦恼。

    也就在这时,那只已经来到张云帆身边的那支灵禽轻轻地顶了顶他的手臂。张云帆作势伸出摊在了对方的面前。

    “你想和我说什么?”张云帆缓缓地问道。

    灵禽摇了摇头,巨大的躯体晃动着,完全感受不到之前的凌厉,在摇头之后,这只灵禽却有缓缓的点了点头。

    张云帆默默的望着,二者之间虽然没有语言交流,但他还是瞬间的明白对方的意思。当即说道:“你要怎么做?”

    灵禽开始缓缓的扇动双翼,卷起的狂风在整片空间之中肆虐,而这只灵禽却随着双翼的扇动而逐渐变小,渐渐的巨大的身躯只剩下了普通鹰隼的大小。

    还没等张云帆有所反应,这只灵禽便已经振翅飞翔高空,然后直直的俯冲下来。

    这一次,没有减速,直直的冲向张云帆,在高速状态下,与之合二为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