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初来乍到
    秋夜的深山,寒意逼人。

    不时几声兽吼刺破宁静,扑簌簌惊走几只黑鸦。

    靠近深山密林的乱草丛里,躺着一个人,那身大红的衣裳在月光下也异常醒目。

    突然,一道亮光划过天际,落到山林中央,紧接着传来一阵让人发寒的困兽垂死的低咽,之后便重新归于宁静。

    楚青梧得了化形期云豹的内丹,收了潋水剑,习惯性地散开神识又探察了遍这座陌生的山脉。

    他以前从未来过琉瑛界,这次还是追赶这只云豹才进入了这个空炁中仅含微弱灵气的凡人界面。

    “咦?”一点不同寻常的微弱的绿光引起了他的注意。俊逸的身形轻轻一晃,他就到了几公里外的绿光处。

    发出绿光的是一根玉簪,那光芒并不盛,莹莹朦朦的,若不是此时正值夜晚,可能就会被他忽略~~~小~说~w.~quedu~。

    轻挥了下衣袖,玉簪就到了他的手里。

    “原来是块魂玉。”楚青梧了然地微点了下头。

    魂玉在修真界也算是难得的了,但还没看在楚青梧眼里。

    说魂玉难得是因为它的外观与普通的玉石没有差别,元婴下灵识难辨,除非是用特殊的检测罗盘才能识别出来,也就造成市面上魂玉的稀少。

    魂玉除了能让人宁心静气外,完整的魂玉还能形成一个魂玉空间。魂玉空间与普通的储物空间不同,它所能容纳的不是普通物品而是魂魄。

    这块魂玉此时散发出莹莹光芒来,说明有新魂魄跑到里面去了,也说明此块魂玉虽小,但却是个完整的,已形成了魂玉空间。

    这个新魂进入魂玉空间的超不过三天,因为一旦超过三天,魂玉便会恢复原状,又变回普通玉石的样子。

    正是魂玉空间进了新魂,玉簪表面蒙了光,才让楚青梧一眼认了出来。

    作为一个大宗门的金丹真人,楚青梧见过、得到的宝物不计其数,这么点大的魂玉,对金丹修为的他来说所起的静心功效不大,可有可。

    至于说能盛载魂魄的法宝,他身上就有一件更好的上品灵器养魂钵,从得来就没用到过,百年来,一直在他的储物戒指的一角扔着。

    是以,这块鸡肋般的小小魂玉是真的入不了他的眼。

    略略地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红衣女子,年龄不大,约莫十四五岁,是个凡人,魂魄不在,**离死也只差一线,气若游丝。

    想必魂玉里的魂魄是这红衣女子的,不知有了机缘巧合,一个凡人的魂魄竟然离开**后跑到了魂玉里,而没有进入轮回。

    “咦?”这个女子第二次让楚青梧略感惊奇了。

    此女濒死的原因是被人夺走了灵根。

    灵根是修仙的基础,有灵根才能纳天地灵气于身,进而脱凡入仙途。

    并不是人人都能有灵根,天生灵根只能望仙抱憾。

    有灵根本是个人天命使然,然而,却有人逆行倒施,阴夺他人的灵根。

    在修真界,这是最让人诟厉的邪修行径。

    不过,夺人灵根的事是极为少见的。因为灵根不是你想夺就能夺取成功的,往往的结果是夺与被夺者两方俱毁,历来鲜有成功者。

    而且,夺人灵根后能成就大道者更是闻所未闻。

    这极为少见的事却被楚青梧碰见了。

    此女大概灵根被夺的不久,丹田处还残留着曾有灵根的痕迹,与他曾翻阅过的一册典籍中的记载相符,不难让他有所判断。

    “可惜了,灵根被夺,与大道缘了。”据他所知,此方琉瑛界因灵气近乎于,凡人中有灵根者可谓十万中挑一,这十万分之一还多是杂灵根,能被人看上夺去灵根的,至少会是双灵根,真是可惜了。

    双灵根在修真界也属上等灵根,有时万人中不见得出一个,何况是在这等几灵气的凡人界,怕不是千万中挑一。

    楚青梧一时动了恻隐之心。

    也罢,既然让他碰到,或许是这女子的机缘,命不该绝。

    他在储物戒指里搜了好一会,才从一个角落里找出一瓶初级的疗伤丹来,这还是他许多年前练习炼丹时顺手扔在戒指里的。

    凡人身躯最多能承受初级的丹药,还得是重伤的情况下,若是没病没伤,就是初级丹药,凡人吃上一整粒也会直接爆体而亡。

    掰下半粒丹药放入女子的口中,之后,楚青梧对着魂玉释放出金丹期的威压,须臾,一个孱弱的女子魂魄浑浑噩噩地从魂玉中飘了出来。

    “去!”楚青梧右手捏了个诀,那魂魄便转眼间归了体。

    “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的命数了。”女子元气伤得太重,一时半会好不了。楚青梧本就是个冷情性子的人,很少管闲事,刚才的出手已是破了例了,之后女子是死是活他不会再管。

    把玉簪放回女子手中,祭出飞剑,转眼间消失在天地间。

    ※※※※

    拂晓时分,山脚下的小山村刚冒起了第一缕炊烟,赵二虎便已提着柴刀进了后山。

    朦胧绿意丛中一大片红太显眼,赵二虎离老远就看见了。

    手里的刀提了几提,地靠。

    “妈呀!一个死人!”赵二虎吓得退后几步。还是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年轻女子,一动不动地躺在草丛里。

    等回过神来,女子头上亮晃晃的金钗晃瞎了他的眼,让他起了贪念。

    他合手朝着女子拜了几拜,“这位小啊,冤有头债有主,我可不白拿你的,等卖了钱,我一定把你好生安葬,也省得尸骨被野兽啃了,你就安心投生去吧。”

    拜完,把柴刀别在后腰,便蹲下去摘那个金钗,正在这时,那女子的眼皮动了动。

    痛,万箭穿心地痛!

    “哦……唔……”林千蓝被痛醒。

    “妈呀!炸尸了!”赵二虎骇得仰坐到了地上,双手撑地向后窜了几窜。

    太痛了!林千蓝本能地全身曲起,双手抱在让她痛不欲生的下腹部,慢慢睁开眼。

    眼帘内是抹着红意的雾气蒙蒙的天空,没给她思考,下腹又一阵绞痛,“嘶!”

    “你,是人,是鬼?”赵二虎颤着音问道。

    林千蓝侧过脸,看到了赵二虎,她的惊吓程度比赵二虎还大,“你,你,你,嘶……”她看到了!一个挽着发、古人装束的男子!惊吓加上剧烈的痛疼,她晕了。

    第一章 初来乍到

    第一章 初来乍到是 由会员手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