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章 伙计
    空间通道是打开了,可这个空间通道能通往哪谁都说不清。不过,能说清的是,瑶光仙墟是个独立的界面,空间壁垒牢固,以他们方才所使的力,不足以破开一个独立界面的空间壁垒,这个空间通道十有**通往的是另一个空间碎片。

    另一分可能是通向虚空。

    要说青色旋涡状的空间通道是正道,这种由空间裂缝开辟出的空间通道就是野路子。

    因为是野路子,存在时间的长短不定,不给众人思考的时间。

    “快要撞上了!”

    山水画遮蔽了整个天空,看不到边际,已不能再称为画,与它相比,众人所在的空间碎片小到了成为一片落叶,仰望着参天大树。

    大小差异如此悬殊,不用再怀疑,若是两个碎片撞在一起了,只能是他们所在的空间碎片崩塌融合进庞然大物的空间碎片里。

    隐隐如雷鸣般的破空声越来越清晰,是界面要撞上的前奏!

    再看黑色裂缝,成了唯一的生路!

    “找死!”

    紧接着一声短促的闷号,一个修士从黑色裂缝前坠落,重重地砸在下方的冰面上,砸出了一个深及数十米的大洞,不知死活。

    出手的人是那位第一个回应林千蓝的仙君,坠落的是位道君,黑色裂缝刚停止了扩张,这位道君伺机往里遁,可没能逃过那位仙君的法眼,被从黑色裂缝前打落。

    在为破开空间裂缝出力的人中,并没有这位道君,他属在一旁观望的。他心眼活泛,看到真的劈开一个空间通道,且探到了有仙灵气从黑色裂缝里往外逸出,当下有了动作。

    不出力就想白捡便宜,却是瞬间被打落。

    “哼!”那位仙君扫了眼之前观望的几个。

    那几人退后了一步,以示不会如方才的道君一样想剑走偏锋,却不敢离远,怕来不及遁入。

    看到那位仙君对林千蓝没有拿仙君的架子,以为是个好脾气的仙君?真是大错特错。

    谁出力谁先离开,林千蓝先行遁入,乌鱼子和丘屠赫紧跟其后,再之后是那位仙君。

    那位仙君一走,其他人才往前凑,但依旧遵循着出力者先离开的规矩,不守规矩?谁知到了空间通道那一头,那位仙君会不会再给一下子。

    沈如逝属出力的,但属出力最小的,等在了后头。他不是不想出力,而是心有余力不足。

    他是在这个素地呆得最久的一位修士了。他在上一个空间碎片遇到了大妖级的妖物,几个同伴都死了,他幸运些,受了伤好歹还活着离开了。

    虽说这里是个素地,但相对安全,他便留在这里将养了。

    屋漏偏逢连阴雨,他闭关的地方正处于空间振荡的中心,打断了他的闭关不说,还让他伤上再伤。

    在众人都在各想各招时,他只能选保命招数。

    当林千蓝出声时,他心里一阵欣喜,总归是多了一条活命路。

    沈如逝刚要踏进黑色裂缝,身后传来巨大的声响,黑色裂缝开始往里回缩。

    这黑色裂缝要关闭了!沈如逝更快的纵了进去。

    扑鼻的果香味。

    空间通道的另一端下方竟然是个

    灵果林。

    沈如逝当即判断出,“福地!”他不仅活了命,还有了伤好的可能。没有比福地更好的养伤处了。

    这才顾得上回身,身后空空,黑色裂缝已消失不见。

    好险!那声巨响说明两个碎片撞上了,声势如此浩大,尚留在那个碎片上的人凶多吉少。

    传言林千蓝气运加身,看来此传言不为虚,不然为什么他是最后一个安然离开的?因为他是出力的人中的最后一位。

    他该好好向林千蓝道声谢。

    四下里一看,他后知后觉地发现之前遁进来的人都没有散开,连那位仙君都在。

    他问一个相熟点的修士,“发生什么事了?”

    那位修士低声说道,“林千蓝没有被传到此地。”

    “啊?”沈如逝也是觉着奇怪。

    黑色裂缝是单行道,且只能传往一个地方。

    “与她同行的高个修士和那只千手海妖也都没在此地。”

    虽说林千蓝是为了自己能逃离,但没有林千蓝的破空法宝,他们不一定这会还活没活着了。

    而且他们心里都有数,出力最大的是林千蓝,虽看不出她使的是什么法术,但她的一声喝后黑色裂缝出现,另一声喝后黑色裂缝稳定。

    他们都欠了林千蓝一个人情。

    要还人情得先找到人,可林千蓝在哪?

    ※※※※

    “醒醒!醒醒!喂!死丫头!就知道偷懒!”

    林千蓝从梦中惊醒,感觉手臂快被人摇散了,心里很不爽,睁开了眼,想看看是谁这么不厚道,打扰了她睡觉。

    一张面盆大脸。

    “睡傻了?”面盆大脸上的眉毛快要竖成倒八字,一手高高扬起,“赶紧的,起来,快去挑水去!”

    “哦。”林千蓝醒过神来了,作为这家胭脂铺雇佣的唯一一个伙计,她的活多而杂,什么后院挑水劈柴,前铺迎客卖胭脂,她都得干。

    面盆大脸是她的雇主,胭脂铺的老板,寇三娘。

    “快去!”寇三娘扬起的大胖手再挥了下。

    “是,是。”林千蓝腾地跳起来,往后院跑去。

    后头传来寇三娘得意的大嗓门,“死丫头,就是欠收拾!”

    林千蓝回头呛了声,“那你得舍得打啊!”

    “还敢顶嘴!看我今天非收拾你一顿不可……”

    在寇三娘的大嗓门的伴奏中,林千蓝挑着两只空水桶出了院门。

    寇三娘虽然不是豆腐心,一点都不给她偷下懒的机会,但刀子嘴绝对是,天天对她扬手,从没往她身上招呼过一下。

    挑完了水,又劈了一捆柴,寇三娘那边已把饭做好了。

    胭脂铺很小,只有寇三娘跟她两个人,有需要出远门或大力的活计,都是雇佣短工。虽说两人是主家与伙计的关系,但就只有两个人而已,分不那么清楚,两人都是同一桌吃饭。

    寇三娘嫌她做的饭难吃,说她做饭是在糟蹋粮食,所以一直是寇三娘这个雇主为她这个伙计做饭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