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先下手为强
    赵全是村正的,半个月前才从山外跑生意,见了她之后就常往她跟前凑。他要是打了强娶她的主意,那她后就很难逃了。

    不管怎样,今天一定要走!过了今天的机会,不知还走不走得了了!

    赵二虎不太高兴,却顾及到赵全的爹是村正,没有呛声,只扬了下挑子,“卖山货。赵全哥有啥事?”他心还有些虚,硬挺着没往挑子上瞄。

    “那林姑娘呢?”赵全意不在他。

    林千蓝带点暧昧地拉住了赵二虎的衣袖,“我跟二虎哥一起去卖干菇和药材,顺便给家里买点。”

    她只祈祷赵全误会她与赵二虎的关系,能不再纠缠下去。

    林千蓝的亲近让赵二虎喜得咧起了嘴,“是咧,我们卖完货还要一起买点回家。”

    赵全早已把林千蓝看作的囊中```小说`ww.qeu.c物,看着两人的亲近,心里起了狠劲,却没有当场发作,只阴阳怪气道,“卖货?去祁家镇的路又远又不大好走,林姑娘还是不要去了吧。”他看中的女子,迟早会是他的。

    眼看着走不成,林千蓝没想着硬碰硬,就是硬碰硬,她打赌赵二虎不一定敢帮她,旁观的可能性较大。

    一对二,她赢不了。

    权衡下,她放弃了此时硬碰硬,压下心底的怒火,放低了眉眼,“也好,我想买的都给二虎哥说了,那就二虎哥帮我捎了。……就是我这一篮子……能不能托赵毛哥帮忙卖了?”

    “能帮。”跟在赵全后头贼眉鼠眼的赵毛,见林千蓝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他,骨头都酥了,“我帮你卖去。”他眼尖,篮子里有几样值钱的药材,他可以从中扣不少钱出来。

    赵全见赵二虎挑子上的满满的,腾不出手,就没反对赵毛接的茬。

    “那就麻烦赵毛哥了。”林千蓝把递给了他。

    看赵毛穿的一身黑,林千蓝就明白赵全是追来的了。在穿过村子时,她曾看到过一个黑影在旁边屋舍后晃了几晃。当时没在意,现在想来,那黑影就是赵毛了。

    赵毛是赵全的狗腿子,想来是他看到了他们出村就跑去告诉了赵全。

    “就这样吧,二虎,毛子,你们去卖货,我把林姑娘送回村子。”赵全对林千蓝势在必得,本想再多逗弄几天,这会改了主意了,还是先下手为强,不然被赵二虎争了先,那他咽下这口气!

    赵二虎没再说,看了眼林千蓝挑着挑子向山上走。赵毛提着篮子跟了上去。

    赵二虎的表现在林千蓝的意料之中,她对他并没有寄于多少站在一边的希望。

    “回吧,林姑娘。”赵全扮起了和善。

    “好。”林千蓝顺从地跟着,心里却阵阵冷笑:她的主意可不是那么好打的!

    走不多会,赵全回身就想抓林千蓝的手臂,眼里冒出了邪光,“山道滑,还是我背着林姑娘吧。”

    林千蓝及时退后一步,没让他抓到,“不用了,我还能走。”

    赵全一下子变了脸,“?你能拉着赵二虎,我就不行?”

    林千蓝真想一脚踹断他的子孙根!

    但赵全虽人品不样,打猎可是一把好手,身上有把子力气和功夫,直接对上她可能不是他的对手。

    她强颜作笑,“这段山路窄,两个人并排走不了,有赵全哥在前面领路,我跟着也不累。”

    这段山路确实窄,两边都是石崖,见林千蓝服了软,赵全阴着的脸好看了点,“你跟紧了,过了这段不能再逞强了。”到了前面找个好地方就把生米做熟了,她不嫁也得嫁!

    危险的气息从赵全身上传来,林千蓝绷紧了每根神经。

    回不远就到了一处险路,一边是突出的山崖,一边是十多米深的山涧,人只能弯腰通过窄小的石阶路。

    就是此时!

    林千蓝右手一勾,袖中的剔骨刀滑入手中,扬手刺向前面赵全的脖子。

    赵全听到风声,往旁边一躲,林千蓝刚才只是虚晃一招,起右腿朝着他的后背踢去。

    “你敢——”赵全长得人高马大,在腰都直不起的狭窄空间里使不上力,不开身,也是他对林千蓝少了防备心,竟被林千蓝一脚踹进了山涧里。

    林千蓝的心跳得咚咚响,她是第一次真正以命对敌!

    这么容易?她都不敢。

    细想一下,刚才只听到了乱石滚落的声音,而没有一点人声。

    她一动不动地紧贴着崖壁,握紧了剔骨刀,警惕地看着四周。

    “扑通!扑通!”传来几声重物落入下方水潭的声音,紧接着是两声不大的闷哼。

    林千蓝心安了点,她只是想逃离赵家村,并不想杀人。

    她往涧下望去,只见赵全已游到了水潭边,拖着一条腿爬上了岸。

    赵全猛得仰起头,正与林千蓝的眼光对上,双眼冒出狰狞的怒火,“真让人看走眼了!臭娘们!你跑不了的!别落到我手里!”

    仇已结了,林千蓝不会跟他费话,见他断了条腿,是不能跟上了,就收起刀子追赵二虎两人去了。

    看不到林千蓝,赵全在涧下发出了一串串恶毒的咒骂。

    林千蓝听到了就当是一串串狗放那啥,对她没有多少影响。听着赵全骂声中夹杂着痛呼,她心里还产生了阵阵快意:骂吧骂吧,骂得凶说明他的伤疼得越狠,他疼的越狠她就越觉得出气。

    以绝后患的做法,她该趁机杀了赵全,免得日后被他报官通缉,但因前世所受的教育,说是一条人命,她一还过不了心理那关。

    转了几转心思,她还是没能下了补刀的决心,事不迟疑,不容她多想,还是赶紧逃走为上!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就算是被通缉,也比被人圈养起来强!

    她轻身走的快,一个小时后,赵二虎和赵毛两人就出现在了她前方的视野。

    她早就脱掉了套在外面碍事的襦裙,露出一身男子的短衣衫来,这是她前几天以想学做衣服为由,从二虎婶那里借来的赵二虎的旧衣。

    看到要找的人就在前面,她也不急了,打散了头发,挽了个男子的发髻,用早就预备好的布条缠好,变装成了一个小山民。在外行走,还是扮成男子较为方便。

    又抓了把土,抹脏了脸,就没那么女气了。

    换完了装,她悄悄接近了两人。

    第五章 先下手为强

    第五章 先下手为强是 由会员手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