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七章 沙兽
    没多久,林千蓝就知道那四个散修灰头灰脑的原因了。

    “呼……”绵长又嘶哑的风号声后,前一刻还安静到让人倦怠,下一刻地上灼热的沙石揭地而起,扶摇直上卷空千里!

    整个素地被黄沙席卷。

    一片昏黄中,影影幢幢,起了无数处巨大的暗色斑块,这些斑块以疾风之势朝着林千蓝三个扑来。

    离得近了,看清了斑块的模样,是一个个由黄沙组成的巨型怪兽!

    与怪兽一起扑来的,是重重的空间挤压。

    林千蓝已有了举步维艰之感,忙布下了十方丝萝,把风暴以及黄沙怪兽挡在了绿色幕幛外。

    乌鱼子从传承里找到了这些怪兽的来历,“林主家,是沙汐。”

    沙汐一名来自潮汐,借用了潮汐来如雷霆万均的气势。

    这些黄沙组成的怪兽被称为沙兽。

    沙兽的身躯由一粒粒黄沙聚集而成,无固定形态,实力的高低可看它聚集成了什么样的形态。

    这里的沙兽外形酷似熊罴,有口有眼,实力直追化神。

    “呼……”嘶哑的呜噜声从沙兽的大口中发出,举起两只小山般的拳头,从上方砸了下来!

    一声震响,十方丝萝幕幛少了一块,一只沙兽的大拳穿透幕幛后落到了地面上,地面多了一个十多丈深的大坑,可见沙兽纯粹的力量有多大!

    知道是什么东西就好办了,林千蓝念起,十方丝萝化成一支支丈长的羽箭射向沙兽。

    沙兽是由黄沙组成,沙为土,不惧雷火,木克土,所以林千蓝用了木属性的法术。

    绿色的羽箭一射到沙兽身上迅速生根,十方丝萝细如发丝的根系无孔无入,何况沙兽身上本就全是孔洞,不一息,黄沙的怪兽被缠成了绿色巨兽。

    十方丝萝往里一收,沙粒四散,绿色巨兽一节节矮了下去,地上多了一个沙丘。

    丘魔也与沙**上了手,血霜再现,近百丈的沙兽被冻结,龟裂,随后化回黄沙落到地上。

    对付沙兽,乌鱼子更方便,触手往沙兽身上一扎,再一带,沙兽身上就出现一个大窟窿,百多年触手一起扎在沙兽身上,很快也解决了一只。

    把沙兽打散并不能消灭了它,只见一股黑风从沙兽化成的黄沙里升起,等黑风起了半空,已化成了一个两三丈高的黑色熊罴。

    这才是沙兽的本体。

    黑色沙兽挟带着重压没有少多少,还多了几分灵活,比黄沙巨兽更为难缠。

    但沙兽没有灵智,只会凭着蛮力,林千蓝三人很快找到了黑色沙兽的弱点,把黑色沙兽收归了囊中。

    组成沙兽的黑色沙粒是炼制法宝的上佳材料,林千蓝不会放过。

    忽地,响起了齐整而急促的沙沙声,漫天的黄沙如急雨倾坠,沙兽瞬间消失无踪。

    两三息后,这处素地又变回了之前的安静。

    “咦,这是什么妖植?”

    林千蓝头皮一麻。

    说话是一位身着绿色衣着的女子,女子站在十米开外,手上捏着一条十方丝萝,微歪着头认真的端详着。

    这个女子是什么时候来的,林千蓝完全不知道,连一点觉察都没有!听到女子开口她才看到女子的存在。

    女子就站在那里,眼能看到,可她周围的灵气没有任何异常流动,像是她不存在一样。要知道,哪怕是扔出一个普通石子,都多少会使周遭灵气的流动发生变化。

    不仅是她,女子的出现也逃过了丘魔的神识。

    “林主家,我也没看到。”还有乌鱼子。

    让他们三人都无觉无察,女子的实力不会低于丘魔。

    沙汐一退女子就出现了,难道方才的沙汐跟这位女子有关?

    女子捻着手里的绿丝,抬眼问林千蓝,“这是什么妖植?”

    林千蓝很快镇定下来,答道,“十方丝萝。”

    像是仅想知道名字一样,听到林千蓝的回答后,女子扔了绿丝,两只手拍了拍,“你也太贪心了吧?收一个两个也就罢了,一连收了六个,我养个小宠容易吗我?这样吧,给你两个好了,另外四个你放了。”

    “你说的小宠是那些沙兽?”

    “是啊。”女子答的爽快,“它们难养着呢。”

    “我若是都想留下呢?”林千蓝心里当然不愿意。女子等于承认了是她放沙兽出来的。

    要不是他们三人的实力还行,这会已成了沙兽的食物了。沙兽虽不是有血有肉的妖兽,但它的壮大同样需要吞噬灵力。

    她想过了,女子要想对她不利,她这会也不会好好站着了。既然女子没有直接下手抢,那她就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那也不是不行。”女子一指她身边的丘魔,“让你的灵仆跟我打一架好了,打赢了你都留下,打输了你放了四个。”

    林千蓝心里再起了些波澜。

    丘魔被禁锢在净魂窟上方十多年,虽然记忆没有完全失去,但神魂上已深深打上了净魂窟的烙印。而净魂窟里的神识印记是她的,间接地,她与丘魔之间算是有半个主仆契约。

    因为这个契约的存在,丘魔自三个多月前神魂归体后,对她是毕恭毕敬,她不发话,他就一言不发地守卫在她身侧。

    间接的契约关系都很隐秘,而这个女子一眼看穿了。

    “我不同意。”林千蓝压下那丝波澜,“你不觉着输赢都是我吃亏吗?赢了,我留下自己的东西,输了,我把我的东西给出去,哪有这个道理。”

    女子朝她走近,“你不怕我?”

    林千蓝已完全平复了心绪,“怕有用吗?”

    “没用。”在离林千蓝三米远处,女子停了下来,抬起手掌,掌心里放着一个蓝色的透明珠子,“你要是赢了,这个水灵珠给你,你要是输了,用水灵珠换四个沙兽。”

    天上掉的不止有馅饼,还会掉宝物!林千蓝这会是真心觉着自己的气运好了,想什么来什么,她正缺水属性灵物,这就有一个水灵珠放在了眼前。

    “成交。但有个条件,不能是生死大战,点到为止。”

    “当然。”女子双手捋袖,“要打就来个实在点的,肉博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