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修仙者的踪迹
    早就领教了萧尧的口遮拦,林千蓝生气归生气,但也不想陪他玩,“我爬谁的床跟你有关系?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爬你的。我要去洗澡了,你还跟去偷看吗?”小说网不跳字。

    只听屋顶上“咣啷”一声,应该是碎了片瓦,萧尧粉白的脸变成了粉红布,“你,你,你,真不知羞耻!”

    紧接着一片光线从屋顶没了瓦地方洒下,又传来瓦片的一阵细碎乱响,之后便没了声音。

    林千蓝嘴唇扯出一分得意,继续了今天的训练。小样!敢跟她比脸皮厚!当年姐在网聊时也是掉过节操的!

    吃罢早饭,林千蓝坐在回廊下,翻看着一本风物志。

    住进谭家之后,她还了解到,谭家是个书香世家,只不过在谭澄轩的父亲谭彰这一辈,没有再走仕途,而是经起了商。

    谭家的藏书很多,各个门类都有。

    [^^小说][].[u].[]

    林千蓝得到谭澄轩的允许后,去书房选了一些有关风土人情、奇闻异事类的书。

    书太多,一次选不完,她就每天都去挑上几本拿。

    因书房在谭澄轩的院内,就成了萧尧所说的想爬上谭澄轩的床的由来,还被他鄙视着警告了两次。

    算了,不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林千蓝看了一会,没找到想要的,便换了一本《大周奇闻录》翻着。

    大周,是她现在所处的朝代,语言、文字、文明传承都跟中国的古代很相像。

    这些基本的,她在赵家村时就打听到了,其他的,赵家村的人也的不多。

    从乔芸的记忆里得知,大周朝传承了五百多年,近百年的民风开放了许多,颇有朝着前世唐朝风范转变的趋势。

    想修仙,先要找到修仙者才行,也是她看这类书的目的之一,也是主要目的。

    谭家的书多而种类齐全,书中关于仙人的传说有,但却没有与修仙者有关的记录。

    林千蓝翻看了不下二十本,终于从里面找出一点蛛丝马迹。

    有一本奇谈志中记载,百年前有一张姓大户男子,嫡妻虐待妾生的三子,暗中使人打个半死后扔到了乱坟岗。

    五年后,嫡妻在中秋宴上突然发疯,拼命打的耳光,说出了她是如何虐待打杀两个妾生子的,还说了是她毒死了那个妾,说完一头撞死在屋柱上。

    惊惧的张家人在这时听到了一声叹息,“母仇已报,我与张家缘尽。”

    定眼看时,有一人衣袂飘飘地站在门外,大模样似那三子,再一转眼,那人就原地消失了。过后,那个明知嫡妻的恶行而不作为的张大户也瘫在了床上。

    在林千蓝看来,那张家三子是被修仙者救了,他正巧有灵根,就拜了师父成了修仙者,五年后报了仇。

    这类的事不少,都被记为鬼怪故事,没有一句提到修仙者。

    林千蓝隐隐有些明白,可能基于某些原因,修仙者或凡人统治者不想让普通民众这个世界上还有修仙者存在,所以她是不可能从这些普通的书中找到想要的答案了。

    她有些失望地放下手里的书,想起了救了她的那个男子。

    他神衹般地出现,当时是黑夜,乔芸的残魂虽对他的面目看得不是很清,却记录下了他那一身的仙姿风华。

    施法时,仙衣舞动,丰姿如玉;叹息时,声如流水击石,清明沁心;离去时,翩若惊鸿一瞥,空留余韵。

    “真是神仙啊!”若那天的事被其他人看到了,世上就会多了一个神仙的传说吧。想到这样一个神仙般的人物救了,林千蓝就觉得心里暖暖的。

    唉,当时他没有把带走呢?按穿越定律,一般不都是该救人救到底吗?要是当时带走了她,她哪还用得着费心地寻找修仙的途径。

    大概因为她没了灵根吧,不然就算是最差的灵根也有被带走的可能。

    “女贼!就你还想见到神仙?别在这里空惹人笑了!”正对着她的院墙外冒出一个戴着青玉冠的脑袋来。

    林千蓝扫了他一眼,往竹躺椅上一靠,闭目养起了神。

    她要不要直接问问谭澄轩?据说谭家祖上是做过宰相的,到了谭彰这一代,谭彰的妹妹,也就是谭澄轩的姑姑又嫁给了当朝的权贵,他该点吧?小说网不少字

    可又一想,既然书里都没有记载,那就是一桩需要避讳的秘辛,她又不是他人,谭澄轩就是也不一定告诉她,而她又不能解释为失忆了还会修仙者的事。

    万一起了疑心,会发生事她也预料不到,她可从不小看古人的头脑和手段。

    真是左右为难。

    萧尧在墙那边等了一会,见她不理他,从身上胡乱抓起一样就往林千蓝那里扔去。

    林千蓝听到风声直冲着她来,就想躲,哪里想到就这么寸,她刚坐起来,风声就到了眼前,还没看清是,就砸到了额头上。

    伴随着痛疼她清楚地听到了“梆”的闷响,那该下了多狠的手啊!这十二岁少年的手劲也太大了吧?小说网不少字

    她的眼泪当时就下来了,是酸的。原来那是个玉佩,下边的络子上有颗玉珠,那玉珠正甩在她的鼻梁上。

    萧尧见砸中了林千蓝的额头,一时呆住了。

    他对的暗器水平有信心,本来玉佩只会落在林千蓝身边的书上,他哪想到她会躲,一躲正巧额头挡住了玉佩的落势,两相撞在了一起。

    心里觉得愧疚,出口的话却是指责,“你干嘛要躲!”

    “真是恶人先告状。不躲?你当我是傻子?”林千蓝捂着疼得霍霍的额头,经历过被夺灵根时钻心的痛楚,这点疼痛对她来说能忍受。

    墙那边的萧尧一下子不见了,林千蓝暗骂了句:熊孩子跑得倒挺快。

    “林姑娘,你了?”小碧提着个食盒从外面进来,看到林千蓝捂着头哭,慌忙放下食盒跑了。

    “没事,就是不撞着头了。”鼻子的酸楚劲,林千蓝放下了手,“小碧,去帮我拿个热手巾来,我敷一敷额头。”

    第十一章 修仙者的踪迹

    第十一章 修仙者的踪迹是 由会员手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