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傲骄少爷来袭
    后来小碧告诉她,那天是大少爷在花园里了她,还让从京城请来姬大夫为她做了诊治。

    林千蓝心塞,这么说,那晚她看到的白影就是谭澄轩了?

    你说你一个大少爷,身体又不太好,不早点睡觉,黑灯瞎火地站在花园里吹风也罢了,为还要穿一身白?差点让她吓得魂归故里。

    不过,事情得分两面看,没有他这一吓,那她的记忆还不定时候能融合呢,这样说来,她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林千蓝在谭家住下后,只一天之后,就让她体会到了叫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在这里,她除了享受,事可做。

    但她却一刻都不敢放松,随时做好被董家人她还活着的准备,打不过也要拼一拼,才不枉她再活一世。

    每天早早起来,移开桌椅,在屋里做些提高体能的练习,打上!!!小说 ww.edu. 一小时的拳,场地太小,就多做一些柔韧性方面的训练。

    住下后林千蓝才了解,这里并不是谭家的主宅,谭家的主宅坐落于几百里外的府衙所在地宁远城。

    邑门镇是谭家祖地,镇里的谭家大宅只是谭家的祖地别院。

    别院的人口简单,只有谭家大少爷谭澄轩常年住在这里静养身体。谭澄轩没有娶妻,只在前年病重时冲喜纳了一个贵妾,因是贵妾,被称作郑。

    谭澄轩需要静养,郑带着一岁多的女儿单独住在一个院子里。

    除了他们外,谭澄轩最小的三妹现在也住在别院内,加上半年多前从京城来的表弟,一共只有五个主人。

    表弟大名萧尧,君羽是他的字,字一般是家人或相熟的人才能称呼的,所以他那天会说君羽不是她叫的,并不是妄言。

    萧尧是谭澄轩姑姑的,出身于京城权贵之家,至于是怎样的权贵,可能是她是外人的缘故,小碧没有跟她说太清。

    他来邑门镇是为了带那位姬大夫为谭澄轩治病。姬大夫医术的确高明,经过他的调理,谭澄轩的身体状况大有好转,但治本的药材一直没凑起,萧尧也就留在了谭家别院没回京城。

    现在还要加上一个她,她最多算四分之一的主人,对外称是谭澄轩外家的远房表妹。

    远房表妹啊,林千蓝眼皮子跳了几跳,好有带感的关系。

    ※※※※

    谭澄轩的书房内。

    管家谭常恭敬地立在下首,“幸不辱命,老奴随姬大夫在那片竹林里找到了紫将军的伴生药草,姬大夫一就去了药房,说是两天后就能做好药丸。”

    宿疾痊愈有望,谭澄轩气色都好了许多,“辛苦你们了。”

    谭常忙躬身低首道,“这是老奴的本分。都是大少爷的福分到了,方才这么快就集齐了药材,姬大夫当时见到药草也说了句天降福祉。”

    原来谭家需要的不仅是紫将军这味药,更需要伴生于紫将军的另一味药草,而并不是每一株紫将军周围都生长着这种伴生药草的。

    为了得到这两样药材,谭家在出过紫将军的地方都做了千两银的悬赏,总算是得到了。

    明知管家说的话里恭维成分居多,谭澄轩的脸上还是有了喜意,“姬大夫那边缺及时送,不必来回我。”

    “是。”谭常应声,又道,“林姑娘的事也查清了,确实如她所说,她是两个多月前被赵二虎从山上救下来的,摔坏了脑子,只记得名字,别的都不记得。

    那天她的确是跟赵二虎一齐离开的赵家村,后来被赵全在半路截住返回。不知在路上发生了事,林姑娘逃走,而赵全摔进了山涧里,一天后才被人救起。

    赵全断了一条腿,治好也会落下残疾,他说是被林姑娘所害,赵二虎家把林姑娘留下的金钗、衣物赔给了村正才从此事中脱身出来。”

    相对于赵全对外的说法,谭澄轩更林千蓝的话,定是那赵全对她起了歹心,而林千蓝不是个逆来顺受的弱女子,找准机会逃离了魔爪。

    他对林千蓝生出些怜悯,“怪不得会求住在谭家,她也是走投路了。就这样吧,随她住多久,算是我们谭家给她的补偿。”

    “大少爷放心,府衙那边都打点好了,林姑娘不会被通缉。就是便宜了那赵二虎,白得了一千两银子,说来都是林姑娘的功劳。”

    叫君羽的少年坐在一旁哼哼了两声,“算她聪明,没有敢乱编谎话。不然,哼哼。”

    “君羽,你怎会如此不喜林姑娘?”谭澄轩不解。

    “不为,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少年忽然烦躁地站起来,还踢了两下椅子,“我去练武了。”

    说罢径自走出了书房,留下一主一仆对看后摇了摇头,少年一向心思深,表面上嚣张骄纵都是少年故意做给外人看的,他们越来越猜不透他的想法了。

    ※※※※

    林千蓝的秘密训练只进行了四天。

    在第五天她做柔韧训练时,刚做到瑜珈动作里的三角式,抬头望向屋顶,却与一双黑眼珠对上了。

    身经百吓的林千蓝如今已能维持面上的淡定,她只呼吸顿了顿,就接着做余下的动作了。

    至于上面偷窥的人是谁?除了那位姓萧名尧,字君羽的少年,没人能干出这事。

    萧尧这几天没少给她找麻烦,不是突然到她院子里搜自称丢了的玉佩,就是来警告她不许去找谭澄轩示好。

    既然被他她在锻炼身体,那她以后就光明正大的在院子里训练好了,原本她也只是想给留点底牌才会避着人的。

    她淡定了,屋顶的萧尧急了,原本只来一条缝的那个瓦片被全部揭开,露出一张漂亮面孔来,“还说不是女贼!偷偷地在屋里练邪功!”

    林千蓝做完这一组动作收了势,仰头看着他,“现在是谁在作贼?”

    “嘁!还是个会诡辩的女贼!别忘了,这是我家,我想去哪就去哪!”萧尧摆出他的嚣张脸。

    “我记得这是谭府,而你姓萧?”

    “我姓萧这里也是我家。难不成你当成了你家?你留在谭府不会是想爬上我表哥的床吧?小说网不少字”

    第十章 傲骄少爷来袭

    第十章 傲骄少爷来袭是 由会员手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