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章 诱战
    琳琅为师叔的无耻所折服。

    “不行!最多三个!来,来,还是老规矩!”狐若的拳头冲着宋弦落了下来。

    “老规矩。”宋弦应着,避开了狐若这一拳。

    这下不用找远离师叔的借口了,琳琅遁出千米外去。

    跟宋弦一起进来的同门腿脚都不慢,遁离了两人交战的战场。

    要是林千蓝在一眼就能看出,狐若此时拿出的实力,比对战丘魔时的实力弱多了,不是法体双修的宋弦,与狐若对战了十来个回合都没有落了下风。

    再十几个回合后分了胜负,仍是狐若胜了一筹,宋弦得到了三粒银蓝色的时光晶砂。

    在宋弦接过时光晶砂后,狐若忽地对他一笑,“你得到你想要的了?”

    宋弦也回了一笑,“得到了。多谢狐若,只可惜,以后不能再进来与狐若打一场了。”

    “哼!”狐若再变脸,虚化消失。

    ※※※※

    发生打斗的空间碎片真不少,这里是点到为止的肉博战,在一个福地里,进行的可就是生死对战了。

    青晕当空,一行三人从空间通道里出来,掩不住的喜意,“是处福地!”

    他们一行人气运不怎么旺,十来年前总是在素地和绝地间转悠,比下有余的是,他们还呆在瑶光仙墟里,虽没得着大机缘,但每人也算小有斩获。

    不远处,宽大的水流奔腾而下,如在高崖上挂了数条白练,澎湃咆哮。

    一位中年面相的道君神识一扫,“像是泻泽福地。”

    泻泽福地是较有名的一处福地,这处福地一半是海水,另一半虽是陆地,但河瀑密布,水属性仙灵气最为充裕。

    唯一的一位元婴修士在空间的身形稍顿,从随身空间里招出一只黑色带有惨绿色花纹的妖虫来,妖虫出来后在百米内绕行了一圈,最后头朝着瀑布群方面,悬停在空间。

    “怎样?”中年道君问。

    “林千蓝师徒在此地。”

    “看来我三人的气运大好了!”另一位面色泛赤的道君笑着问元婴修士,“文辉,可能确定?”

    “我的刹风灵虫已进阶到了六阶,不会弄错。它留在林千蓝弟子身上的子虫能渗入到法衣内部,除非法衣毁损,否则子虫不会死。”

    除非妖虫修炼到能化形,否则修士带进仙墟里的妖虫并不在进入仙墟人数限制范围内。

    中年道君处事较稳重,“林千蓝带着两个练气期的弟子能活到现在,想必有过人之处。”

    赤面道君显然不认同,“她也就气运好,任谁被传到泻泽福地,都会安然无恙。”

    话是这样说,但他没失了小心,与两位同伴一起收了气息,跟着刹风灵虫潜往瀑布群内部。

    瀑布群里面,还是瀑布群,可以说是一个瀑布谷,谷地四周白练匹挂,声如奔雷,在谷中不断地回响。

    瀑布谷里,有一个穿着同样白色的男子,在瀑布间穿行,踏着一朵玉色菡萏,所到之处白练分行,男子身上竟无水滴溅落。

    虽离得远,无声无息进到瀑布谷的三人都看清了男子的相貌,认出了他是谁。

    因为此人的相貌让人印象太深刻了,玉面琼姿,美的不似真人。

    “是林千蓝的弟子。”

    三人没有赏美之心,查看着四周,没能发现林千蓝的踪迹。

    这也好办,抓来弟子不怕引不来师父,一个筑基期的小子,搜魂也能搜出大半信息来。

    抓一个筑基期,一个元婴修士足矣,文辉真君瞬移到沐云澈面前,在他以为信手沾来时,一座白色大山当头盖来!

    文辉真君到死都不明白,瀑布怎么变成山了,重压之下的他毫无反抗之力,被白山压了个支里破碎。

    两个道君比文辉真君活得久一点,一个死于银狼大爪之下。

    一个被比自己强大的多的神魂附了身,肉身不为自己所控,被压制在识海角落里神魂,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把自己的元婴挖了出来,一手捏碎。

    砸死文辉真君的白山,正是腾二的翻天印。

    此时的腾二,已收了翻天印,卷着战利品遁到了瀑布后面。

    瀑布后面的山是空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穹庐,与外界总是泛着蒙蒙细雨的景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穹庐内十分的干燥。

    万景呈没有出去,沐云澈当了一把诱饵后就催动传送符进到了穹庐内。

    “切!”腾二一翻眼,“两个道君就敢打仙体的主意,什么嘛!还不如上一拨,有三个道君呢。”带这一拨人,他们十多年遇到了三拨了。

    “是宗主算无遗漏。”上演了自己挖自己元婴血腥一幕的封三十九正好进来,隔着空间拍了林千蓝一个马屁,“这些人怎会想到,宗主手里的仙墟令是从化清宗里得来的。”

    散修的仙墟令的修为限制在仙君以下,他们都看到了,林千蓝身边带着两个练气期,即便加上两个九阶灵兽,一个道君也能把林千蓝擒下。

    “欸?”腾二从文辉真君的随身空间里卷出一枝浅褐色的枝条来,枝条上没有什么灵力波动,像是个凡物。

    枝条是随意地堆在一堆杂物里,没有善加保存,失去了灵气所以没有灵力波动也说得过去。

    可腾二凭着识宝天赋把它从杂物里挑出来,但枝条像是死的,让腾二多辩识了一会,“这是……碧若木枝?啊!就是碧若木,沐云澈,快,把你的灵泉拿出来。”

    又喊万景呈,“把那个浚羽木的碗找出来。”

    万景呈找出大若小盆的木碗,沐云澈往碗里注入了灵泉水。

    腾二把碧若木的枝条放了进去。

    三人一蛇盯着木碗里的枝条看了好一会。

    “这不会是界面信物上的一部分吧?”封三十九两根手指摩着下巴。

    腾二道,“不是也跟界面信物有关系。”

    “对了,有关系。”

    一道银影闪过,是涂白月,他挡在了沐云澈两人的前面,喝问,“你是谁!”

    穹庐里多了个绿衣女子,刚才接了腾二话的就是她。

    绿衣女子道,“我名为狐若。噢,我也有姓,姓林,叫林狐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