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身娇体弱
    再醒来,林千蓝已经躺在一间屋子里了。

    头顶上是人字形木梁屋顶,稻草和泥的土墙上挂着一把旧弓,旁边还胡乱绑着几支翎子不全的箭羽。

    木桌木凳,身下躺的是铺着草毡子的木板床。

    伸到眼前的的手白白嫩嫩,完全不是她曾经因训练而有老茧的手,再加上她记起了晕倒前看到的那个古装的人,林千蓝还有猜不到的?

    她穿越了!

    随后的事也进一步证实了她的猜想,她真的穿越了!

    她本是一个刚从警院毕业的小菜鸟,在第一次出任务时就倒霉地遇到了黑道火并,不幸地被流弹击中,想来当时她就挂了,然后穿到了这个身体里。

    三天后,林千蓝身体里的痛楚才完全消失。

    说来奇怪,她感觉疼得不行,身上却没有一点伤口,她归[^^小说][].[u].[]结为可能是受了内伤。

    但这内伤是好的,也是个谜,她略懂些中草药,三天来她喝的都是些普通药草熬出的药汁,看功效是清热解毒的,有没有治内伤的功效还是两说。

    那天,是那个叫赵二虎的背她下了山,算是救了她。

    她现在所在的村子叫赵家村,是个位于崇山峻岭间的村子,全村只有三十多户人家,不大也不算很小,离最近的村镇不近也不远,因都是崎岖山路,步行的话,要走上近一天的路程。

    在她第一次醒来弄清了所处状况后,就把头上的金钗给了赵二虎的娘——二虎婶,权当救她一命的报酬。

    赵二虎家只有母子二人,三间的正房,偏房各两间,跟村子的大部分房子一样,都是茅草顶的土坯房。

    走出她住的西偏房,院子里没人,靠院门的梨树上一只黄鹂叫得正欢。

    林千蓝凑到屋檐下的水缸前,第一次仔细地打量着的新模样,月眉星眸,肤白水嫩,比原来的她美多了。

    捏捏微尖的下巴,“应该不会超过十五岁吧。”不到十五岁就出嫁了?她被救时穿的可是一身大红的嫁衣。

    真是万恶的旧社会啊。

    遗憾的是,她没有一点原主的记忆,对她穿着嫁衣跑到这个偏远的深山里的一所知,而且她这一身行头可不是普通人家能置备得起的,说明原主出身非富即贵。

    她再是个外行,呃,外时空人,但就那嫁衣的丝滑手感和上面精美的刺绣,不难猜出此嫁衣的非凡。再说,观微察色已成了她的本能,从二虎婶看她那身行头的惊羡眼光也能得出这个并不难推论的结论。

    难道是逃婚?不会是富家女爱上了穷小子,却被势利的父母棒打鸳鸯被迫嫁给了高门大户,而富家女在送嫁途中逃了的狗血剧吧?小说网不少字

    林千蓝汗毛都快竖起来了。

    应该不会,就原身这“林妹妹”般娇弱的身体,能逃得掉?

    还有,她身上的嫁衣几乎是完好的,不像是在茂密的山林里穿行过,可她躺着的地方又是前不挨村后不着店的深山里,她是到的那里?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几年的警院不是白上的,林千蓝早就冷静下来了,想不出的事就不再多想,当前要紧的是先把身体养好。

    壮实的二虎婶背着一篓菜从外面,看到站在院子里的林千蓝,脸上马上堆起了笑,“林姑娘,你出来了?快回屋躺着去,病刚好,招着风。”

    听到“林姑娘”的称呼,林千蓝眼角直抽抽,以她现在恨不得一阵风刮倒的体质,跟红楼的那位“林姑娘”也相差不远了,“谢谢二虎婶,我身体好多了。”她也笑着说道,“正好出来晒晒太阳。”

    这几天,二虎婶对她照顾得很周到,她可不认为全是因着山村里的人生性朴实,金钗所起的作用很大。

    但她对二虎母子二人也是真的怀有感恩之心,赵二虎把昏迷中的她从山上背下来,避免了她遭遇到野兽的可能,这救命之恩是欠下了。

    而二虎婶在她醒来后,把她身上带的手饰,包括最值钱的金钗都还给了她,让她很是感动,在的现状后,毫不犹豫地把金钗送给了二虎婶,用来还恩。

    所以,就算二虎婶是看在金钗的份上对她更照顾了,她并不觉得有不好,依然承她的恩情。

    “那成,你先在外面坐着,一会饭就得。”二虎婶为她指了指院子里的竹椅,提着菜进了东偏房。

    只是可惜,林千蓝没有继承到原主的记忆,不知她是来到这深山里的。

    弄不清原主的来历,安全起见,以不变应万变,林千蓝暂时在赵家村住下了。

    ※※※※

    太阳上了半空,林千蓝挑村里闲人最少的时段进了山。

    “小林姑娘,又去山上?”赵四叔提着一只野兔背着一大捆柴从山道上下来,正与上山的林千蓝碰上。

    “嗯,昨天下了雨,想着今天正好上山采点野菇。”林千蓝举了举手里的竹篮。她已在村子里住了两个多月,大多数村民都认识。

    “那你可要,不要走得太远,深山里的狼不少。”赵四叔见她要往南走,好心地提醒她,“南面山头有雾的地方千万不要进去,一进去就出不来了。”

    林千蓝对他笑笑,“谢谢赵四叔,我就在附近转转,不往里去。”要照着以前她在警校强化了四年的强健体质,说不定还真往深处走走,究个奇。

    别了赵四叔,林千蓝又走了有一里多地,看四下没人,便拐到了一片酸枣林深处。酸枣树上都是刺,结出的果子又小又酸不讨喜,村民砍柴都不会砍它,少有人来这里。

    林子中央是一大片空地,林千蓝先是热了热身,打了几趟拳,又练了一个多小时的擒拿格斗,出了满头的汗,用袖子抹了抹就躺在地上暂时休息一下。

    她现在很少去想原来的生活,除了几个好友,前世的生活并没有让她多留恋。

    父母重男轻女,不闻不问是轻的,弟弟闯祸,受到打骂的总是她。

    她为了讨父母欢心而报考了警校,可父母眼里依然只有弟弟,后来还想向她要回外婆留给她的玉簪,说是要送给未来的儿媳。

    她对父母彻底失望了,没有如他们的意。

    “喂,是不是你把我带到这里来的?”林千蓝躺在那里举着支玉簪说道,“好歹说句话啊。要不然,出个特别天象表示表示也行啊。”

    林千蓝是没看到,她这会看玉簪的眼神不是一般的热切,若是玉簪真有灵,怕也会吓得不敢出来了吧。

    第二章 身娇体弱

    第二章 身娇体弱是 由会员手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