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 天苍之变
    就这样有过去了一周,在这一周里,所有还有幸保留在百年战场之内的所有舰队都已经完成了阵营的划分。【】

    而那支被众多强国所关注的天苍舰队在这过去的一周时间里,再次展现出了他们的那种令人匪夷所思的战斗力。

    宇宙军事排名第九,拥有五支师级舰队的泰因共和国再次被其斩落马下。而所用的战法与之前和宇晨那战时一样,也是真银内部突起异变,随后天苍舰队大举攻伐,一举攻破阵线。

    而这一次,泰因共和国却没有苏清璇那种敏锐的战场观察能力以及出色的随机应变的指挥,五支舰队全军覆没,五个参战的共和**事精英经此一战,三人当场阵亡。

    而已经稳操胜券的天苍舰队居然还对已经丧失抵抗能力的另外两个舰队的残部进行追击,如果不是临近的欧云同盟舰队即是出现,护住了已经濒临绝境的两支残存舰队,可能连这仅剩的两位也难逃厄运。

    战场内的所有势力都震惊了,当然,并不是震惊于天苍舰队的实力,这种通过手段获取的胜利并不会让精英们认可这支舰队的指挥能力,真正令他们感到震惊的是天苍舰队的这种狠厉手段。

    之前的那一次,宇晨帝国三位皇子陨落已经是闹得风生水起,而这一次的三位精英的身死也同样值得泰因共和国兴师问罪一番。

    天苍舰队的做法来那个所有参战人员难以理解,不明白这么做的真实含义。

    要知道,虽然百年战场是提高自己国家在星河联盟中的地位的最佳途径,但是这也只是地位的提升而已,并不意味着联盟会帮其补充战力。

    也就是说,一国取得相应的名次之后,联盟就承认其在联盟中当前名次所能享有的权利,而依靠这些权利可以有效提高国家自身的综合国力,这才是各国如此注重排名的原因。

    所以,就算天苍帝国在这次的百年战场之中取得了十分突出的名次,却依然改变不了自身国家实力贫弱这个事实。而使用如此狠烈的手段来对付国力比他们强盛太多的国家,就算他们能拖得过百年战场之后,但是一旦百年战场结束,他们还能靠什么抵挡这些强国的怒火呢!

    如果仅仅是宇晨帝国那么一次,还可以解释成战况激烈之下的失手,再加上百年战场那个生死无论的规则,经过联盟从中进行斡旋,到时最多发表一篇道歉声明或是一些赔偿之类的,倒是不会对国家本身有多少实质性的损害。

    但这一次却不同,他们在已经锁定胜局的情况下还在继续追杀泰因舰队的残存舰队,这显然已经突破了“无意”的范畴,而这种毫无意义的杀戮就连平日里一直处于中立地位的联盟也无法再保持着原先的态度,开始出声谴责这种行为。

    当然,现在就算外界已经对这支舰队口诛笔伐,但尽量避免伤亡这种规则只是一条大家心照不宣的潜规则,实际上天苍舰队这种刻意追杀的行为并没有违反任何一条百年战场的参战规则。因此就算所有人都对此种行为感到不满,但却没有任何借口可以对天苍进行什么制裁。

    几乎是所有参战国家觉得这支天苍舰队是在玩火**,没有人理解如此损人不利己的行事风格到底是为了什么。

    有人猜测是为了震慑尚未交手的对手,但这种猜测很快就被众人推翻了。现在还留在战场上的都已经算是整个星河联盟青年精英中最顶尖的人才,有怎么会因为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而有所退缩呢?

    百年战场某域,天苍舰队正在一条相对密集的陨石带之内,做着必要的维护修理。

    在之前的战斗中,他们虽然已经将整个泰因舰队基本歼灭,但那毕竟是联盟第九的一线强国,在两位精英撤退之时,命令手中还能指挥的舰队发布了掩护的命令。而这也让天苍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才叫一线强国。

    就那么两支残部被留下来掩护的残部,居然给予了天苍舰队不小的打击。天苍以绝对的数量和优势的状态进行攻击,居然还被对方以一比一的战损,生生的拖住了半个小时。

    也就是这半个小时,才让那两个精英带着自己的最后一点亲卫战舰和前来接应的欧云舰队接上了头,当他们赶到时,差点就和欧云同盟的主力舰队相撞,看着那些状态全满的精英舰队,已经受到强国舰队不小冲击的叶苏也只能悻悻的率部退去。

    在这支天苍舰队的旗舰上,天苍帝国六皇子韩林正一脸愤怒的看着前方,而在他的面前,叶苏正默默的看着一份战报,仿佛完全没有感觉到自己老板的愤怒。

    “叶苏!这两场仗到底是怎么回事,有关战事的安排你可是一个字都没有跟我说!”韩林沉声道,语气中都夹带着一股难以抑制的愤怒。

    “有必要和你解释吗?”叶苏毫不客气的说道,那种语气显然已经是不把韩林放在眼里了。

    不过如今已经气昏了头的韩林并没有察觉到对方语气的变化,依旧保持着自己的高怒状态向叶苏吼道:“你个混蛋,你知道么!我这些天到底挨了国内多少骂声,我是要回去继承王位的,不是回去当千古罪人的!”

    这道吼声终于将叶苏的目光从面前的文件上移了过来,但也仅仅是十分随意的一瞥而已,说道:“那又怎样?”

    “你说什么!?”韩林心惊道,就算愤怒至极,可这么明显的态度,他又怎么可能会察觉不到。

    叶苏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目光冷淡的看着韩林,如寒风般冰冷的话语慢慢从他的口中吐露而出。“我是说,那又怎样!”

    “你……你个混蛋,你居然敢和我这么说话!”韩林惊诧。“要不是我把你从联盟队伍中把你招过来,你现在还是联盟舰队里一个随时会丢命的小人物呢!你……你居然……”

    叶苏慢慢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面容冷淡,但嘴角却还挂着一丝微笑,他缓步上前,目光始终盯着韩林的那张满是震惊的面容,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说过,那又怎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